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四章 邁向神仙國的第一步

第四章 邁向神仙國的第一步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很快一封封信文飛向《新青年》、《武林風》,而后下一期的《新青年》。

    “我原本以為這是一本論敘天體的著作,可讀了后,這才發現這是一本對道論及極為全面的書,我們曾對力做過很多研究,如今以沈括的‘沖力’說為世所公認,可是讀了這本書后,看了書中講敘的力學后,才發現,沈括的‘沖力’與之相比,無疑螢蟲與皓月,段海峰、秦顯豪在力學上走得已經太遠了,遠遠把我們甩在了身后……”

    “透過現象看本質最為難得,段海峰的《對話》,通俗易懂的文詞下,詼諧有趣的話語下隱藏的是深入骨髓的天地大道……”

    “做學問如潛水,最難得的是進入深水區,以往進入深水區的,有秦仙傲的《倫理學原理》、《資本論》,也有段海峰的《物種起源》,劉琴的《天體運行論》也算是進入了深水區,可是這本《對話》無疑在劉琴的深度更往下潛了不知多少,這才是段海峰、秦顯豪真正強大的……”

    “秦仙傲雜文中有一句很有名的話,叫做‘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去!’,段海峰沉默了這么多年,如今看來,他不是那種在沉默中死亡的人……”

    一篇篇文章贊譽如潮,更多的是針對書中具體問題進行討論。

    萍鄉縣外一處大宅院,人群往來,此刻其中一處走廊。

    “上次會議,工業上的事,你也不要急。”秦朝微笑說道,“科學上的事,講究的是一步一個腳印,搞大躍·進是行不通的,人手。我會讓他們盡量給你們安排,資金上更是盡最大保證。”

    “小朝你這么說,我就放心了。”秦盛剛微笑著,“今天鐵路通車。如果成功,這煉好鋼的事就好辦多了。”

    “嗯,我們嶺南這邊好的煤礦不多,也就這萍鄉的煤暫時看來是合格了,只是這萍鄉還是僻了點……”

    這時——

    “轟隆轟隆!”驚天動地的聲音響起。

    “各位。火車各處都沒問題,可以正式試車了,小朝人呢?”聲音響起。

    “走!”

    “看來就等我們了!”秦朝、秦盛剛連飛奔而出,很快兩人出現在莊園外。

    “就等你們了!”

    “盛朝,快上來!”只見莊園外左邊兩條鐵軌,一直延伸到極遠處,此時鐵軌上一架巨大的機器轟隆隆冒著白煙,這機器后面長長的拖廂上,秦雨、秦凝、阿碧、阿朱、秦龍、秦虎……一個個都極度興奮。

    “呼!”

    秦朝竄上拖廂。

    “老大,這東西真的能動?”

    “夫君。我們可是千里迢迢趕來的,可千萬別讓我們失望呀。”一個個興奮的說著,秦朝也很興奮,甚至手心有一絲緊張。

    “嗯?”秦朝看向后面,這一次試車,來的人除了秦雨、郭媛媛等秦朝家人,太極社老成員外,剩下的就是來自原本的大宋各地,如今在秦朝手下做事的各級官吏,以及秦剛、秦羽等科技工作者手下學員及工匠。

    此刻這些人一個個沉默。

    “怎么。害怕出事?”秦朝直接走到一老者身前。

    “主席,這個東西真的只是一坨鐵外加一些煤和水?”黃世才低聲說道,一個個都看著秦朝,火車的項目。他們這些內部人員誰不知道,可是真的出現在面前,一個個依然有些恍惚。

    秦朝微微一笑:“你們都是抱著與我實現神仙國而來,神仙國中的科技上天下海無所不能,我們若是不能將一塊死鐵讓它自己動起來,這一點都做不到。也別談其他了。”

    “也對!”黃世才沉聲,“科技這東西我是不懂的,不過盛剛同志他們說能夠,主席你也說能夠,或許真能。”

    “放心,就算這一次出意外,車動不了,下一次,下下一次,也一定能夠!”秦朝沉聲,又走向工匠及學徒處。

    “李倫先生,可還習慣?”

    “哎呦,秦主席,我就是一個賤匠,您千萬別叫我先生。”個子矮矮墩墩的黑臉中年漢子連激動說道,“秦主席,您居然認得我?”

    “七天前把您給綁來這里,可是我親自簽的文件,豈能不認識?”秦朝咧嘴一笑,這些年秦朝為了‘科技’,除了讓秦剛、秦羽、秦則等幼時發小做實驗,做項目外,也從各地綁架一些能工巧匠,這李倫就是新近發現的大宋優秀工匠,剛被秦朝綁來沒幾天,這一次火車初試就將他叫來一起體驗。

    “李倫先生,把您強行弄到這嶺南來,我向您陪個不是。”秦朝拱手道。

    “哎唷,您千萬別這么說。”李倫雙膝一軟就要跪下,他可不敢受秦朝的大禮,可是剛要跪便感覺跪不下去。

    “李先生這禮受得,對了,你怎么看這火車?”

    李倫只得站著,憨笑一聲:“鐵用力來發動,聽起來不可思議,但秦主席認為能,說不定就能!”

    “是么?”秦朝笑了笑,轉身走向前面。

    “這李倫嘴里說相信能動,眼神卻是完全不信,看來他把我看成大忽悠了。”秦朝心中搖頭,這時,“好了,我要開動了!”聲音響起,而后整個‘火車’猛的沖了出去。

    “啊!”

    很多人往后倒去,火車突然開動,會讓人往后倒,很多人都坐過船和馬車,倒也不是不知道這回事,只是根本沒想過火車真的能動。

    一個個站穩,立時發現。

    “真的……真的動了!”

    “看,樹木在往后走!”

    “這速度還在加快?這都趕得上馬車了吧,載了這么多人,居然還能跑得這么快?”一個個瞪著眼,看著兩旁飛退樹木,直到半天后,才有些人興奮的歡呼起來。

    “好!好!”中間‘拖廂’,黃世才低低自語。眼眶中涌起淚花,這一節車廂很多人這一刻也都是眼含淚花,他們大都是倒皇中過于活躍,倒皇結束后自感無法在大宋立足。這才背井離鄉跑到嶺南這原本流放罪犯的地方來的。

    一個個是沒辦法,必須依靠秦朝才能活得更好,內心雖然也極度崇拜秦仙傲,可對秦朝某些強行要求做的政策也有些微詞,對秦朝經常不理‘朝政’。不務正業,也頗為有氣。

    “神仙國!”

    “秦主席著寫《神仙國游記》,寫《新華黨宣言》,寫《資本論》,里面講到的科學技術,原來真的不是無稽之談。”

    “看著這火車,這一輩子把命賣給秦主席也值得了!”

    一個個心中激動——或許我們真的在創造一個盛世,一個千古未有,開創紀元的盛世,或許我們真在走向通往神仙國的大道!

    最后一節車廂。李倫瞪著眼銅鈴一般。

    “這塊死鐵,真的就用那些火給催動了?”李倫可不是普通工匠,他原本是大宋軍器監的優秀工匠,古代四大發明,有三個在宋朝出現,大宋的技術在歷朝歷代都是極出名的,其影響對歐洲科技的發展起了極重要的作用,李倫做為軍器監的優生,什么不懂。

    “聽他們說是根據水燒開了,會冒氣的原理。制作了這一架鐵車,這簡直……”

    李倫腦袋一片空白,只是死死看著兩旁飛速退后的樹,直到整個火車開進了一處礦場。緩緩停了下來,李倫才感覺腦袋稍微清醒了一些,從火車上下來,跟著眾人行尸走肉般進入礦場。

    “這是什么?”

    李倫眼睛再次瞪大,整個礦場一個個房內轟隆聲音不斷,一個個礦洞內伸出一條條履帶。這些履帶正快速移動著,上面堆著一堆堆煤礦。

    “李師父,挖運煤,尤其是從礦井中將煤運出可是個極耗體力的活兒。”旁邊老工匠笑嘻嘻說道,“早先我們大家也都是老方法挖送煤,后來科技所的人便送來了蒸汽車,如今都是用機器。”

    “蒸汽機?也是火車的發動機?這東西還能用來運煤?”李倫深吸一口氣,忽然想到一件事,“你是說這蒸汽機有很多?”

    “這有什么不對?”旁邊幾個年輕工匠怪異的看著李倫。

    “沒什么不對?”李倫幾乎吼了起來。

    “就比如一把菜刀,最簡單的菜刀,你能每一把都打成一個模樣?這些蒸汽機你別以為我不知道,越是這樣巧奪天工的,做起來就越是麻煩,每一個部件的尺寸都有極精度的要求……”李倫滔滔不絕,一些年輕工匠一開始頗不以為然,可聽著聽著,仔細一思索李倫的話,也感覺不對了。

    “哼!”猛的一聲冷哼響起,只見一個老年工匠淡然走了過來。

    “商老先生!”一個個年輕工匠連恭敬叫道。商遷冷冷掃了眾年輕工匠一眼:“李倫先生講的沒錯,看得出他是有真才實學的,沒錯,出現多臺蒸汽機,而且臺臺都性能相差無幾,正常情況是不可能,那是因為是完全用手工去制作。”

    李倫一愣:“商老先生,做匠藝,不都是用手工,不用手工,還能用什么?”

    “工具,機器!”商遷淡淡吐出四個字,瞟了眾人一眼,“規范化,標準化,機器化,理論化,科學化才是真正的大國利匠!”

    “工具,機器,標準,規范?理論科學?”李倫眼神茫然。

    “李倫先生,你也別多想,今后跟著我,我帶你多看看,多走走,自然你會明白的。”商遷沉聲道,“只是你懂得越多,就越危險,越離不開這嶺南,你懂意思么?”

    “越危險,離不開嶺南?”李倫眉頭皺著,忽然一顫,“你是說,保密?”

    “沒錯,用生命來保密,這便是我們的規矩,越是高科技,越是如此,一旦你真進入這一行,就失去了很多自由,你真的愿意加入么?”

    “失去自由?”李倫長吸一口氣,眼中光芒越來越盛,“我李倫做了一輩子工匠,自以為技術精湛,現在才知道原來一直在玩過家家,如今能夠見識真正的工匠至高技藝,我死而無憾,何論其他?”

    “好!”商遷臉上終于露出笑容。

    潭州清風莊園院子中。

    “盛朝,這次火車試車,一切完美,這鐵路技術,大體是成熟了。”郭媛媛心情很好,秦雨、秦雪、秦凝、抱著娃娃的阿朱心情也格外不錯,秦朝的事很少瞞她們,她們自然明白,火車技術的完善,剩下的就只有建鐵路和造火車。

    “十年,十年之內整個嶺南都通上火車,倒時……嗯?”

    “公子!”阿碧小跑著沖進屋,“上次發行的《對話》一書,反響激烈,很多人在報上發言,說是想看到你對這書的評論。”阿碧揚了揚手中的電報稿,而后往秦朝身前一扔,走到阿朱身邊,一把抱過阿朱懷中嬰孩:“小囡兒,來,向碧姨笑一個!”

    “盛朝的評論?”眾女一個個笑了起來。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這次起-點515粉絲節的作家榮耀堂和作品總選舉,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絲節還有些紅包禮包的,領一領,把訂閱繼續下去!】(未完待續。)xh.73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