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十六章 傳經人!

第十六章 傳經人!

    光陰似箭。

    每天秦朝都會去私塾,而后除了有新東西要學,才會認真聽,學習方法好,無論多么復雜玄奧的知識,到了他耳里,隨便弄幾下便變得簡單有條理,幾天之后便能滾瓜爛熟,舉一反三。

    而班里的孩子,玩耍中學習,每個人都找到了其中的樂趣,這成績都飛一般進步著。

    秋風吹起,一片蕭瑟!

    秦家寨宗祠演武場,凄厲的嗩吶沖天嘶叫,此刻三千秦家兒女在一片飛揚的雪白招魂帆中肅穆無聲。

    “十一條好漢!”

    “十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全都是我秦家的好兒郎呀!”

    秦老族長面前擺著十一具黑木棺材,躺在棺材中的人每一個都是青春年少,正值壯年的秦家兒郎。

    滇南武林[風俗。

    十二年一輪武林大會,凡習武之人不論大世家,還是普通民戶,或者幫派都可派人參加,比試規則就是無規則,唯一的要求就是上臺較技之人年齡必須在12歲至24歲。

    秦家是武林世家,武林世家的規則是這十二年一輪的比武較技,凡寨中真正習武者都需參加。

    這一次,老族長同樣帶著族中青年前往參加比試。

    比武較技,雖然規則是無規則,就是不論生死,可真的比試大家都是點到為止,分出強弱即行,畢竟命只有一條,唯一的例外,就是遇到生死對頭。

    而秦家寨的死對頭就是同在滇南的關家寨。

    “36年!”

    “整整三輪比武,我秦家和關家的比武之擂都是落入下風,第一輪沒死人,第二次死一個,而這一次更是一死就是十一個。”

    臺上老族長老淚縱橫,淚風干,他悲涼眼神一掃臺下。

    雪帆下,一列素白身影挺直,風舞起雪白衣袖飄蕩,秦風、秦亮、秦星、秦玄……一個個十幾二十多歲的青年臉色每一個都沉凝如水。

    “錯了!我錯了么?”

    第七排一個高個青年秦霜臉如死灰,看著前面的十一具棺木,又瞥了眼左臂,秦霜的左臂就是這一次武會被關家一個矮個青年給傷了,若非秦霜逃得快,這條命說不定……

    “沒錯,我沒錯,趕走周廣同,我根本就沒錯!”

    秦霜很茫然,他秦霜不怕死,可就有權利要求秦家寨其他人也去死么?

    “秦家!”

    “到了絕境,真的無藥可救了么!”

    臺上老族長收回視線,一揮手,“起棺!”沖天嗩吶凄厲揚起,一排排青年上前抬棺,抬棺的隊伍擺成長龍,朝著大山蜿蜒而上,一隊隊秦家兒女送棺而上,秦老族長默立高臺,目送隊伍離開才轉過頭,看向身旁的老人:“書月,我出去這一陣子,寨子里沒什么事吧?對了,龍兒、朝兒、虎兒、啟兒他們這些孩子最近功課有長進么?”

    “這幾個孩子。”

    秦書月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一開始讓他接替秦書知去給秦朝、秦啟等小孩子啟蒙,他也是捏了一把汗,幸好秦書知底子打得好,這幫小屁孩一個個被打怕了,倒是很聽話,就連刺頭秦朝也規規矩矩的不在他面前耍嘴皮,小孩子只要聽話就好辦,啟蒙不難,依葫蘆畫瓢,照著秦書知的方法每節課帶著數十個孩子朗讀就是。

    秦書月生怕出差錯,在老族長提醒下,還特意隔一陣子就抽背,檢查一下進度,甚至布置一些作業,接連幾次抽查后,秦書月心里就有數了,自己不差,做得比秦書知一點也不弱。

    “老族長放心,六年之后,我不保證有一半的人能識千字,但十個還是做得到的。”

    “十個。”秦老族長沉聲,“那和書知差不多,你真能做到?”

    “能!”秦書月點一下頭,眉頭又微微一皺。

    老族長不由心中一忐:“怎么啦?”

    “沒事,就是你出去這一陣子,我一直都沒做抽查測試,也不知現在這幫小娃娃進度如何了。”秦書月說著一笑,“不過也沒什么大不了,這批孩子還是那么聽話,成績應該不會直線下降。”

    老族長點了下頭,也覺得沒什么大不了,以前秦書知啟蒙時根本就不做抽查測試的。

    “秦朝如何?”老族長沉聲詢問。

    “這娃子,功課是不用說的。”秦書月說起秦朝就苦笑。

    接替秦書知后,他也是成天手里不離青竹篾,板子開路,四十六個小娃娃,再懂事終究還只五歲,犯錯是難免的,可秦朝,除了上課自玩自的,根本就讓你找不到打他板子的理由。

    可上課打瞌睡,玩自己的,秦書月也不好打他,因為該他學的都學好了。

    “哦,莫不是上課還打瞌睡?”

    秦書月苦笑。

    “你沒打他板子吧?”

    秦書月更是苦笑:“我能打么?這小子從小就這么倔!”

    老族長也是微微一嘆:“這小子就是頭倔驢!”確實,秦朝是不犯錯,可他真犯錯了,秦書月也頭痛,不知打還是不打,打,有秦書知前車之鑒,不打,又說不過去。

    “這一次滇南武會,我們又輸了,關家和我們這么大仇恨,不知還會給我們多少時間,可朝兒他們這一代……”秦老族長滿臉沒落蕭瑟,“雖然我們表面是武林世家,可我們真正的身份是走文的,蛇無頭不行,純粹的武夫功夫再高入不了道,文就是武的頭,是萬法之首,入道的關鍵,關家這一代的娃娃,我聽說了,比上一代還要強悍,就算我們能撐下去,十年后,二十年后,龍兒、虎兒、啟兒他們長大了,怕是更加絕望,周廣同走了,被小朝兒氣走了,其實想想,就算沒走,周廣同的水準也未必能夠帶出這幫孩子,文呀,不如武,不是那么容易弄的,這時間又太短!對手太強了……”

    “是呀,關家崛起太快了!”秦書月心情也很沉重。

    老族長原本對秦朝、秦龍、秦虎這一代十分看重,他秦書月又何嘗不是把希望都寄托在這一代身上!可偏偏……

    “朝兒這孩子你也觀察了這么久,你覺得他能不能做好傳經人?”老族長說到這臉色很嚴肅。

    “傳經人!”

    秦書月也是面色一肅,沉默了片刻。

    “主家那邊可有好的人選?”秦書月低聲問道。

    老族長沉著臉,半天才低聲說道:“有,叫秦盛寶,其他支脈,洛陽也有一個,是個姑娘,她叫秦婉清,都在洛陽大儒程頤門下聽課。”

    “程頤!”

    秦書月眼中冒出精光:“是周敦頤的弟子?”

    老族長點頭:“周敦頤是新圣人,想融百家為一爐,好想法,好氣魄,不過他的道不行,還差得太遠,就是不知這程頤能補充多少。”

    “難?千百年都掙不脫的怪圈,他能么!”秦書月道。

    “是不能!可是千百代一代代努力,總能夠的,他們打的就是持久戰,所以,主家讓秦婉清和秦盛寶在他門下聽課,這終究是個機緣,融百家為一爐的洛學,再次也次不到哪里去,不過書月,盛寶和婉清的名字,你心里記著就好,不要傳出去。”

    秦書月慎重點了下頭,傳經人是每一個真正武林家族的思想領袖,這種人是絕對容不得損失的。

    “朝兒這娃子聰明,本來是沒問題的。”秦書月低聲說道,“可一來我大理秦家名聲差,門路少,有點學識的大儒都自重身份,不肯將就,沒有好的師傅,再好的玉胚也會打磨廢了,而朝兒這孩子本身,我試過他,他對讀書考狀元沒什么興趣,恐怕做不了傳經人。”

    “不喜讀書?”

    老族長皺著眉,傳經人并不是不能習武。

    可傳經,傳經!

    重點在于經文上,而人的精力有限,一旦文武并重,成天要刀法,文之一途進展就慢,怎么可能在學識上達到別人所不能豈及的高度,做好傳經人的重任。

    “不行,絕不能讓他習武,要專注于學文上面。”老族長重重道。

    秦書月苦澀搖頭:“老族長,恐怕很難,樂刀、玉鳳也說了,這娃子從小噬武成癡,三四歲就自己弄了一套刀法成天瘋練,而且他這孩子自三歲時反抗吃藥,嘗到了甜頭,性子養得極倔,強行逼迫只會適得其反。”

    老族長也知道秦朝的性子。

    “玄奘取經!”

    “董仲舒罷黜百家,獨尊儒術!”

    “得一好傳經人,勝過千年發展!”老族長沉聲道,“龍兒雖然也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可還不夠,而朝兒又……這樣吧。”老族長看向秦書月,說道,“再過一年就該他們習武了,你也別管,讓朝兒和其他孩子一樣習武,朝兒骨相不好,習武難有成就,等他感覺到自己和別人的差距,怎么也追不上別人心灰意冷時再去勸,應該就沒問題了。”

    “也好,我們秦家寨孩子十歲便要參加家族年比,到他十歲,家族年比武會過后,我再去勸他。”秦書月說道。

    十歲參加年比,已經習了三年武,三年是完全能把一個人的興趣磨掉的。

    而傳經人培養,十歲開始也不遲。

    “就是,即便他答應了又如何?一個人,終究難成事。”

    “是啊,傳經者大多是做領頭羊,真正做事的,鉆研武道是需要一大批人的,可龍兒、虎兒、啟兒他們,哎,沒大儒**,讓他們走文路,不夠呀,只能讓朝兒孤家寡人的試試吧!”

    風凄凄,臺上兩個老人再無只語!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