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六章 孩童的指點

第六章 孩童的指點

    “書中記載,天龍八部這一段時期可是十分精彩的一段時期,是中華武道的一個重要分界嶺,往上是黃金時代,往下就是白銀時代,青銅時代了。”

    《江湖正史》中天龍前后是整個武道黃金時代的最后一個**,自此之后,中華乃至世界武道是往下坡路走的,越靠近現代就越沒落,最后只剩娛樂健身效果,不說江湖史,就金庸先生的著作中,以秦朝看過的幾本,射雕三部曲,天龍、笑傲、鹿鼎等,這天龍也是武道最高,甚至其中一些武已經不是純粹的武,而是近乎仙神,如逍遙派雖然功夫不怎么樣,可無崖子七十歲還面如冠玉,直到功力全輸給虛竹后才變成皺紋滿臉的老頭,這就極為夸張了。

    詭異的是。

    除了金庸外,很多野史家,小說家的武俠也是這一段時期之后武功就開始變弱了。

    因此有史學專家講敘這一段時期的武技時,用了一個詞‘諸神黃昏’。

    當然用‘諸神’這個詞一點也沒錯。

    &n? bsp;因為喬峰、無崖子、無名僧這些人物,放在任何年代,都是了不得的武道天才,可在這個時代,除了他們外,還有著更多的驚才絕艷之輩,這百年武林界就像一個人臨死之前回光返照般,涌現出許許多多在其他年代根本不可能出現的武道天才。

    “喬峰,鳩摩志,無名僧,蕭遠山!慕容博!”

    “西夏公主李夢心!”

    “慈航靜齋傳人高天籟!”

    “道家高手九衍!儒家閩學高手韓莫言!墨家巨子班白云,公輸家族公輸勝班,法家大成者慎獨……”

    ……

    一個個閃亮的名字出現在秦朝腦海,當年他玩游戲時,看到這些人物的精彩事跡就忍不住心向往之,如今來到了這個年代,怎么不可能去會會他們!

    “終于可以和喬峰拼酒量,與虛竹拜把子……”

    秦朝心頭的喜悅,都忍不住想仰天長嘯。

    秦樂刀沒注意秦朝的異樣,依然在叮囑:“朝兒,我秦家以武立世,以殺行道,仇家不在少數,若是讓那些對頭仇家知道了小龍是‘烈焰紅龍’骨相,必定擔心,生怕小龍長大了成為我秦家寨的高手,他們肯定會前來加害小龍的,所以,以后一定要說小龍摸骨的骨相是‘白虎’相……”。

    秦朝微微點著頭,他當然知道秦家的處境有多么危險,仇家對頭有多少,他甚至知道秦家寨現在最大的死對頭就是同在大理的關家寨,而關家寨這幾年也同樣出生了幾個驚才絕艷之輩,在秦龍飛速成長時,關家寨的天才也同樣提升驚人,一直都穩穩壓著秦龍一頭,甚至十多年后,秦家寨就是在關家寨的打擊下,幾乎全寨覆滅,只有秦龍等不多的人逃走,再次崛起已經數十年后。

    ……

    高臺上老族長讓秦龍站到一旁,目光便看向了秦朝。

    “樂刀,輪到你家小子了。”

    “是,老族長!”

    秦樂刀拍拍秦朝的肩膀,“朝兒,別讓爹失望。”說完便大踏步踏梯走上高臺,一旁刀玉鳳這時也連叮囑秦朝:“朝兒,娘就只一個要求,絕對不能哭鼻子,去吧,抱著繩子爬上去,好好表現。”

    “嗯!”

    秦朝蹣跚著走到梯子前,抓著繩子往上爬,和別的小孩要么爬得很快,要么爬幾步就不爬了,要么掉下來不同,秦朝動作不緊不慢,爬了七八個臺階便趴在木梯上休息一下,倒沒人笑話他,畢竟大家都知道這小秦朝天生是個病秧子。

    幾分鐘后。

    “好了,這小子爬上去了。”

    整個祠堂的大人都認真看著,迄今為止表現最好的是秦龍,而這秦朝懂事之名遍寨皆知,更重要的是他的父親秦樂刀是整個秦家寨樂字輩第一好漢,而母親更是大理鎮南王妃的親妹妹。

    虎父無犬子,父親強,母親亦是英豪,兒子呢?

    秦樂刀、刀玉鳳都屏住呼吸,緊張看著小秦朝。

    秦朝上臺后沒有急著走向那把架子上的虎頭刀,而是看向香案后密密麻麻的牌位,一眼便看到最高處中間那塊朱紅牌位——五虎斷門刀創始人秦公望的牌位。

    “朝兒,看什么?”秦樂刀有些急了,這小子平時挺省事的,這會怎么?

    “爹,那幾個字好奇怪哦!”秦朝指著那塊秦公望的牌位奶聲奶氣道。

    雖然隔得遠,可秦朝還是勉強看出那塊牌位上面‘五虎斷門刀’幾個字,這幾個字乍看起來很普通,可秦朝知道就是這字含有五虎斷門刀的刀意。

    “字?”

    所有人都順著秦朝小手指處看去,隨即笑了,秦樂刀也看了眼,根本沒在意,老族長倒是眼中精光一閃,露出絲疑惑,并沒說話。

    “別看了,來,到虎頭刀這里來。”

    秦樂刀臉都拉下來了,“這小子不會事到臨頭畏怯了吧!”

    “嗯!”秦朝也知道這字就是緣份,不能勉強,能看出刀意的早就看出了,看不出來就是境界沒到。

    “爹,這把刀好漂亮。”

    秦朝邁著小步跑到虎頭大刀前,雙眼仔細看向大刀,忽的心中一顫,腦中一把同樣的虎頭刀跳了出來。

    “是這把刀!”

    “五虎首尾相連,果然一模一樣……”

    “第二只虎頭牙齒有個月牙凹,第三只虎眼有條劃痕,一點也沒差錯……”

    看著看著秦朝眼中掛滿了回憶唏噓神色。

    是的,就是這把刀。

    金紅的刀把,里面的金屬含有銅、金、銀。

    前世祖祠內供俸的就是這把,看著那金紅色的刀把,那反著青光的厚重刀背,秦朝甚至知道這把背里面有著一個夾層,藏著五虎斷門刀的心法。

    “我前世那把,有夾層,可夾層里的心法缺失,這把……”

    小手緩緩伸出,卻沒有摸向刀刃,而是撫向刀把,刀背,甚至在那打開夾層的旋鈕處停了一下。

    眾人奇怪的看著小秦朝,秦樂刀和刀玉鳳臉色都陰沉了。

    終于秦朝手撫摸到了刀刃上,可并沒有劃破指頭,只是撫摸幾下,便拉起袖子將手腕背部小心翼翼靠向刃部。

    “這……”眾人面面相覷。

    腕部在刀刃上一拖,一絲血溢出,僅僅一絲,而后秦朝轉過身看向秦樂刀,“牌來。”一伸手抓過秦樂刀手中的木牌在手腕部的那絲血跡上抹了幾抹,“好了,爹,可以掛牌了吧!”

    “朝兒!”秦樂刀虎著臉詢問,“你這?為什么不劃手?”

    秦朝白了他一眼:“笨,十指連心,多痛呀,不怕痛也不能白痛,不就是一點血么,我秦家人可不能笨死。”確實,手腕劃破一點根本不怎么痛,可手指處神經最豐富,弄破一點都是極痛,其他小孩不懂,可秦朝怎么不懂。

    只是這話說得,好像其他秦家人全都成了笨蛋,秦樂刀臉都有些青。

    整個大堂的大人也是無語。

    “哈哈哈!”

    老族長哈哈笑了起來,走過來一把拿過秦朝手中的木牌:“不錯,我秦家膽子大的多,不怕痛,對自己狠的也多,可都有些傻愣,就缺朝兒你這種既膽子大又腦瓜子靈的孩子,來,爺爺給你摸摸骨,朝兒這種聰明勁,一看就是學文的,不過爺爺還是看看你的骨相,能學點武健身也是不錯的。”他也知道秦朝身子骨弱,骨相好的可能性萬中無一,怕結果出來后傷了小秦朝的心,這才如此說。

    老族長給秦朝摸骨,秦樂刀和刀玉鳳又緊張起來,雖然不抱希望,可能有好結果誰不想!

    “倒底會是什么骨相?”秦朝也充滿了期待。

    起點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