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九章 為了下一代

第九章 為了下一代

    眾人眉頭皺起,秦樂刀臉色一下陰沉起來。

    “這么俊俏的娘子。”老者瞇著老眼掃視著刀玉鳳的臉蛋,捋著胡子說道,“老夫平生也是極少見,所謂紅袖添香誠人生一大樂事,這磨墨鋪紙么,要的姑娘不僅得俊俏,最重要的是要有氣質,這位姑娘一看,就很有氣質,很適合放在書房,而老夫這,也正好缺個磨墨添香的可人兒,不知……”

    “嚓!”

    骨節捏緊的咔吧聲,秦樂刀拳頭捏緊,臉色極為難看。

    眾人也都齊齊色變。

    秦老族長一聲哈哈:“周先生好雅致,這紅袖添香夜讀書,我每每聽起也心向往之,可惜我這人文墨雖懂一點,骨子里卻是個粗人,做不來這等雅事,不過這位……哦,看我這人真是的,還沒給周先生介紹,嗯,這位是我大理國鎮南王王妃的親妹妹,喚作刀玉鳳,如今是我秦家寨樂字輩好漢‘東山虎’秦樂刀的妻氏。”

    “鎮南王妃之妹?”? ww.

    老者眉頭第一次皺起,臉上也陰晴不定。

    “周老族長,你莫要誑我,她真的是鎮南王妃親妹妹?老夫不過是想請這位小娘子作添香磨墨之人,又不是納她作妾,她是誰的妻氏又與我何關,哈哈!”老者說著也打了個哈哈,眼睛卻不敢再盯著刀玉鳳看。

    “周先生說笑了。”老族長聲音微沉,“玉鳳的身份,這周圍十里八鄉誰不知曉,我豈敢和周先生開玩笑,嗯,玉鳳、樂刀,樂金你們都先出去吧,一旁呆著,等我和周先生商量好了事,再帶朝兒過來。”

    “是!”

    秦樂金、秦樂紅、秦亮、秦風連應聲。

    秦樂刀也一拉刀玉鳳手,“走!”抱起秦朝陰沉著臉大步出了堂,一行人往左走去,穿過幾個長廊,便見一間大屋,人聲鼎沸的。

    “嗯?”秦朝看出窗邊幾個青年,臉色個個十分難看。

    “樂刀,你們也來了!”

    一行人一進屋,屋內七八個大漢便打招呼,秦樂刀一掃屋子,目光落到窗邊一青人身上。

    “秦玄,怎么回事?秦霜不是被打嘔血了么?倒底誰打的他?怎么現在又跪在周先生前面請罪?”秦樂刀沉聲喝道。

    “秦霜這么好的孩子怎么沖撞周先生了?”秦樂紅也喝叫著。

    “樂刀、樂金叔。”

    青年滿臉氣憤:“憑什么,那周老頭明明打得秦霜吐血,還讓秦霜去賠罪?我秦家寨什么時候這么窩囊了?”

    “對了,說起這事我就冒火。”秦玄身旁的幾個青年也是嚷嚷起來,“樂刀叔,你說,族長他們倒底怎么了,憑什么我們左臉被人打了,還要把右臉也伸出讓他打?”

    “這么說。”秦樂刀沉著聲音,“和秦霜打的真是周廣同?周廣同是族里花大錢請回來的,秦霜為何和他打起來了?就不能忍忍?”

    “不是早叮囑你們了么?讓你們這幫毛頭伙子不要惹事,遇到周先生禮貌點,周先生有大才,就是脾氣不好,你們遇到他有事也忍著,別沖動,讓族里解決,而且周先生來這幾天,也沒見做出什么過份的事,怎么現在弄出這事?”秦樂金也說道。

    “忍?”

    秦玄吼叫了起來:“忍個屁?怎么你們也這么說!”

    “忍字頭上一把刀,憑什么我們忍他。”

    “刀叔金叔,你們不知道,我們不是不忍,可這老頭,自打來了寨中,今天不是看這個不順眼,就是說教那個,一雙斗雞眼沒事就往女人身上看,什么老先生,老色鬼還差不多,這些我們都忍了,可要忍到什么時候?”

    ……

    七八個青年個個嚷叫著,都想不通。

    秦家寨一個武林世家,刀頭血口過日子的人,連死都不怕,什么時候被一個外人欺負到頭上還要忍。

    秦朝一瞥父親陰沉的臉,看得出秦樂刀心中比這些青年更惱火,可卻硬生生忍著。

    “看來,族里雖然料不到十多年后整個秦家寨會覆滅,可也感覺到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沉重危機。”

    危機到來,自己卻無能為力。

    難道等死。

    所以花最大的價錢,請最好的老師,給最好的教育,把一切錢都花在孩子身上,希望也全壓在孩子身上,這在前世都是很普遍的,甚至很有效的,何況這時。

    至于先生的人品,只要不做得過份,也只能先拋在一邊。

    不過秦朝也沒說話,這種事,他一個五歲不到的小孩有什么發言權。

    “樂刀叔。”這時秦玄又瞪著秦樂刀吼叫,“我平時很崇拜你,可是,沒想到你也這么窩囊,我秦玄也不是笨人,這事,你要再忍下去,哼哼,不是我秦玄嘴臭,玉鳳嬸子這么好的人才,你小心,那周老頭子說不準就打她身上的主意,我看你忍還是不忍!”

    這話一出,秦樂刀一張臉更青得可怕,死死咬著牙。

    “秦玄,說什么廢話,扯上你玉鳳嬸。”秦樂金連喝道,一瞥旁邊秦樂刀、刀玉鳳,連轉移話題道:“你們還沒說,今天秦霜怎么就忍不住找周先生麻煩?”

    眾青年微一沉默。

    “周老頭看上了八師姐。”秦玄聲音響起。

    “看上了雨丫頭?”

    秦樂金、秦樂刀等人都沉默了一下。

    秦朝的心猛的跳了起來。

    “是她?這姓周的老頭看上了她?”

    八姐師秦雨雖然秦朝在寨中沒見過這女子,可是她的大名卻如雷貫耳,秦家寨山青水秀向來出美女,秦樂刀那一輩的第一美女是秦朝的姑姑秦紅棉。

    而第三代第一美人便是這秦雨。

    而且秦雨不僅人長得艷美,更重要的是她本身無論文才還是武功,都是出類拔萃的,寨中武會上,二十五歲之下,秦雨身手排第八位,所以后一輩的大都叫她八師姐。

    可這只是表面資料。

    真正讓秦朝對這女人激動的是,‘青牡丹’秦雨是史傳留名的大角色,甚至她的名氣之響亮,對秦家一族的貢獻都遠遠超出帶領覆滅后的秦家寨重新崛起的秦龍。

    “昨天族長已經答應把八師姐給他作妾。”秦玄的聲音憤怒響起,“你想想姓周的頭發胡子都白了,聽說都八九十歲了,這么大把年紀,別說做七師姐爺爺,就是曾爺爺也夠格了,還要納七師姐為妾,真是癩蛤蟆吃天鵝肉,所以秦霜就……”

    眾人全明白了。

    秦朝也明白了,如今社會,有身份地位的,一朵梨花壓海棠根本算不得什么。可作為秦家寨第一美女的青牡丹,秦雨的追求者可以說是能排成加強連,這么一個女子要被七老八十的糟老頭一朵梨花壓,這些青年,特別是秦霜這種血氣方剛的毛頭小伙怎么忍得住。

    更重要的是,說出去沒臉見人,秦家寨丟不起這個臉。

    “秦玄。”秦樂刀聲音低沉響起,“雨丫頭嫁給周先生,我們心里也不好過,可你就不想想,雨丫頭她是族長的親孫女,族長都能做出犧牲,答應這事,可見這件事有多么重要,說句心里話,這是關系我秦家寨生死存亡的大事,你們就不能多多體諒。”

    “體諒?”

    秦玄冷哼起來:“樂刀叔,你愿意做孬種,跪著生,可我秦玄那是寧可站著死,也不愿跪著生,靠女人,拿女人來做交易,算什么男子漢?”

    “咔吧!”

    秦樂刀拳頭都捏得咯咯響。

    “爹做的倒也沒錯。”秦朝大眼睛左顧右盼,好像好奇小寶寶似的,心里卻哀嘆。

    秦玄、秦亮等年青輩不懂事,秦朝心里卻雪亮的。

    “秦家寨的危機若不是因為八師姐秦雨、七師姐秦雪、五師姐秦凝三姐妹犧牲,根本不可能拖到十多年后才暴發。”

    沒有外力相助,秦家已經到了什么程度?可以說已經是火燒眉毛,千鈞一發的危急時刻,這些,在江湖中跑,接觸到家族核心事業,并且和關家,其他秦家仇家有過許多次生死爭斗的樂字輩,書字輩自然知道。

    可秦霜、秦玄等第三代,雖然嘴里也不時聽長輩講秦家危險,畢竟沒親身經歷,心里想的自然不同,而且年青人向來氣盛。

    “一個武道世家要崛起,第一,功法要強!”秦朝大眼睛閃著光,“而功法,也許早期可以憑智慧,就像加減乘除,就算沒人教,可聰明人也能悟透,簡單的功法,聰明人不需要專業的培養也能創造出來,可強大的功法,涉及面極復雜,就必須按科學原則來。”

    “佛道儒!”

    “諸子百家經文,各種古籍。”

    “這些要讀通,讀懂,讀得化入腦子并推陳出新,才能創造出好的,上乘武功功法,可秦家寨,純粹的武夫多,學問上有大成就的卻幾乎沒幾個。”

    “學問上不進步,功法不突破,就算秦樂刀再怎么是樂字輩第一好漢,也只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自個家里稱王。”

    “而且好漢難敵三手,秦家出一個兩個武功高者,作用不大,需要的是像關家,像其他武道世家一樣,一出就是一批強者。”

    無論文武。

    都要建隊伍立班子,要出一批人,那才是文昌鼎盛,武運綿長。

    而希望又只在孩子身上,所以請最好的老師,創造出成批,而不是一個學問人才,或者成批習武天才,這就成了當前第一要務。

    別說秦樂刀。

    就秦朝自己,也會這么做。

    可是讓秦朝去給那個色瞇瞇的,對自己母親有非份之想的老頭三磕九拜,認其為師。

    “不可能!”

    瞇著眼秦朝看著窗外,換作前世,老師有沒有人品問題,倒是無所謂,可這時代,老師被稱作師父,即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很多人終身就一個師父,做不出成績,是弟子笨,弟子不肖。

    做出成績,那也是師父的功勞。

    秦朝可不相信自己在這個社會混不出名堂,更不相信周廣同這樣的老師能給自己多大的幫助。

    把功勞讓給他,還要忍受對方窺視自己母親的惡心,秦朝沒這么賤。

    “樂刀,秦玄說得也不無道理。”這時廳中坐著的一條大漢開口,“這姓周的,是我們商議好愿意花一切代價請來的,可這,并不包括秦雨丫頭,并不包括女人。”這人一開口,其余幾個三四十歲的漢子也紛紛點頭。

    “樂刀、樂金,姓周的和我們,既然條件談妥,也答應了事,我們也沒拖欠他任何金銀銅寶,按理說這事就十拿九穩,可如今,見了秦雨丫頭,卻又反悔,非要納秦雨才肯履行協議,如此言而無信之人,如何能為人師表?我都怕這一批的好苗子都被帶壞了。”這些人議論紛紛,有贊同驅除周廣同的,也有像秦樂刀這樣不愿意的。

    “爹!娘!”

    秦朝聽了一會連叫道:“這個,我先出去玩會,你們繼續吵,不用歇氣,吵完了再找我。”

    秦樂刀哼了聲,刀玉鳳一皺眉。“那好,你自己去玩,別跑出屋子,山里有吃人的大蟲。”刀玉鳳叮囑了一聲,便任秦朝小跑著出了門,秦朝懂事,而且在這寨子里都是族人,也不會出事,最重要的是,這屋子眾人商議事情,一個小孩聽著大人狂吼狂吵也不好。

    至于惹禍,四歲小孩能惹出什么禍?

    起點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