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一章 秦朝見姑娘

第一章 秦朝見姑娘

    二月初。

    天淅淅瀝瀝下著春雨,風吹得人很寒冷,這樣的天,幾乎沒人上山。

    萬劫谷北面的山上,一個渾身濕漉漉的黑衣人影從山林里竄行下來,濕透的衣料貼在身上,可以看得出她身姿十分曼妙動人,黑衣人身形如飛,很快便到了一棟大屋子前。

    “洪叔,讓洪嫂把這只乳鹿給燉了吧。”秦紅棉提著一只半大鹿嵬子,跨入大屋子。

    “好咧,夫人。”

    一個家人打扮的五十多歲漢子走了出來,接過秦紅棉遞來的鹿嵬子,驚叫道,“啊呀,夫人,這鹿怕有二十斤重,這燉一只腿就夠了,其他的吃不完,也來不及,而且這菜式都有二十七樣了。”

    “那就一只后腿吧,嗯,來客了么?”秦紅棉期望的詢問道。

    洪叔搖了下頭:“夫人,這才吃過早飯沒多久,早著哩,就有客也不會現在到呀。”

    “這倒也是。”秦紅棉笑了下,掃了一眼屋子里的擺飾。

    “洪叔,這都擦干凈了吧?”秦紅棉說道。

    “夫人,這三天來每天都要擦上幾遍,今天我叫丫頭又擦了一遍,干凈著哩。”洪叔連笑說道。

    秦紅棉點了下頭,走入了內屋。

    “哎,夫人也真夠可憐。”洪叔一搖頭。

    鐘萬仇、甘寶寶離開后,三天來,秦紅棉不僅把整個屋子里里外外修整了一遍,還精心弄了些花放在房中,房里家具墻壁,樓板等等衛生更是請人認真弄了幾遍,把個家整治得就像要辦喜事一樣。

    “才來一個侄子,仿佛接待皇帝老兒一樣慎重。不過他那侄子,來得也好呀,我這雖忙點,可心里樂。”

    洪叔一家是秦紅棉一次行俠仗義救下來的苦命人,他那個村子被匪徒幾乎殺盡了,洪叔一家便和幾個鄉鄰干脆幫到這萬劫谷周邊一帶,順便照顧一下秦紅棉在這的住處。

    秦紅棉帶著木婉清,獨自隱居,除了萬劫谷甘寶寶外,從無親友到此看望過,洪叔一家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特別是看著秦紅棉無事可做時便是一個人站在窗前,對著遠處默默發呆流淚,往往一站就是數個小時,這場景是那么心酸無奈。

    “夫人是個好人,可為何會成這樣?”

    洪叔也曾打探過,可秦紅棉只是笑笑并不說別的,洪叔一直以為她家人都死盡了,才這樣,可現在看來,有親侄子到來,顯然還是有親人的。

    秦紅棉進屋洗了個澡,換了身新衣,整個人顯得容光煥發。

    “小朝兒說今天到,應該一定會到的。”坐在梳飾臺上,秦紅棉對著銅鏡細細整理著頭發姿容,偶爾皺眉瞥一眼窗外的雨。

    雨越下越大,大雨中的山路十分安靜,一個小小的身影穿著斗笠蓑衣快步行走在泥濘路上,有時秦朝只是普通大步行走,路況好時便施展凌波微步快步奔行。

    “總算到了,嗯?這條路……”

    秦朝瞥著眼前路兩旁的柴草,頓時笑了,那柴草上面可見一截截斷口,顯然伸出路面的部分都被人齊齊砍斷了,而且這里的路面也填了些石子,看痕跡顯然是新填的。

    “姑姑不會是為了迎接我,把這路都整了一遍吧。”秦朝抬頭看向前方隱約的秦紅棉大屋子,知道自己心中的猜測很可能是真的。

    秦紅棉。

    秦家寨其他人可能只知道她是‘紅’字輩的天才人物,而且姿容艷麗出色,‘紅’字輩中,她就是現在‘婉’字輩的中秦雨、秦雪、秦凝,而后知道秦紅棉眼光很刁,看不起普通秦家子弟,一直沒有結婚,十多年前撿了個女孩叫木婉清,而后秦紅棉帶著這女孩隱居在外七八年沒回過秦家寨,薄情寡義得很。

    可秦朝卻知道秦紅棉為何不回秦家寨,為何隱居避世。

    “不回秦家寨,不是真的薄情寡義,而是姑姑這人自小才貌俱絕,在寨中一直被捧著哄著,捧得太高了,偏偏遇上段正淳這么個奇疤,現在完全下不了臺,而且姑姑……”

    秦朝更知道秦紅棉這幾年的避世而居,不僅沒變好,反而越來越孤苦,導致最后無可奈何的走極端,前往刺殺刀白鳳和王夫人。

    “段正淳也不知害了多少女子,姑姑撐了十多年沒上吊自殺還算是好的,不過……”

    想著過幾年后秦紅棉的悲慘結局,秦朝心中嘆了口氣。

    “去天龍寺報道前,便好好陪陪姑姑吧!”秦朝大步走向前方唯一的大屋子,沒走多久,遠遠的便見一道人影從屋子里沖了出來,帶起一片的雨花,來到秦朝面前。

    “小朝兒,你這孩子總算來了!”

    秦紅棉一把拉住秦朝的手,打量了幾眼,便笑了起來,“看你模樣,好像沒受什么傷,嗯,進屋去,讓姑姑好好檢查檢查。”

    秦朝也打量著秦紅棉,只見今天的她,穿了一身青衣,頭上發髻堆得整整齊齊,用一根細青絳纏裹著,在這青山綠水的春雨中,除了肌膚如玉似雪,眉發也似帶上了青黛色,比起那天晚上看到時,清秀得無法言語。

    “這么好的人,難怪段正淳……”秦朝心里嘆氣,嘴上卻笑得很甜。

    “姑姑要檢查可以,但是像那天晚上那樣,朝兒可不干!”秦朝笑說道。

    秦紅棉眼睛一下笑得瞇了起來,臉頰也透出絲紅暈:“小朝兒長大了,知道害羞了?好,姑姑今天不看你脫褲子,不過,你這大雨中走來,一身濕透,衣服都沾了泥,進去先洗個澡,姑姑幫你搓背洗頭,可好?”秦紅棉語氣里都是調笑。

    “可以啊,姑姑幫我洗,我也幫姑姑搓背!”

    “那可不行,姑姑剛剛洗完!”

    ……

    說笑著,很快便進了屋,卸了斗笠蓑衣,秦紅棉先是上上下下拉著秦朝打量了老半天,見他確實身上沒受丁點傷,這才安心的親自打水,讓秦朝進去洗刷。

    兩盞茶后,干凈溫暖的客房中。

    香氣四溢。

    小火爐旁,一桌小幾放著幾盤糕果餅干小吃,秦紅棉拉著秦朝圍著小火爐喝茶說話。

    “你走了后,當年三歲摸骨,出現了白虎相、黑熊相,還有一個要保密的骨相,當然對姑姑您就不必保密了,那就是秦龍的烈焰紅龍……”

    “秦書知除了帶人死讀書外,就是不問青紅皂白的抽板子,小朝哥豈是好惹的……”

    “那場大理武會,聽說我們寨里死了七條好漢……”

    ……

    秦朝隨意的講說著秦紅棉走后,家里寨子中發生的一些事。

    秦家寨一向團結,秦紅棉雖然隱居避世,遠離族人,其實也經常打探秦家寨相關的消息,可外界流傳的都是眾所周知看不出多少實質的內容,此刻聽秦朝講才知道,那平淡如水的表面下,秦家寨內部正在發生著的悄然變化。

    這些變化中。

    秦朝雖然極力淡化自己的色彩,可真正讓秦紅棉感興趣的還大都是與秦朝相關的,像秦朝摸骨的骨相,端大槍、巔球雞步等幾套練體功法,甚至秦朝說到講故事,玩游戲激發一幫小孩學習興趣時,秦紅棉都眼睛發亮詢問得很仔細。

    很快便到了午時。

    “夫人,公子,這酒席已經妥當了,是不是?”洪嫂在外叫道。

    “上桌吧!”秦紅棉連吩咐,而后拉著秦朝的手,“走,我們去飯桌上說,嗯,我這家里傭人雖然都是自己人,但白天我們姑侄倆一起時,秦家寨的機密事還是少說為妙。”

    “嗯。”秦朝一點頭。

    兩人走向飯堂。

    “對了,孩子,那天晚上你留下字便匆匆走了,一走就是三天,什么事這么急?可以和姑姑說說么?”秦紅棉突然問道。

    “什么事?”秦朝一笑,輕聲說道:“自然是去追殺另外兩條逃網之魚,而后在霍家鏢局休養了兩天。”

    秦紅棉一愣。

    “朝兒,你沒說笑吧?”秦紅棉認真的看著秦朝,從秦朝的講敘中,她也知道秦朝是這一批男孩中最強大的,而且秦朝的本事她也看到過一些,可是聽這事還是很驚訝。

    “孩子,你的意思是那斷了一截腕子的王金是你殺死的?”秦紅棉低聲問道。

    “不止王金。”秦朝淡然說道。

    “不止?難道那孟范也?”秦紅棉瞪著秦朝。

    秦朝一點頭:“孟范那天下午也死了。”

    秦紅棉胸脯起伏:“你追上了王金,殺了他后,怎么可能還能追上孟范?那王金可是死在大南山呀!而孟范逃走方向和他截然相反。”

    “我和花云秋、麻秋生約定好了在鳳慶古城會面,沒想到孟范還真是傻蛋,居然真的前來赴約,這種白癡落到了小朝的手里,豈能幸免?我把他騙出古城后,在路上便……咔嚓!”秦朝做了個一刀斬下的手勢。

    秦紅棉點點頭,收回視線,她發現自己再也看不懂眼前的小侄子了,十一歲,在秦家寨也就是剛剛修煉內功沒多久,而王金、孟范可都是六流高手,那晚譚柏秀死在秦朝手里,當時她和甘寶寶、鐘萬仇還只道是秦朝運氣好,可殺王金、孟范也是運氣好?

    “朝兒,孟范既然那天下午就被你斬了,那么……”秦紅棉說道。

    秦朝低聲道:“這孟范我詢問過,他沒來得及把你的住處另告訴他人,不過能換一個地點,最好還是換個地點,只是我必須知道你在哪里。”衛輝七人全斃,可也不能保證秦紅棉這個住處沒外傳,畢竟七人在伏擊秦紅棉之前是不是另有安排誰能說得準。

    秦紅棉也知道這個道理,微微頜首:“自然會告訴你的。”

    很快到了飯堂,吃完飯秦朝便在這里住了下來。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