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十五章 和諧天體

第十五章 和諧天體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贊賞!

    洛陽城大街上車水馬龍,十分繁華,其中一行人閑步走來,四周一個個行人目光怪異。

    “是伯溫先生和伊川?”

    “不對,這伊川先生怎么……”

    一身秦仙傲式長袍的邵伯溫看向一旁時而瞪眼,時而皺眉,時而凝思的程養:“保叔,你那個世界既然與我們大體相似,想必這些也都認識,不知洛陽城是你們的繁華還是我們這里?”

    “建筑物,街道,甚至人物沒多大變化,可細微處,似乎大不一樣。”程養微一沉吟,“似乎你們這里老百姓的精神面貌格外朝氣。”

    “哦?我倒沒看出。”

    “而且……我感覺你們這里好像老百姓的學識,見識一個個都似乎頗為高博,很是不凡。”程養耳朵豎起,洛陽城這一路走來,滿目都是熟悉的,可是豎耳一聽四周老百姓的談話。

    “諸葛亮高瞻遠矚,隆中對一出,天下三分格局便定下了,可是成也隆中對,敗也隆中對!”

    “千古誤讀商君書,強秦變法另有人,人吶,就是很賤,你做得多,做了成績那沒用,要別人認為你做了成績才是真的成就。”

    “大唐強盛,可是終大唐數百年,對外戰爭,每每失敗。大唐向來怦擊隋朝,可楊廣治下時的繁華,整個大唐數百年都沒達到。”

    “孔夫子說‘行有余力,則以學文’,這話是大實話,可觀古今中外,往往是‘學有阻滯,則以學文’。詩仙李白,隱者陶淵明,都是仕途不暢,逼得他們往學問上走……”

    ……

    耳邊傳來的像評點歷史。議論經典,講敘道理,往往脫口成章,說出的觀點,就是他程養聽了也眼前恍然一亮。有一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一開始程養還以為講話的是某些類似他們這樣的鴻學大儒,可是目光掃過去仔細一看,要么就是賣豬肉的,要么就是跑堂的,要么就是貨郎,甚至一些挑柴賣薪的也是脫口成章,語義發人深省。

    見識不凡?

    程頤、邵伯溫、楊時等皆沉默,他們當然知道為何這些老百姓一個個都懂得那么多。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程頤微微一嘆,“保叔。我們這里老百姓懂得多,未必是好事呀。”

    “哦?”程養眉一挑,忽然心中一動,“莫非這又是那兩個魔頭的‘功勞’?”

    “可不是么,咦,到了!”程頤停在一間茶樓前,又看向游酢,“定夫,勞煩你了。”“老師,各位稍等。”游酢大步離開。程頤向程養微笑:“保叔。定夫去買書了,我們到上面喝茶等他。”“甚好。”

    很快茶樓里。

    “對了,正叔,伯溫。你們這里武道界最高增力是多少?”程養喝了口茶詢問道,對這個問題他老早就想問。

    多少?

    程頤、邵伯溫對視一眼,微微沉默。

    “怎么?有為難之處,不能說?”程養眉頭微皺,他當然看得出程頤、邵伯溫臉上的不自在。

    “那倒是沒有,只是最高增力太高了。”程頤微嘆。

    “太高?”程養看著程頤。

    程頤吞下一大口茶才沉聲道:“我們如今的武道界增力已經跨入了萬斤時代。”

    “啊?”

    “萬斤?”程養額頭青筋跳起。很快他低聲自語道,“也對,沒有萬斤巨力,怎么可能一動身就是百來丈外,我早該想到,早該想到,可是萬斤……”程養感覺喉嚨都一陣陣發緊,他們那世界不到三千斤,可另一個同樣的世界,只是稍微多了兩個魔頭,就進入萬斤時代。

    “至于最高增力……”程頤聲音有些沙啞,“我們也不是很清楚具體數額,但是這個數是無疑的。”程頤使出一個手勢,那是數字——六!

    “六?”程養眼睛瞪得巨大?

    “你是說一萬六千斤?”

    “不!”程頤搖頭,“是六萬斤!”

    懵了!

    程養完全懵了!

    茶樓中,一片寂靜,程頤、邵伯溫都在思索,今天對程養來說是個巨大的沖擊,可對他們,如果沒有秦仙傲、段海峰,他們也就是另一個程養,不會有太大的變化。

    六萬斤與三千斤的對比,程養是巨大的沖擊,他們何嘗不是心神激蕩。

    許久程養稍微壓下心神:“你說具體數目不清楚,莫非這六萬斤,不是我們洛學,我們執掌天下學問界牛耳的洛學在你們這里沒落,還有更高,更好的學派?”

    “洛學依然是天下第一派。”程頤沉聲,“可是洛學再強,人數再多,資源再廣又如何?孫猴子一個筋斗十萬八千里,還不是翻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

    “孫猴子?”程養一愣。

    “這是秦仙傲連載在報上的《西游記》中的人物,這些不說,我的意思是,道家一尺,魔高一丈,我們洛學再強,可如今魔焰滔天,還是比不過魔頭的門派的。”程頤沉聲。

    程養一下反應過來:“你是說最高增力功法在秦仙傲、段海峰手中?”

    程頤微一點頭:“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我們這個世界與你們那個世界最大的不同就是后輩中出了秦仙傲、段海峰等一些年青人,這些年青人一個個都是大逆不道,專與圣人,老祖宗作對,等一下他的新書將到,你讀了就明白了。”

    “這……”程養感覺大腦一片混亂。

    眾人喝著茶,說著話,沒多久,游酢沖上茶樓:“老師,這書還是剛剛印刷的,可能秦公子也預料到梁宇頂不住了……”他說笑著將書一本本發到眾人手中。

    “和諧天體?”

    程養看著封面漂亮的館閣體大字,眼中閃過驚訝。

    “這種字體,就是秦魔頭的拿手字體,楷書中算是不錯,秦魔頭楷體字我們還能見到。可他的行書,草書就比較少了,一般人是得不到的,不過我……”程頤微笑說著。眼中閃過一絲得意,“我也就上一次向他索要望遠鏡時,后來他發望遠鏡過來,隨手附了一份簡札注釋,這簡札是行書寫的。很有二王筆意。”

    “那一定要見識一下。”程養緩緩翻開手中散發著油墨香的新書,目光落在首頁上的文字上時瞳孔又是一縮。

    “你不用驚奇,這是用了段魔頭的新印刷術,所以這些字比較纖小。”程頤說道。

    “好印刷術,要將字印得如此細小,而又不糊墨,泅墨,真的很不容易。”程養低低感慨,而后仔細讀了起來。

    “我一直認為大道至簡,老天創造這個世界。必然符合……”程養看著前言的第一句話又愣了一下。

    “秦魔頭的文章都是大白話文,他的白話文很是不凡,也能寫出文學美,頗有感染力,甚至文學藝術成就不低于我們正統文言,你以后就知道了。”程頤說道。

    “他寫白話文,是不是文言是他的……”程養詢問道。

    程頤咧嘴一笑,周邊的邵伯溫、楊時等人也露出笑容。

    “保叔,段魔頭如何我不懂,可秦魔頭。是個真正的通才,這種通才到了什么程度,誰也不知道,總之。連喝酒,整個天下也沒人能喝倒他,琴棋詩書畫,雜工百藝,他無一不通,我那里有一幅他親手畫的奔馬圖。”程頤眉飛色舞道。“等下回了府,你看了就知道,他的才學到了什么程度,這文言文,他要用心寫,會寫不好?”

    “連喝酒都是天下第一?”程養搖了搖頭,“這么說來,這個人還真是多才近于妖!”

    “就是如此。”程頤目光快速的讀著前言,忽然呼吸急促走來。

    “失敗,失敗,用完美的圓來計算,我發現完全行不通,因此我不得不放棄了這種方式來計算。”看著前言中這一句話,程頤心頭涌動。

    “幸好,幸好我及時剎步,不然到現在都是空忙……”

    梁宇上書,秦仙傲給他時間后,程頤就試圖找出觀察到的行星數據中的規律,而找規律,也是用圓來算的。

    “正叔,這秦仙傲原來用圓最后是失敗了,當初,我也是用圓,發現工作量太大,最后才放手。”邵伯溫感慨一聲,“如今想來,當時還真是明智的。”

    “勻速的圓的運動是完美的神運動,秦仙傲講究大道至簡,講上天造物,必然有著驚人的美學美,他選擇勻速圓周運動去匹配,這是很正常。”程頤沉聲,“我們當初也是如此想,可從他這前言看,似乎這種‘神靈’的完美運動并不符合行星規律,那么……”

    “是啊,按理說大道至簡完全沒錯,天體運動有著美學的驚人美,也沒錯,可為何?”邵伯溫搖了搖頭。

    程養怪異的看著兩人,大道至簡,美學的驚人美?學問就這么容易做?

    程頤微微一笑:“往下讀不就知道了。”

    “也對,秦仙傲都錯了,我們一時弄錯也正常。”兩人往下讀。

    “雖然極不情愿,可是我還是不得不選擇了使用橢圓,可是大量的計算后,現實再一次讓我絕望,橢圓也是錯的……”讀著書的前言,程頤、邵伯溫、楊時額頭都冒汗,秦仙傲的成功完全沒有他們所想象中那么輕而易舉,唾手可得,反而充滿著大量的失敗。

    “幸好,幸好我們沒在這上面硬撐,不然沒十來年時間,根本就……”一個個既慶幸,又好奇。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沖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