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三十八章 護駕

第三十八章 護駕

    清風莊園會客大廳中,秦朝、郭媛媛與司馬光、程頤、王安石敘完禮,稍一寒暄。

    “戰神殿三十年一開,十絕關十三年一開。”王安石放下茶盞朗聲道,“再過十天就是這一次的十絕關開啟之日,土木大師石榔已經探明十絕關開啟之地,不知秦公子和郭大家有何打算?”

    秦朝眉微微一聳,看向郭媛媛,與龍神宮、戰神殿齊名的十絕關十三年一開,可這十三年一開必須契合天狗食日,而且要找到開啟的入口也要運氣,五十二年前秦朝曾去過十絕關一次,那一次找到了入口,只是臨到頭來,又因為一些事而離開了,而后三次開啟,秦朝都因為找不到入口沒有去成。

    “戰神殿上次出了那樣的事,十絕關會如何,不知你們想過沒有?”秦朝沉聲。

    王安石微微一笑:“此事我們確實想過,可是讓我們放棄又有些不甘心,因此才來找秦公子商議,不知秦公子愿不愿意去?”

    “王先生說笑了。”秦朝淡然一笑,“非我不愿去,而是時機未到,我與你們不同,將來的好時光多得是,倘若有一天走投無路,十絕關也是必然要去的。”

    “王先生、伊川先生、司馬先生。”郭媛媛也微微一笑,“我夫君不去,主要也是我們姐妹不愿意讓他去冒險。”

    王安石眉心微微一皺,看向司馬光、程頤。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因上一次戰神殿變故,這一次十絕關,幾乎整個武道界沒人愿意前往,他們也是左思右想,用了很長時間才下定決心。

    “秦公子,你的想法我們也了解,因為我們也是不太敢去,這一次來,說穿了是向秦公子求救的。”程頤沉聲道,“如果只是我們去十絕關,一旦陷入危險,很難活著出來,可是秦公子就不同了……”

    “伊川先生,我雖然一向傲氣沖天,可這種事,不敢打包票。”秦朝連擺手。

    程頤微微沉默。

    “秦公子的意思是絕對不去?”司馬光溫聲道。

    “人力有時而盡,這些年來,從鳳悲師太,到毛猴異界,到戰神殿,雖然一次次度過來了,可都是運氣。”秦朝沉聲,“運氣這東西最靠不住,我不想,也不敢認為下一次遇險,運氣還站在我這一邊。”

    “秦公子的話倒也有理。”王安石朗聲一笑,“其實我們三人來,并非非要秦公子與我們一同犯險,只需要秦公子在十絕關安全地方等候。”

    “就像上次補充星圖。”程頤也說道,“就是一個意外,如果這一次十絕關也有類似這樣的不確定意外,秦公子大可先行離去,由我們自己行動。”

    “如果我們遇險了,想想辦法,能救就救,不能救,秦公子可以自行離去。”司馬光也沉聲道。

    “這……”秦朝眉頭皺起,微一遲疑,“若只是如此,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程頤、司馬光、王安石對視一眼,齊齊站起身。“那我們就等秦公子好消息,告辭!”很快程頤、司馬光、王安石離開。清風莊園外大道上,看著程頤、司馬光、王安石消失的背影,郭媛媛轉頭看向秦朝:“盛朝,我覺得這事,我們還是不要參予的好。”

    秦朝微微沉默:“他們只是讓我在外面守候,若是這樣都不去,說出去,秦仙傲一世威名,恐怕毀于一旦。”

    “這不公平。”

    “放心吧。”秦朝笑了笑,“有你們在,我活得不知多么開心,傻了才以身犯險。”

    “希望如此吧。”郭媛媛眼睛有些紅。

    仙云星,這是一塊與地球十分類似的行星,與地球相比最大的區別就是這顆星上陸地上綠色森林的覆蓋率為百分之九十,剩下沒有覆蓋綠色的地方便是仙云星人類居住的城市。

    戰神城是仙云星第一大城市,其標志建筑就是戰神殿。

    “戰天,該動身了!”

    “不仁,真的要走去么?那個坐標為83853827……的星球,我記得應該還處于原始社會吧?”只見一個戴著黑色面具的巨漢從戰神殿走了出來,來到戰神殿大廣場上。

    “8385那個星球三個月前,曾啟動圣殿。”這大廣場上站著一戴著銀色面具,身材竟然比巨漢還要高半個頭,身姿窈窕的女子。

    女子面具后冰冷的雙眼看著巨漢:“戰天,你認為原始社會能夠啟動圣殿?”

    “原始社會按理說是不可能的。”戰天哈哈一笑,“不仁,不跟你開玩笑了,不過8385那個星球,我確實有些印象,這個星球歸入‘蟲’類星球,雖然不是原始社會,可是以他們的發展,是不可能啟動圣殿的,如今卻啟動了,確實有些奇怪。”

    “若只是啟動圣殿也罷,可是前不久傳來的信息,這個星球上戰神殿已經毀壞。”不仁沉聲道,“因此,我們不得不去。”

    “不仁你說要去,我就去。”戰天哈哈笑著,向某一個方向打了個響指,只見遠處天邊射來二道身影,頃刻間停在兩人面前,那是兩只似龍非龍的怪物。

    “好好的游戲就這么中斷了,最討厭外出了。”戰天嘟囔著跨上一只怪物,手向著前方一指,“龍馬,坐標為83858327……,出發!”

    “嗷”

    龍馬一聲巨吼,躍上虛空,只見白光一閃,巨漢和龍馬都消失無蹤。

    半個月轉瞬即逝。

    十絕關內,這是一座高、長、寬各二十丈的方形巨大石殿,石殿頂上有一塊渾圓的寶石,發出黃芒萬丈,照明了這個廣闊的空間。

    “這十絕關內殿和戰神殿倒是十分相似。”

    石殿內空蕩蕩的,只有殿中心寶石下正中盤膝坐著一青年,正是秦朝。

    “如果加上四十九幅戰神圖錄,‘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的字樣,這十絕關就是另一個戰神殿。”秦朝很是感慨,目光看向正前方,正前方光芒萬丈,那是一座巨大的光門。

    五天前天狗食日,十絕關啟。

    盡管這一次十絕關開啟已經公布得武道界人盡皆知,可是受上一次戰神殿影響,整個武道界除了程頤、司馬光、王安石以身犯險踏入十絕關外,就只有秦朝進入了十絕關。

    在這十絕關內,秦朝再一次發現了異樣,因此開啟了十絕關內一幅以前從未現于世人的星圖,這星圖與戰神殿內一模一樣。

    最終程頤、司馬光、王安石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將星圖補充完善,而后便有了前面的光門。

    程頤、司馬光、王安石進入光門,秦朝則是坐在殿中等候,這一等就是五天,五天來秦朝一直以靈識感應光門內程頤、司馬光、王安石的生命氣息。

    “嗯?”

    秦朝心中一動,目光微微一凝,只見光門現出兩道影子,影像漸漸清晰,只見兩道人影走了出來。

    “司馬先生,王先生?”秦朝看著走出的司馬光和王安石。

    “秦公子,這十絕關我們來對了。”司馬光臉色極為凝重。

    “哦?”

    “如果沒來,我們可能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王安石也沉聲說道。

    秦朝眉頭皺起:“王先生,不知伊川先生?”

    “正叔在里面,我們等會還要進去。”王安石沉聲道,“秦公子,我問你,你知道為何毛猴異界要對所有去他們世界的天外來者趕盡殺絕?為何那三個至尊死之前,會詛咒我們,說我們也逃不過的,為何戰神殿差點讓我們全軍覆沒?”

    秦朝心頭劇跳:“王先生還請講。”

    “秦公子,這光門內沒有危險,只有大造化。”王安石咧嘴一笑,“這造化是什么,還是你自己去看吧。”

    “造化?”

    秦朝眼睛瞇起。

    “這王安石和司馬光的生命氣息,一切特征都沒有異樣,可是……”秦朝目光在司馬光、王安石身上移動。

    “放心吧,這光門內絕對沒有危險,去了你就知道了。”王安石朗聲一笑,“十絕關內有大造化,我們也不能獨吞,而且我們地球可能面臨著一場大危機,所以這造化,我和君實還得去找一些信得過的人來一起獲取,秦公子,我先出關。”

    “秦公子,我以前非常不屑你的量子論,如今看來,我是錯了,量子論,果然是正確的。”司馬光身子一晃,化為一道流光射出大殿。

    “秦公子盡管放心,王某以性命擔保,光門內沒有危險。”王安石也緊跟司馬光沖出大殿。

    “去,還是不去?”

    秦朝撐著下巴,許久一咬牙,緩步走入光門。

    光門是一條有著四十九個臺階的石道,四十九個臺階走完,便進入一座巨殿內,這是一座高四十丈,方圓有著一百零八丈的圓形大殿。

    大殿地面是平的,其余四周都是弧形的墻壁,正對著光門的墻壁從左至右畫著九幅巨大的浮雕。

    “戰神圖錄?”

    秦朝心中一跳,只見左邊左上角標著一顆星辰的浮雕上是三個戴著面具的巨人,巨人騎著一似龍非龍的怪物,從一座巨殿的大廣場上縱入虛空。

    而后標著兩顆星辰的浮雕則是三個面具人出現在一個巨大的廣場上,看廣場背后的山影,秦朝隱約有些熟悉,稍一觀察,腦中忽然跳出一幅圖。

    “是嵩山。”

    “那廣場是少室山下。”

    秦朝瞪大眼,連仔細觀看那圖,只見廣場四周有著一個個的人類,正瞪大著眼睛看著天空騎著似龍非龍怪物的面具巨人。

    第三幅浮雕上,最前面是那似龍非龍的怪物大嘴咬著一個女童,女童張著大嘴仿佛在哭叫,眼睛瞪得大大的,能看出其中的驚恐,稍遠一點,另一個怪物正兩只巨爪抓住一個人類男子一撕兩半,遠處的第三條怪物正嚼著一個人類女子,這女子半只腳已經被怪物給咬斷了。

    面面上其他人類正四散奔逃,一座山峰上,三個面具人正笑著指點看戲。

    “轟!”

    秦朝腦袋一炸,臉色一下變得有些難看。壓抑著心中的悲憤,秦朝看向第四幅浮雕。這浮雕上三個面具人騎著似龍非龍的怪物正飛向遠方,他們后面的廣場上殘肢斷臂,尸橫遍地,連廣場不遠的建筑此時都已經只剩下斷墻殘垣。

    ……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