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一章 難摘的果

第一章 難摘的果

    微風燕子斜,大江面上一葉普通小舟,舟頭背插古劍站著一鐘天地靈秀的碧衣女子,女子身前船舷上坐著兩個曬得油黑看起來約莫十二三歲的少年男女都持著一桿碧絲青竹垂著釣。

    “御空術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們得去。”

    隱約聲音傳來,仙玉婷俏眉微挑,眼中閃過一絲嘆息,距離上一次嵩山之會轉眼已經四年,嵩山之會上她們展露了飛天之術,給整個先天武道界造成了極大的心靈沖擊,直接的后果,就是之后的《武林風》、《新青年》上不斷出現討論飛天之術的實現途徑的文章。

    “一年,整整一年,摘長生果的只有三兩個人,發表有份量的科學論文的也只有一兩個。”仙玉婷心中感慨,那一年整個武道界各個門派無論大小,都陷入了鉆研飛天術的比賽。

    瘋狂!

    很多門派完全是傾派中所有資源力量投入到飛天術,也就是被武道界稱之為‘御空術’的研究中,司馬光、程頤、呂公著……一個又一個大佬找上慈航靜齋。王安石、慎獨、班白云……則是找上了陰癸派,慈航靜齋領袖白`道群雄,自然不能不提點一下,陰癸派也要為魔`道出頭,自然也得泄露一些秘密。

    而后天山仙門峰便熱鬧了,無數的武者學問家來到仙門峰,一次次進入秦朝仙門峰上做實驗的洞穴,一次又一次探討著秦朝做過的那些實驗內在的原理是怎么回事,不時有人前來詢問慈航靜齋更多的消息,請求陰癸派向段海峰打探更多的實質內容。

    這種煩擾仙玉婷不在乎。

    可是另外兩個問題仙玉婷不得不考慮,其一慈航靜齋是天下白`道領袖,自然要為整個白`道武道界強大實想,也不太想太極社一家獨大,讓她們慈航靜齋名存實亡。

    而且慈航靜齋也想學會御空術,總不能慈航靜齋的門人弟子人人都嫁給太極社門人吧?

    慈航靜齋對御空術有念想,陰癸派、花間派、魔相宗……一個個也對這門功法極為眼饞,因此那一天早上飯后。

    “盛朝。整整一年,整個武道界人人不思自然科學研究。”仙玉婷冷著臉說道,“這樣下去,除了我們太極社外。科學的研究就等于是停止了,你要建神仙國,要的是整個武道界,整個天下的風氣向著科學大道前行,本來你基本上已經做到了。可是如今御空術一出,天下人人想做神仙,就和當年他們一心放在注解圣賢經典一樣,將老祖宗的言論供著捧著,無心自然科學一樣,現在是將御空術供著捧著,無心思索真正的科學研究。”

    仙玉婷以武道界不務正業為由,請求秦朝獻出御空術,讓武道界重回正道。

    可以說仙玉婷有時真的很聰明,這話確實擊中了秦朝的軟肋。可就這么交出秦朝用來為自己人壓箱底的東西也不太可能。

    所以秦朝向武道界發布了一條許諾——愿交出御空術,可是不能完全白給,因此想要御空術的門派,必須拿總分數為十五萬分以上的長生果成果來換,而且這十五萬分長生果其中必須單個的長生果分數在八萬分之上,當然最重要的是必須是太極社所沒有的長生果成果。

    這一條許諾發布后,武道界的風氣大變,雖然每個門派依然都留了很大一部分力量在探索御空術上面,可也拿出不少力量摘取長生果。

    “老大發布那一條許諾,完全就是在逼我們。”聲音順聲飄入仙玉婷耳里。顯然說話的是太極社成員。

    “我們太極社,尤其是老大的成果每次一有真正的好東西就公之于天下,若不是這樣,哪有現在他們數萬斤的功法。他們還不知足。”

    “人心不足蛇吞象,不過這一次倒不是他們腆著臉向老大要,而是老大看不過去,覺得他們心思都不在正途上,不研究科學,不摘長生果。一個個都去研究飛行,老大覺得這樣不好才許下那承諾的。”

    “就那這樣,可御空術,我們絕不能讓出去。”

    湘江岸邊竹林中的涼亭內,張九才、秦龍、秦虎、段無丙等十來個太極社成員都臉色沉凝。

    “誰不是這樣想,可是三年前我們開會將得分可能有八萬分的論題都進行了分配,讓大家去摘果,偏偏……”秦龍沉聲嘆息。

    “其實大家都盡力了,每一個人都盡了全力,就是不知為何,這些論題都摘不了果。”秦虎狠狠一拍旁邊青石,臉上憤怒無比,“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

    “是啊,一開始,我還以為是我們不夠,慢慢來總會成功的,可是三年,不僅我做不到,我們整個太極社也沒有一人有突破。”段無丙低嘆連連。

    “這些論題,無論是《對話》里的還是《談話》中的,又或者是行星三大定律,是不可能有錯的。”

    “這是自然,就算有個別是錯的,可總不成所有我們認為得分在八萬分之上的論題都是錯的吧?別忘了老大還沒出過幾次錯。”

    “最可怕的是我們那些論題,老大并不拘別的門派去摘果,現在三年了我們都沒進展,若是讓外派摘去了,拿著換取我們的御空術,且不說御空術給了他們多心疼,就摘果摘不過他們,我們把太極社的臉都丟盡了!”

    ……

    秦虎、秦龍等人憤怒無奈焦急的聲音傳到江面船上,仙玉婷身后船板上,一光膀子青年枕著手臂望著天空。

    “小龍他們三年都沒進展?”秦朝眉頭微微一皺,“我那些發行的書中超過十萬分的論題頗為不少,太極社這么多人三年居然……”

    為何如此大方的在報上許下送出御空術的承諾,有很大一部分是秦朝相信自己人,相信秦龍、段無丙等太極社老成員,能夠摘取《和諧天體》、《對話》、《談話》、《化學》等書中高價值論題的長生果。

    “這三年我一直忙于對靈氣本質的研究,本來還以為他們能夠……”

    秦朝心頭一片沉重,濃濃的失望浮起在秦朝眼中。

    “這四年,我不該全心研究靈氣本身的。”

    “吃一塹長一智,性本惡的流失,才有了當年仙玉婷逼得我走投無路之禍。鳳悲師太出世,也是因為我將微粒二象性的摘果讓給了王安石,最后讓鳳悲師太給得到了,才能拿下我秦家寨進行要挾。這一次我一旦交出靈弦體系,誰能擔保不會再出意外?”

    “可為何?”秦朝目光茫然看著天空,“為何他們一個個都毫無寸進,微粒說是小龍摘的,可波動說。太極社這么多人沒爭過一個王安石,我太極社成員怎么啦?”望著澄凈碧藍的天空秦朝心中很煩燥。

    “盛朝。”仙玉婷目光落在秦朝緊鎖的眉心上,低低一嘆,“你也別怪他們,八萬分以上的長生果哪是那么容易摘的,多給他們一些時間吧。”

    “我知道。”秦朝聲音低沉。

    “爹,仙娘,你們別說話,都嚇跑我的魚……咦?”秦安忽然興奮的一甩魚竿。“啪!”一尾半尺來長的魚活蹦亂跳著被甩上船。

    “快捉住!”

    “爹,快。快抓住!”秦安、秦佳連叫著。

    “別叫,一條小魚還能從你爹手里跑出?”仙玉婷笑道,這時秦朝已經笑著坐起,一伸手便扣住魚,又取下魚鉤,這才將魚往魚簍中一扔:“正好回去讓你碧娘做一碗魚湯,咦,都正午了,也該回去了。”

    “不行,爹。我還沒釣到大魚呢。”“以后再來釣!”“那你以后也陪我們來。”“你爹事忙,可沒時間陪你們。”“你騙人,娘說你閑得很!”“你哪個娘說的?”“都這么說!”……

    *****

    掛著‘忠義’牌子的大堂下,程頤皺著眉:“還是沒進展?”

    “大家已經盡全力了。可不知為何就是……”楊時眉頭也緊鎖,“這些年**萬分,十來萬分的長生果,張鵬陽摘過,王安石摘過,蘇東坡也摘過。甚至秦仙傲的姬妾郭娘子都能摘,應該不難呀?”

    程頤沉默,許久擺了擺手,楊時走出門,程頤低嘆一聲:“飛天的研究沒進展,這十萬分的長生果也同樣……”

    書房中司馬光持著紫毫望著空白紙張發呆。

    “想不出呀,還是想不出!”司馬光長嘆一聲,“飛天術想不出也罷,可王介甫能夠摘取波動說這八萬多分的長生果,為什么,為何我司馬光就摘不了?”

    “父親,王介甫只是運氣,他也不是完全憑著一己之力完成的。”司馬康沉聲,“聽說他摘取波動說成果時,曾與所有太極社成員進行交流,我猜他是得到了太極社成員的啟示才有了最終的成功,他也是運氣好,太極社瞿有豐就比他慢了一絲。”

    “是這樣么?”司馬光聲音沉重。

    “當然,你沒看到這三年,王介甫也沒有摘取十萬分的長生果,這就是明證。”司馬康哼聲道。

    司馬光微微點頭:“御空術,真正的用意不在于御空本身,而在于這門功法開創了一個新時代,讓我們能夠窺視武道的另一個世界的奧妙,我不相信王介甫不想得到,所以,我們摘果,他也同樣在想盡辦法摘取十萬分長生果,以得到太極社的御空術。”

    “最好笑的是太極社成員居然也沒有誰成功。”呂希純笑著將茶遞給呂公著,“我可是聽說太極社成員發話了,不會讓任何一個門派輕易得到御空術的,既然他們說出這種話,顯然抱著是與我們搶奪摘取十萬分長生果的目的,可是三年,都沒見嶺南有天地異象的動靜。”

    “你的意思是說,這摘取十萬分長生果是真難,不怪我們自己沒本事?”呂公著瞟了一眼呂希純。

    呂希純眉一挑:“父親,至少我的推理并沒有錯,太極社成員不會拱手相讓,秦仙傲、段海峰自己更不會拱手相讓,所以不僅太極社在摘果,想早一點將十萬分以上的長生果全部摘完,就連秦仙傲、段海峰自己也一定在全力摘取十萬分以上的長生果。”

    院子中站滿了一個個商容派的核心人物,寬敞的屋廊下趙挺之疾言厲色:“十萬分的長生果,每摘一個就少一個,我們越往后,所摘的十萬分以上的長生果會越來越難,洛學、太極社、涑水學派,新學等等,他們這些大門大派無所謂,可我們,我們這些小門派豈能不努力?他們是盡全力,可我們,必須以死相拼……”

    訓完話,趙挺之走出書院,臉上滿是疲色。

    “老師,其實不能怪我們。”

    “我知道,秦仙傲、段海峰連同太極社三年都沒成果,太極社許下大話,可一點動靜都沒有,十萬分的成果是真的難做。”趙挺之低嘆,“可是我又能如何?”

    王安石走出定林寺:“旁兒,潭州可有動靜?”

    “父親放心,旑妹傳來消息,如今整個太極社老成員都亂了方寸,顯然他們比我們更急。”王旁笑道。

    “太極社亂了方寸,就是不知秦仙傲和段海峰,他們在做什么?”王安石心中自語,大步走向半山居方向,對王安石來說,只要太極社沒摘十萬分的長生果,他的心就格外寧靜。

    ……

    書房中,秦朝取過白紙,隨手研磨著墨。

    “這摘十萬分的果,真的就那么難?”秦朝腦海浮現一個詞‘面積定律’,開普勒行星三大定律第一定律橢圓定律,第二定律面積定律,第三定律調和定律,秦朝腦中的‘面積定律’,正是開普勒行星三大定律的第二大定律。

    “第一定律媛媛既然摘了十來萬分,這第二定律得分只有更高,沒有更低,小龍他們比我更不想將御空術送予他們,應該是盡力了,只是三年都沒有……”

    很快墨汁磨好。

    “他們三年沒成果,我對長生訣算法的了解不是他們所能比的,不可能要三年,或許一年就夠了。”秦朝稍一思索,詭異的是腦海中便冒出一個方案。

    秦朝一愣。

    “這方案……”秦朝眉頭微皺,“怎么我感覺這個方案我一定能夠成功,而且感覺不難?是錯覺么?”微一詫異,秦朝搖了搖頭,“即便是錯的,也必須找到錯在哪里,先試試吧!”

    很快秦朝紙上落筆,而后運筆速度越來越快,一個個長生訣演算公式行云流水般出現。演算中時間過得極快,轉眼天近黃昏。

    “公子,吃飯了。”

    “啊,阿碧,這就天黑了?”秦朝恍如夢醒,看了一眼筆下的長生訣公式,心中浮起怪異的感覺,“怎么我一點也不覺得這摘果很難?”心中搖了搖頭,秦朝笑看向阿碧,“阿碧,我要閉關一陣子,時間難說,總之,我沒出關,你讓她們送飯菜到書房就是。”

    “又閉關?”阿碧嘴一嘟,“那今天的晚飯?”

    “看在阿碧的面子上,本公子就破例一次陪你們吃吧。”秦朝將筆放入筆洗中,拉著阿碧出了門。

    時間流逝,每一天秦朝計算長生訣,腦海中各種公式,推算方法層出不窮,即便是遇到難卡也能在極短的時間內找到解決方法,這一次摘取在秦朝看來有十來萬分的長生果順利得讓秦朝自己都懷疑是不是弄錯了。(未完待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