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二十二章 沖天而去

第二十二章 沖天而去

    血花斷羽漫天飄舞,高空之上巨鳥依然在掙扎著撲扇著翅膀。“咻!”又是一道碧影閃過,仙玉婷空中折轉過來,身影再次劃過巨鳥身旁。“唳~~”一聲厲叫,巨鳥翅膀撲了數下終于無力的垂下,龐大如同一座山一樣的身子也往下掉落。

    “為何?”

    巨鳥第一次凄利的吐出人言,聲如啼血:“為何,你會飛?”

    會飛?

    一個個武者茫然,這巨鳥說仙玉婷會飛行?

    “為何?你一個人類也會飛?”巨鳥凄厲的聲音響徹云霄,“為什么,為什么你飛得比我還快?”

    仙玉婷飛得比那巨鳥還快?眾武者目光看向空中的仙玉婷,此時仙玉婷正往下掉落。

    “我恨!我不甘!”巨鳥尖利怨毒的聲音響起,“我和那長頸怪猴不同,我一生良善,從不害人,為什么?為什么你們要殺我?為什么破碎虛空來到你們這世界,居然……”

    “也許你真的很善良。”仙玉婷淡淡的嘆息響起,“可是我們不敢賭,也賭不起,如果真的殺錯了,你是善良之人,那一切罪過,由我承擔。”

    “由你承擔?”巨鳥狂笑起來,這笑聲卻充滿著無窮的悲恨和無奈。

    “破碎虛空,哈哈,我鳩摩天以為找到了長生之路,以為跳出了生死囚窂,沒想到,踏入的是一個死坑,哈哈哈哈,你們將來也會的,也會的,逃不掉的……”巨鳥重重落于地面,再也沒有一絲聲音。

    一個個目光落在巨鳥尸身上,可以見到巨鳥胸前劃開兩道半米深,兩米來長的巨大口子,口子中被劍劃斷的內臟清晰可見,這種情況不可能還活得了。

    仙玉婷也飄然落下。

    一道道目光從巨鳥尸首離開落于在仙玉婷身上。

    “她剛才是飛?”

    “慈航靜齋武學高深莫測,持掌天下牛耳,原本我以為是剛剛那飛天三變向是她們慈航靜齋的絕技。可是……”

    “我先前一直還在疑惑慈航靜齋大名鼎鼎,被人稱之為能與《長生訣》、《戰神圖錄》、《天魔策》并論為四大奇書的《慈航劍典》當真名不虛傳,可那頭怪鳥說……”

    一個個怔然望著如下凡仙女般的仙玉婷,仙玉婷剛才是慈航劍典上的武技。還是?

    原本越是智謀之士就越不相信人能夠飛行,可是剛剛巨鳥的臨死之言……

    仙玉婷淡然看向秋心淼、君月如、白潤兒、秦雨諸女。

    “這怪鳥已經死透,此事已經結束,天色也不早了,我們還是早些趕路吧。”仙玉婷開口道。眾女聚集一處,向程頤、司馬光、王安石抱拳告辭。

    高空之上,兩只白雕會合一處。

    “夫君,大白小白臨陣退縮,別人不會知道其中苦楚,只會認為是我們貪生怕死。”

    “這兩個畜生,害慘我們了,我們丟臉無妨,可我們連累門中也跟著丟臉。”

    “現在巨鳥雖死,可我們夫妻也沒臉活在世間了。”

    “為今之計。只有一死以證清白,我們死,至少門中還能留點面子!”黃紀、周青四目相視,脈脈含情,陡然兩人從白雕背后跳起。

    地面上仙玉婷、秦雨等人正要轉身離開。

    “仙齋主,剛剛你在天空接連三轉向,可是慈航劍典中的絕世武技?還是仙齋主自己創出的武技?”王安石朗聲詢問,立時一個個豎起耳朵,仙玉婷正要回話。

    “唳~~”

    兩聲雕叫響起,凄厲無比。

    “嗯?”不少人連看過去。只見高空之上兩只白雕翻滾著掉下,白雕中間兩道身影正自飛落。

    “是黃紀,周青!”

    “這黃紀、周青牽著手這么跳下,那里可是二千米的高空。他們不會瘋了吧?”聲音響起。秋心淼眉一皺,她的目光中黃紀、周青相對執著雙手,四目盈盈對視。

    “不好!”秋心淼喝叫起來,“他們是要自殺!”

    “自殺?”

    雪山門一些人臉色剎時慘白,黃紀、周青做為雪山派最為杰出的一代俠侶,一直都是他們雪山門撐門臉的人。先前雖然臨陣逃脫,讓他們雪山派受盡恥辱,可很多人與黃紀、周青感情畢竟很深厚。

    “神雕仙侶要自殺?”其他武者默然看著天空落下的兩人,這時眾人也想明白了,二千多米高空落下,而兩只白雕也翻滾著落下,沒有正常飛行,顯然已經被他們給殺死或廢去,這兩人除了自殺還能是做什么。

    “可惜了!”

    “神雕仙侶夫婦平日里為人仗義,從不失信,如今關鍵時刻犯錯,也難怪他們以死明志。”

    “貪生怕死,人之常情,黃大俠,周女俠又何必如此耿耿,竟以死謝罪!”很多人低聲感慨著,陡然——

    “爹,娘,不要呀!”

    “師父,師娘,你們怎么這么傻!誰,誰能救救我師父?”“誰救救我爹娘!”哭嚷聲響起,只見雪山派弟子中幾個年輕人哭叫著。“黃炙,劉山,哭甚么!”“嚎什么喪,丟不丟人?”“黃長師死得其所,你們哭什么!”雪山派中一些長老連喝斥著。

    這時——

    “別哭了,我去救他們!”清脆的聲音響起,同時數道身影沖天而起。

    “是仙齋主!”

    “是秋齋主、李娘子,君仙子,白娘子,秦娘子她們?”

    “難道她們想救神雕仙侶夫婦?”一個個疑惑的看著沖天而起的身影。

    空中一道道身影中沖得最高的是秋心淼。

    “你們,都下去,我去救他們。”秋心淼沉聲。“好!”“嗯!”秦雨、李滄海、君月如眾女沖上一百丈時一個個往地面落去。

    一雙雙目光都落在百丈高空依然往上沖起的銀發身影,盡管已經一百二十丈高,秋心淼上沖的速度不僅沒減弱,反而似乎更快了一絲。

    “一百五丈?”

    “二百丈?”

    “二百五十丈?”

    ……

    秋心淼一口氣沖上了四百丈,這時微笑等死的黃紀、周青也發現了秋心淼的身影,而后都懵了,只見秋心淼沖到他們兩人頭頂數十丈高處,這時身形微微一滯,便射向他們兩人,幾個呼吸后,秋心淼一伸手抓住兩人腰帶,三人都向著地面墜去,與先前垂直墜下不同,這一次墜下時是斜向東方,劃出一條弧線。

    漸漸的三人下墜之勢越來越慢,而后竟然是平行地面的飛出,再一個折反飛回。

    “篷!”秋心淼將黃紀、周青扔在地面。

    “黃大俠,周女俠,先前攔阻巨鳥,是你們的白雕臨時為巨鳥所懾,并非你們之過,何必想不開。”秋心淼低嘆一聲,看向雪山門掌門:“白掌門,貴門黃大俠,周女俠并非貪生怕死之輩,先前白雕逃離,心淼看得很清楚,并非他們夫婦所指使,神雕仙侶還請您多多開解,心淼告辭。”

    白金和茫然的點著頭,張了張嘴正要說話。

    “嗖!”秋心淼已沖天而起,而后秦雨、郭媛媛、阿朱、阿碧、李滄海、白潤兒……一個個也沖天而起,轉眼之間便到了數千米高空,而后身形一轉,一個個半空轉身,臉朝地面,向著南方飛射遠去,沒多久,便消失在空中。

    少林寺前廣場上靜悄悄的。

    所有武者,無論是正,邪,黑、白,走文亦或走武,一個個都望著天空,看著眾女消失的地方。

    許久,嗡嗡的聲音響起,聲音越來越大。

    一棵巨柏下司馬光收回目光,也不與程頤、王安石、呂公著、蘇軾說話,直接向少室山下方向走去。程頤也收回目光,默不作聲跟著司馬光往山下行去,王安石、蘇軾、呂公著……一個又一個學問界的大佬都沉默著如同行尸走肉一樣往山下走去。

    夜安靜。

    伊川府觀星臺上,程頤看著天空稀疏的星辰,靜靜站立,許久——

    “老爺,夜已經深了,您已經站了三個時辰了。”老仆人低聲道。“我知道。”程頤轉過身,默然走向樓下,身形落寞而寂廖。

    半山居院子中,王安石背手仰望星空。

    “老爺……”聲音響起。

    王安石擺了擺手:“你去睡吧!我睡不著!”

    寂靜的黑屋子中,一個老人靜靜坐于太師椅上,仿佛睡著了一般。“咔~~”門打開,一老人探身詢問道:“老爺,夫人問您為何還不安息。”

    呂公著眼皮微微睜開,掃了一眼老仆人。

    “讓她自己先睡吧,就說我有事忙。”呂公著低聲道。

    汴梁宰相府書房中,蠟燭忽明忽暗,書桌前司馬光端坐筆直,目光落在燭火上,仿佛完全凝固了一樣,可以看到這書桌上只放著一張報紙,報上一行‘關于靈氣可能存在磁效應的猜想’大字格外醒目。

    ……

    這一夜整個武道界無數武者徹夜難眠。(未完待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