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三章 大俗大雅

第三章 大俗大雅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紅梅書院后閣樓中,翁白靈笑得眼睛瞇起:“師父,你什么時候與秦公子討論了世界體系?”“你這小妮子!”劉琴目光從書名上離開,臉上浮起莫名神色,“姓秦的那小子胡來也罷,連段公子居然也跟著他學壞,不過他這題目取得不恰當,秦仙傲的天文思想雖然與《天體運行論》有一些區別,可是大體是一致的,如果把秦仙傲換成程頤、司馬空或者其他人就合適了。”

    “嗯。”翁白靈點頭,“不過程頤、司馬光他們思想老舊,與段海峰還有你那壞人格格不入,平日里理念爭論也罷,倘若寫入書中未免太過于狠毒刻薄。”

    劉琴微一點頭,好奇的翻開書。

    “望遠鏡的使用,尤其是隨著玻璃的制作成熟,光學知識的飛速發展,推動著我們對宇宙的認識不斷提高,而自望遠鏡……”劉琴迅速掃過前言,直接翻到正文。

    “二月十八日,是為觀世音菩薩生誕,秦仙傲與劉琴會于明州普陀山為‘觀音’賀壽,九日后,司馬光、程頤、蘇軾、王安石共計四十九人會于紫竹林中,與秦仙傲論及……”一開始寫的是劉琴與秦仙傲見面的地點。

    “師父,你不是說上一次大家都忙于爭吵,秦仙傲偷偷溜走了么?”翁白靈笑著詢問。

    劉琴嘴角露出笑:“這段海峰、秦顯豪兩個混蛋,也不知從哪聽到那天爭論的事,胡編亂造的寫入書中,好像煞有其事似的,嗯……”劉琴看著正文眼睛瞪大。

    “第一天!”

    這是第一卷讓人無語的標題,而后一行:

    “主要發言人:秦仙傲、劉琴,其他次要發言人:程頤、王安石、司馬光、蘇軾及紫竹林中眾人。”

    而后正文——

    “劉琴道:秦公子,昨天我和你說好了一起優游山水。于桃花中談牽牛論織女,為何你放了我的鴿子?如果不是和你約好了,我本來是要與程正叔、王介甫、司馬君實談論天體運行之道的。”

    劉琴嘴角抽了一下,臉都有些黑了。翁白靈踮著腳看到這一句。眼神也格外怪異,劉琴和她們幾個弟子之間雖然打笑無忌,可在外人面前說不出的凜然和莊重,絕不可能說出‘放了我鴿子’這種輕浮帶著痞氣的話。

    “這一定是秦顯豪那混蛋的主意。”劉琴咬牙切齒,腦中仿佛又浮現九嶷山第一次見秦朝時。秦朝裝傻充愣調戲她的場面。劉琴搖了搖頭,拋云腦海回憶,往下讀去,再次瞪眼,文中——

    “秦仙傲道:這個萬萬不能怪我,你寫給我的便條干脆點寫要談論天體運行便好,寫什么詩詞,就算寫詩詞,你來一首打油詩也罷,寫得那么意境悠美。像情詩一樣做甚,情詩也罷,你寫到‘牽牛織女’做甚,這不被我妻子給看到了,她是個醋壇子,以為我和你是人約黃昏后,月上柳梢頭做見不得人的事,我已經向她解釋,可她這人……”

    “劉琴道:好了,你別跟我開這種無聊玩笑。你知道我是約你談論自然之道,你知道我寫的《天體運行論》中講到大地是一個球……”

    ……

    后世伽俐略《對話》原書就是用對話來推動的,伽俐略寫《對話》原文時,不僅僅是用來給正統的科學家們看。也是給普通老百姓讀的,因此這本書在論證及討論的天體體系上是力求簡潔有力,選擇一些極有代表性的通俗易懂的去說。

    除了論證上面刪繁就簡,通俗易懂外,文詞上面,特別是對話的語句上面也十分詼諧幽默有趣。因而《對話》一書刊登于世后,不僅是一本科學讀物,更是通俗讀物,在人類文化史上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此刻秦朝寫的《對話》雖然人物,甚至一些地方說的話等等都與原著不同,可是特性完全保留了原著的風格,因此讀來很容易進入狀態。

    劉琴臉上不時露出笑容,眼神卻越來越凝重。

    院中藤椅上老人讀著手中的《對話》,一開始不時哈哈而笑,漸漸的這笑聲就稀少了。

    “天地之間沒有本質的區別。”程頤偶爾目光凝固,陷入沉思,許久才繼續看,而后又陷入沉思,如此不斷反復,眼中時而露出有所得的精光,時而又是迷茫,時而又是搖頭。

    書房中司馬光沉著臉,時而讀,時而背手室內渡圈子,王安石、蘇軾、趙挺之……一個個讀著這一本《對話》,一開始都是笑容滿面,可很快一個個笑容都消失了。

    紅梅書院閣樓中劉琴放下手中書。

    “他這本書,從總體上看是為了那本《天體運行論》做更深層次的辯護,大體上似乎沒有新內容,可細節上卻深入得……”劉琴低嘆。

    翁白靈臉上笑容也消失了,微微點頭:“世界體系本就是一個極龐大的東西,就是因為太龐大了,里面未知因素太多了,日心說才不為人所承認,《天體運行論》已經論證得夠好了,可是爭議依然極大,現在有了這本《對話》,怕是會……”

    “怕是會讓地動說得到更多的人承認。”劉琴低低自語。

    “秦仙傲經常講,人最怕的就是認真。”程頤閉目躺在藤椅上,“這本段海峰和秦顯豪合著的《對話》,就是在《天體運行論》上不斷往里挖,天文這口井如果說《天體運行論》挖了一千米深,那這本一出,就是挖了二千米,三千米,真正挖到骨子了,幸好靈魂沒挖到,不然……”

    “靈魂是不可能挖到的,沒人能真正挖到靈魂,不然我們這些凡人就太可怕了。”楊時低聲接口道。

    “是啊,按秦仙傲的說法,觸摸到靈魂就能根據理論,推測出我們所觀察不到的現象。能夠用數據未卜先知。”游酢也感慨。

    程頤閉目沉默,真的無法觸摸到靈魂?

    “十年前,武道界還是個小孩,轉眼太極社功法已有六萬斤巨力。靈魂?為何我總感覺這本《對話》似乎已經觸及了靈魂?”

    書房中司馬光已經放下了手中的《對話》一說,手指有規律的敲著桌面,眼神不時閃著光。

    “父親,這本書很不錯,讀起來一氣呵成。”司馬康一旁也放下書。感慨說道,“不說里面的內容,就說書本身,看得出段海峰是在與秦仙傲爭!”

    “段海峰才學向來就不亞于秦仙傲,秦仙傲大俗大雅,能寫出三國這樣的小說,也能寫出《倫理學原理》這樣艱深晦澀的理論書籍,段海峰平日里只是在長生訣上名揚天下,俗的像小說、詩歌、文學、故事,他向不擅長。這一次這本書。”司馬光瞟了司馬康一眼,“他用這樣的筆調描寫高深的天文學,當真做到了大俗大雅,這確實是向秦仙傲發出挑戰。”

    “嗯,這本書市井小民也能讀懂,也能讀得津津有味。”司馬康說著很有些感慨,“這些人呀,用白話寫也罷,居然還……”

    “段海峰、秦顯豪、秦仙傲是一路的,都是新`文化運`動的鐵桿支持者。反對文言,倡導簡明易懂的白話。我們精煉詞句,細心雕琢,將原本簡單的文學、歷史寫得普通人讀不懂。后世人要翻譯,他們卻將本來普通人讀不懂的科學道理講得老幼皆宜。”司馬光低沉著聲音。

    司馬康臉色也變得凝重。

    如果沒有他們的文章,沒有各種文言寫法的詩詞散文書信,甚至《資治通鑒》,段海峰、秦仙傲寫的文章,這部《對話》的文體似乎沒什么。可一對比,強烈的反差,完全就是兩個極端。

    “普通人都能讀得津津有味又有什么用?”司馬康低笑起來,“這武道界,這個天下終究還是要靠精英的,只有我們才會去研究其中的道理,普通人也就當故事讀讀,茶余飯后尋個開心罷了,他們這是媚眼拋給瞎子看。”

    “是么?”司馬光垂下眼皮,“一直以來,我都以為我們是對的,可秦仙傲、段海峰當世人杰,他們的想法……”

    司馬康笑了起來:“他們也不是神,就像您在普通百姓眼中不也什么都是對的,可是您不也時而犯糊涂?”

    “誰對誰錯,讓歷史去見證,倒是這本書,里面對話的人物,話語詼諧,連我在里面說的話……”司馬光一想到自己在書中擔任的角色,插嘴時說的話,嘴角便不時抽搐。

    “段海峰、秦顯豪把您弄成了小丑,不過也不止您在里說一些莫名其妙的玩笑話,其他人也一樣。”司馬康笑了起來,“最可憐的是秦仙傲在里面完全成了迂腐,腦子簡單,思想又守舊的莽漢。”

    “他這里面對話詼諧,甚至白癡笑話不時出現,可是自然科學上的道理講敘卻是深,深到骨子靈魂,淺,也能淺得了,這是一本要用十年時間來研究的書。”司馬光沉聲。

    “十年?”

    司馬康瞪眼,“父親,他們研究這個才幾年?也就三五年吧,三五年的研究,隨手寫的書,我們要用十年研究?”

    “你仔細多讀幾遍,仔細看看其中講的各種自然科學。”司馬光沉凝的聲音,“我說十年,還是說少了的,這里面有些東西如果研究透了,拿來合長生訣,數十萬分未必摘不了。”

    “數十萬分?”司馬康倒吸一口氣。

    “我是說,如果是正確的,研究透了,數十萬分必有。”司馬光道。

    “可這也……”司馬康興趣一下來了,連再次翻開書讀了起來。

    司馬光走到院中,看著天空也陷入沉思,畢竟《對話》一文,文看起來簡單,可內涵之深博,每一個問題都夠他們這些學問家們大量研究的。

    “難怪!”王安石低嘆著,“難怪段海峰一看到秦仙傲內人郭氏摘了十二萬分天文上的長生果,就急了,好一本《對話》,這書若早幾年出來,我就不會在光學上與司馬君實死磕,只會研究這里面的。”

    “我懂了,段海峰、秦顯豪為何一直都在研究,直到秦仙傲夫人摘了果才拋出書。”呂公著搖頭撫摸著書本,“這本書內容深著,書中講透的很可怕,可更應該研究的也太多了。”

    ……

    哥白尼的《天體運行論》是天文學上的一次革命,可是這個革命并未勝利,歷史上是伽俐的《對話》一出,才為哥白尼的學說找到了確鑿的證據,才讓這場革命慢慢走向勝利。

    也因此《對話》引起了當時的教會極大恐懼,甚至對伽俐略進行了審判,包括終身監禁,禁止書籍出版流行等等一系列的措施。

    《對話》很強大,也必須得強大,要為哥白尼的學說找到讓人信服的證據,需要的科學含量是十分巨大而且重要的,伽俐略《對話》中提到的很多科學觀點,對自然科學,尤其是經典力學的發展產生了重大的影響。

    《對話》一書用數學及科學實驗方法證實了哥白尼的學說,而且相比于知識,他的方法論價值和影響更高——用實驗方法與數學方結合,這也成了后世人類的通常研究方法。

    程頤、劉琴、司馬光、王安石、呂公著、蘇軾……一個個大佬讀了一遍后陷入深思,而后再次讀,再次思索……

    至于書中將他們寫成了小丑,反而沒一個在意。

    對普通百姓來說,這是一本很有趣科普讀物,對趣味性的關注遠大于其中的科學道理,可對他們來說,書中的‘道’散發著萬丈光芒,早已經掩蓋了其他一切。

    程頤、司馬光等瘋狂的鉆研這本書,同時一個個武道界學問家,甚至修煉武技的也深深的被這本《對話》給震憾住了。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這次起-點515粉絲節的作家榮耀堂和作品總選舉,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絲節還有些紅包禮包的,領一領,把訂閱繼續下去!】(未完待續。)xh.73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