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十章 我就不姓周

第十章 我就不姓周

    秦朝一出門便朝大堂走去,大堂中秦家寨老一輩的重要人物秦書文、秦書月、秦書海等一個個都在場,每一個眼中都有著怒意,可一些依然強行堆著笑。

    “我們誠心誠意請先生。”

    秦老族長抓著椅把的手都蒼白了,聲音卻一如既往的春風拂面:“至于秦霜之事,所謂親兄弟,父子之間都有難免吵架鬧分家,這次秦霜我們也懲罰了,也愿意做出賠償,秦雨也愿意送給您老做妾室,您老還有什么不滿意的呢?”

    周廣同鼻孔朝天,臉上也堆著笑。

    “老族長呀,夫子曰:‘食色,性也!’,老夫周廣同,你也知道平生不愛金不穿銀,不喜美食,唯獨有些寡人好疾,看不透這女色,你家的孫女兒秦雨姑娘是不錯,不過,所謂喜事成雙,若能湊成一對,豈不是也是一樁美談?”

    “周先生。”老族長眼中怒氣強行壓住,“王妃親妹妹,就算我們秦家愿意,也得王妃同意才是。”

    &n% bsp;“哈哈,諸位誤會了,老夫豈敢打王妃妹子的主意,只是我沒料錯的話,老族長的標致孫女兒可不秦雨一個吧,聽說還有個雪娘子也長得也很是愛煞人。”

    “秦雪?”

    轟!整個大堂的老者怒氣勃發。

    那左邊的高大老者啪的一按桌子:“不行!”

    “這怎么可以。”

    “雨丫頭便已經夠委屈了,若秦雪丫頭……”一個個聲音憤怒出口。

    “書文!書海!”喝斥聲響起,只見老族長一拍桌子,怒瞪向出聲的幾人,這才笑瞇瞇的看向周廣同,“周先生,我家確實有個雪丫頭,不過這丫頭是個野丫頭,長得也就馬虎,而且年齡還沒長開,這個……”

    “無妨無妨。”周先生一擺手,“性子野好哇,老夫就喜歡野一點的,至于年齡小,沒長開,哈哈,所謂青果有青果的味道,吃多了熟果,吃點青果也很開味的嘛!”

    老族長一咬牙,擺手制止眾人的出聲,沉聲道:“也罷,周先生是世間大儒,她們姐妹能效娥皇女英,服侍先生也是一樁美談。”

    “七師姐也嫁出去?”

    大堂外走廊秦朝邁著小腳快步奔向大堂,眼里都是疑惑:“江湖史傳中說這七師姐和八師姐,都性子都很烈,很倔,無論家里怎么想辦法都一直不愿嫁人,可現在族長卻?”

    “既如此。”周廣同聲音響起,“那老夫也不矯情了,秦老族長,老夫提出這最后一個要求,你若同意,這事便就此結了。”

    老族長心一沉,眼中既欣喜又苦澀,沉聲道:“請說!”

    “老夫年事已高,不堪勞累。”周廣同捋著胡子淡淡道,“所以你說的要老夫帶那么多孩子是不可能的,不過老夫先前也答應了這事,又收了你兩個孫女,此時反悔未免不美,所以,老夫出一個對子,若是你們能對得上,那這事老夫便再無話說,如何?”

    “若對不上呢?”

    “對不上,對不上老夫也能在這帶幾個弟子。”周廣同哈哈一笑,“不過這名額嘛,就不能超過……”豎起雞爪也似的三根指頭。

    “三個?”

    秦老族長臉色有些難看,微一沉吟便點頭:“周老先生,我們秦家寨都是些粗鄙之人,不通文墨,老先生要是出一些絕對難對,那可不行。”

    “放心。”周廣同捋須而笑,“老夫不會故意為難你們,這對子么,很容易對的,若這你們都對不上,那也只能說是天意了,聽好了,這上聯是:水底月為天上月。”

    周廣同淡淡的聲音出口,整個大堂頓時一片寂靜。

    水底月為天上月這對子說難似乎是不難,若是有對,應該一下就能對上,可說難也極難,因為水底月也罷,天上月也罷實際上指的卻是一同一個月亮,而且要應景,大堂中眾人一時都陷入沉思。

    “怎么,對不上?”周廣同一掃眾人,倨傲的臉上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天下無對不出的對子,所以老夫明言,此對只給半盞茶工夫,若還對不上,那可就只能說是天意了。”

    秦老族長,整個大堂眾老者臉色極為難看。

    其實這里的老人雖然都是武者,可肚子里誰沒讀過幾本書,平時對對子也都能對上一對,可偏偏這會兒,卡殼了。

    “族長爺爺!”

    清脆的孩童聲音響起。

    只見秦朝邁著小腳跨門走入,小眼睛骨碌碌的一掃眾人,甜甜叫道:“大爺爺,海爺爺,月爺爺,明爺爺……”

    “小秦朝呀,出去玩,爺爺們有事,你別搗亂。”秦書文連上前就要抱走秦朝。

    秦朝一搖手:“你們在對對子玩么,小朝也來玩玩,這對子,我能對!”

    聲音一出。

    整個大堂的老人都怔了一下,疑惑的看著秦朝,秦書文抱過來的手也僵了一下,而后虎著臉:“小秦朝,說什么胡話,走,跟爺爺出去玩!”一伸手便抱了過來,畢竟沒滿五歲的小孩子家很多連對對子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對。

    “大爺爺!”

    秦朝腳下一用力,“篷!”身影快得像只小耗子,一下便跳到了一旁,閃開了秦書文的摟抱,秦書文一怔,他一個修練內力多年的武者,居然沒反應過來,一轉身正要再去抱秦朝。

    “嗯?”

    秦老族長本是皺眉看著的,這會眼中精光一閃,怪異的看了看跳開的秦朝,而后沉聲:“書文,讓朝兒呆這吧!”

    “這,也好。”秦書文點頭。

    秦朝雖然小小年紀就機靈,可再怎么精靈也只是不到五歲的小孩,四歲孩子懂什么,秦書文可想不到這小子不僅懂,而且是專程來攪事的。當然秦書文也知道自己這個孫兒有時很調皮,他瞪了秦朝一眼,“小朝兒,別搞怪!”這才退回座位。

    “朝兒,你真能對上?”秦老族長轉頭望向秦朝和言悅色道。

    “當然!”秦朝一點頭,脆聲脆氣的,“這位豬先生的對子么……”

    眾人一怔。

    “是周先生。”秦書文虎著臉糾正道,“先生姓周不姓朱!”

    “嗯,我知道,是周先生。”秦朝點著頭,奶聲奶氣的,“這位姓周不姓朱的豬先生。”眾人無語,只是四歲多的小孩子本來就是這樣含糊不清,能說話就算不錯了,所以倒也沒想其他。秦書文去秦樂刀家比較多,對秦朝了解也略多,知道小屁孩雖然年紀不大,卻神氣十足,鬼精也似的。他心中可不像眾人一樣,可他也憤怒周廣同的無禮,反正先前也提醒過秦朝一次,所以這次便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作老夫聽不懂。

    秦朝奶聲奶氣說道:“對對兒本為消遣作樂,對子出得弱智一點也無傷大雅,可豬先生你作為一方大儒,而玩家又是各位爺爺輩輩,你再出這么白癡的對子,難道是侮辱我們么?”

    大堂中一片安靜。

    倒是秦朝的親大爺爺秦書文眼里露出一絲笑意,他不是第一次聽到小秦朝這樣得瑟說話。

    “弱智,白癡對子?”秦老族長捋著胡須,都扯斷了一根尚未自知。

    周廣同也看著小秦朝,一沉臉:“侮辱?什么亂七八糟的,這對子弱之……簡單?小孩子一邊玩去!”

    “這還不叫弱智對子,我們小孩子都能一口對出。”秦朝昂著小腦袋,“小孩子都能對上的,你出給大爺爺他們對,哦,我知道,這不是污辱他們的智商,是從根本上就把他們智商拉到阿花,也就是小朝家的母豬的層次,你自己是豬先生,就當天下皆豬么?”

    周廣同額頭青筋直跳。

    眾人也是面面相覷,你自己是‘朱’先生,就當天下皆‘朱’,這話一聽就像是罵人的。

    一些秦家老人眼中都閃過疑惑,是小孩口誤,還是故意?

    當然眾人也沒當秦朝是故意混淆朱和豬,畢竟一個連學堂都沒上過的小孩,能這樣拐著彎,一個臟字也不吐的罵人,那也太鬼精了吧。只是秦書文低著頭,身子一顫一顫的,秦書海,秦書月等一些老人眼里都露出一絲解氣,罵得好,當下也不去糾正秦朝話語。

    “小孩子,聽好了,我姓周,是周先生,不要總叫我朱先生……”周廣同喝斥著,又覺得跟一個小孩子說這話,怪怪的,一瞪眼,又道:“還有智商是什么東西?亂七八糟的,別說廢話,你要對得上,我就不姓周。”

    “姓什么?”秦朝大眼睛看著周廣同接嘴道。

    “姓朱!”周廣同聲音火味十足。

    秦家眾人眉心一跳,一二個老人忍住笑。

    只見秦朝昂著小腦袋,一臉臭屁的道:“那好,這位姓豬的豬先生,你聽好了,小朝哥對的下聯是:眼前豬……”小手一指坐著的周廣同,說道:“就是面前這只豬!”

    整個大堂一靜。

    “眼前朱是面前朱?”一眾老人還在心中疑惑。

    “好!”

    老族長已經拍著手大叫了起來。

    “好一個眼前豬是面前豬。”老族長臉泛紅光,“周先生,小朝兒這對子‘眼前人是面前人’,你看可還對得上?”

    起點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