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二十六章 來議事廳

第二十六章 來議事廳

    “終于來了!”矮瘦毛猴絕望的眼睛里閃出一絲希望的亮光。

    “救我!”毛猴向著眾女哀叫道。

    “公子!”天空中浮現的絕色女子,一雙雙美目落在秦朝身上,“秦公子!”“公子,你還活著,太好了。”鶯鶯燕燕聲音響起,忽然兩團光芒閃過后,從光芒中射出兩道身影一下就到了秦朝身邊。

    “公子!”

    “夫君!”林素、秦雪驚喜叫道。

    “阿素、雪姐,你們怎么來了?”秦朝欣喜道。

    “林娘子,秦娘子,我們三年沒回去,那邊一切安好?”蘇軾大嗓門響起。林素連看向蘇軾:“蘇大人,我們那里一切安好,就是你們三年音訊全無,整個武道界都認為你們出事了,所以我和雪姐才和諸位姐妹來這里,就是來查探消息的。”

    “你們是為這些才來的?”蘇軾聲音多了幾絲敬重,程頤、司馬光等人看向眾女眼神也多了絲感慨,他們和秦朝來異界三年音訊全無,這種時候來異界,等于是將生死置之度外。

    “這秦仙傲倒是好福氣。”

    眾人當然知道眾女子來這里,可不是找他們的,而是為了秦仙傲。

    “對了,你們這里可是出事了,怎么三年不見音訊?”秦雪詢問道。“秦娘子,這里的毛猴武力并不強大,也就是剛來時被導彈襲擊大家吃了點虧,而后倒是沒什么,就是這些猴子一個個都躲起來了,找起來麻煩,這才花了三年。”王安石說道。

    “既然沒事,夫君你怎么不派個人回來報信?”秦雪埋怨道。

    “這事是我的主意。”秦朝陪笑道,“我就想做個實驗,我們這些人不在,你們那里會如何,看來一切安好,這我就放心了。”

    “實驗?你擔心什么?”秦雪疑惑的看著秦朝。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秦朝陪著笑,“對了,你們也難得來一趟這異世界,我們處理了這世界最后的至尊,就帶大家游玩一下吧。”

    “游玩?”秦雪眼睛一亮,眾女眼睛也亮了起來。

    ……

    清風莊園大堂中,眾女看著秦凝。

    “凝兒,如何?”

    “不好對付。”秦凝喝了口冷茶,想著先前與花間派代表張巧爭、李玉樓接觸的情景。

    “她們語氣強硬得很,根本不答應我們的條件,說是如果我們不按他們的意見來,即便魚死網破也要公布那件事。”秦凝脆聲道。

    “當真?”眾女眉頭皺起。

    “你怎么回答的?”秦雨沉聲。

    “還能怎么回答,自然是他們強硬,我比他們更強硬,最后談崩了。”秦凝淡淡道。

    “崩了?”阿碧臉色有些白,“這不是說沒有回旋余地?”

    秦凝頓時一笑:“阿碧妹子,你瞎擔心什么,千里為官只為錢,他們做這些還不是想花間派得利么,他們真要魚死網破,恐怕他們花間派這條魚死了,我們的網都不會破,盛朝這混蛋,一直以來在正`道中名聲都不好,只不過大家礙于他對武道界的功績,不得不看中他。”

    “沒錯,他們本身就是冒險,以為我們太在乎公子的名聲,不敢不從,可是他們想錯了。”阿朱說道,“我們一旦表現得不在乎公子的名聲,他們就沒輒了,此時也不過是漫天要價,畢竟到了這個時候,看的就是誰心虛。”

    “是這樣么?”阿碧眉心依然蹙起。

    “凝兒做得很好,是禍躲不了,是福求不來,這事我們要抱著真正魚死網破的想法,要知道,名氣這東西,你看重他,他就值錢,你不看重,他就一文不值,盛朝不是司馬光、王安石之流,以往就是肆無忌憚,不在乎自己的名聲的,嗯?”秦雨心中一動。

    “好像是……”

    阿朱身形一晃,直奔屋外而去。

    “這是盛朝的氣息。”眾女也飛身出門。

    清風莊園外白光接連亮起,一個個女子身形閃現,很快白光消逝,青石鋪著的廣場上,現出一個個人影。

    “相公!”秦凝撲向其中一道人影。

    “盛朝!”秦雨來到秦朝身前,美目盈盈看著抱著秦凝的秦朝。

    “大家都在呀。”秦朝看向秦雨,又看向出現在秦雨身邊淚眼盈盈的阿碧、霍青、郭媛媛、李清照、宇文柔娘諸女及秦佳、秦嬌等人。

    “嗯?”秦朝目光忽然落在郭媛媛身上,又看向霍青,郭媛媛、霍青的神色既欣喜激動,又隱有一些不自在。

    很快秦雨收拾心中的激動,看向眾原天門弟子:“多謝各位姐妹帶我夫君回來,請進屋奉茶。”

    “我們只是走了一趟,也沒出什么大力。”

    “秦大姐客氣了,秦公子也是我們的門主,我們豈能不出力。”說著話,眾人進了清風莊園,三十多個天門弟子稍微逗留便全部離開。月色如水,院子中大樟樹下,兩團銀光交織在一起,陡然銀光消逝。

    “青姊劍法進展很快呀。”秦朝手一抬,長劍飛出落于遠處架子上。

    “不是我進展快,是夫君進展太慢了。”霍青輕笑著將劍也扔回架子,秦朝上前拉著她的走往一旁走去,霍青臉頰飛起紅霞,她自然知道秦朝拉她去哪里。香閨中被翻紅浪,許久,兩人安靜下來。

    “夫君,我想問你一件事。”霍青輕聲道。

    “什么事?”

    “就是我和媛……”霍青微一遲疑,“媛姐的關系是真的么?”

    “你和媛媛的關系?”秦朝心頭一跳,回來后不僅郭媛媛和霍青有些異樣,其他眾女,除了李滄海外,每一個都神色不很正常。

    “什么關系?”秦朝壓制著劇跳的心境波動,笑問道。

    “相公。”霍青聲音幽幽,“這時你還想瞞著我么?”

    “瞞著你什么?”

    “不久前,花間派送來一封信,信上說了一件事,他們以公布這件事為要挾,讓太極社成為花間派門人。”霍青低聲說道。

    秦朝腦袋一炸。

    這些年他與郭媛媛的事一直就是吊在秦朝腦袋上的一把刀,這把刀一天沒落下,秦朝心就梗著一根刺。

    “混蛋!”

    秦朝臉色陰沉得可怕。

    “相公。”霍青看著秦朝,聲音幽幽,“我和媛姊她?”

    “你和媛媛確實有關系。”秦朝低嘆一聲,“青姊,這事不和你說,是為了你好,另外,我想她們也沒告訴你是什么關系吧,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我……為什么我不能知道,怕我受不了么?有什么秘密我知道后會受不了?”霍青聲音凄怨。“對不起。”秦朝抱緊霍青,一縷指風落在霍青睡穴上。“好好睡一覺吧。”秦朝起床,穿上衣服,陰沉著臉走出房。

    林素房中點著香燭。

    “阿素,你們剛離開,這里就發生了一件大事,花間派送來一封信,信中披露了那個混蛋,也就是我們夫君一件齷齪事。”秦凝低聲道。

    “什么齷齪事?”林素好奇的看著秦凝。

    “那混蛋現在不是把青姊抱上床了么,那事就與此相關。”秦凝憤怒道,“花間派說媛媛姊與霍青姐是親生母女。”

    “啊?”林素眼睛瞪得滾圓。

    “花間派說那混蛋明知道她們母女的關系,還納了媛媛姊,我看這事十有八`九是真的。”秦凝咬牙切齒道,“這混蛋,有時想想,覺得我們真的很虧。”這時——

    “凝兒,阿素,到議事廳來。”秦朝的聲音響起。

    “啊?”秦凝一愣,隨即抓起林素的手,“走。”

    郭媛媛的房中,秦雨低低一嘆:“花間派做得太過份了,盛朝這些年待他們可是一點也不薄,媛姐姐,盛朝既然回來了,我們就沒必要太過操心,是他惹的事,就讓他去操心吧。”

    “雨姐,媛媛,到議事堂來。”秦朝聲音響起。

    “怕是青妹和他透露了這事。”秦雨道,一拉郭媛媛,“走,我們去議事堂。”

    仙玉婷閨房中,阿朱嘆息一聲:“具體就是這樣,也不知我們這個丈夫是不是事先知道媛姊和青兒的關系,還是也是受害者。”

    仙玉婷、君月如臉色冰冷。

    “姓秦的本來就不是好人。”仙玉婷聲音低沉,憤怒,“他能不知道?裝不知道才是真的,也就你們相信他是好人,不過這事我們……”仙玉婷幽幽一嘆。

    “郭媛媛和霍青的關系,我們慈航靜齋也是有些知道的。”君月如低嘆一聲,“只是有些不敢肯定,總覺得夫君不可能這么亂來,所以也沒花心思去查探清楚,沒想到,他還真的……”

    “不管如何,現在花間派發難,我們得想個辦法……”阿朱說道。

    “阿朱,玉婷,月如,來議事廳。”秦朝聲音響起。

    “姓秦的看來也知道了這事。”仙玉婷刷的站起。三女都沖出門。對面白潤兒、憐妙玉、阿碧也走了出來。很快議事廳眾女齊聚。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