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踏破虛空而來

正文 第五十八章 踏破虛空而來

    “我承認!”鳳后幽幽道,“少室山上貧僧確實魅惑諸位,可這卻不能怪貧僧。”

    王安石氣極而笑:“不能怪你,莫不是還怪我們自己不成?”

    “或許也不能怪你們。”鳳后幽幽道,“貧僧這乃是天生魅惑,就如一個女子長得漂亮,別人動了淫心,難道還怪女子不該長得美貌?”

    “天生魅惑?”

    王安石、司馬光、程頤……一個個皺眉。

    “魅惑之事且不說,你自稱受天尊指使,下凡普渡世人,以菩薩自居,又如何算?”王安石喝道。

    “爾等皆認貧僧為天神下凡,我又如之奈何?”鳳后低嘆,“天生魅惑,魅惑的是爾等心中魔障,心中有菩薩者,看我是菩薩,心中有魔者,看我是魔頭,心中有仙者,看我是仙姑,當時之情景,我起始并未自稱天神,也未稱菩薩,是爾等一個個跪下拜我,跪拜之人多了,我若否認,你們也是聰慧睿達之士,應該知道后果如何!”

    一個個臉黑如墨。

    先天高手,就算是蠢笨之人,記憶力也是極佳的,這時一個個回想,確實當時,這女子出現后,并未自稱菩薩仙神之類的。

    是少林打掃塔林的僧人第一個下跪,稱她為菩薩,而后像推翻多米諾骨牌一樣,一個個接著認她為菩薩。

    而后她才自稱天尊指使下凡而來。

    “這些跪拜我的人,都是名震天下的一方高手,有頭有臉,倘若我否認,他們得知跪拜的只是一個普通凡人,惱羞成怒之下,會做出什么?”鳳后幽幽嘆息,“無可奈何之下,我只能將錯就錯。各位將心比心,捫心自問。換作你們處于當時情景之下,若想保命,會否做出與我同樣的舉動?”

    程頤、司馬光、王安石……一個個都頭痛起來,這女子這么一說。好像從頭到尾她是一點錯都沒有,若她沒錯,那他們這些人豈不是……

    “別聽她胡說八道,這等妖女,人人得而誅之!”吼聲響起。

    “沒錯。妖女該殺!”

    “任妖女巧言如簧,也是該殺!”

    “秦公子,無需跟她廢話,直接一刀殺了就是,這天下哪里有那么多公平?哪里有那么多理來說,若說公平,若說理,天下有屈無處訴的人多著呢!”

    整個武道界,這里面既有良善之人,也有心中戾氣縱橫的。只是以往懾于鳳后是菩薩下凡,壓抑了心中的戾氣和兇狠,今天一系列變故,到了現在,不少人都清醒過來,自己上當了,因此一個個,特別魔門中都惱羞成怒。

    “放屁!”

    “菩薩哪里是妖女?”

    “該殺,哪里該殺?”也有一些依然沉迷于鳳后魅惑之中,或者即便知道了鳳后真身份。也不愿醒來的人也吼叫起來。

    “從情理上看來,你這女子,確實沒有什么大錯。”王安石沉聲開口,“可從法理上看。你的錯是明明白白的,這些我們且放一旁,我現在想知道,少室山上你出現時那一幕是怎么回事?你又是何方人氏?”

    “沒錯,你出現前,有天地指引天下先天前往少室山。你出現時,又有佛光映照天下,這種事以前見所未見,這是怎么回事?”

    “快說!這里又是何妖法?”一個個連吼叫,所有先天高手,特別是像司馬光、王安石、程頤、秦朝等人最想明白的就是這個問題。

    “這個……”鳳后素唇微啟,低嘆一聲,“為何會那樣,貧僧也是不知,甚至很詫異。”

    “你也不知道?”

    一個個懵然,醒過來后臉色脹紅,甚至有一些怒火上竄。

    “各位,她的話應該還沒說完。”秦朝眉頭一挑,雙目直視著鳳后,“菩薩,那一次是怎么回事,我不相信你真不知道,就算不知,你是如何走到那一步的,總不能也不知道?還是前前后后,原原本本的說出來吧!”

    “貧僧確實有一些想法。”鳳后幽幽道,“貧僧也很愿意向各位說起,只是希望各位看在貧僧也是身不由己的份上,事后寬恕貧僧一些過錯。”

    “哼!”

    “妖女快快說來,別討價還價找打!”

    “妖女找死,你不說,我們也能找到答案,反正這事也發生過數次!“一個個喝叫道。

    “妖女,這種事,你拿來討價還不夠。”王安石沉聲喝道,“不過你放心,事后我們會給你一個公道的處置。”

    “妖女,有些事總要人來擔責任的,你別抱太大希望。”司馬光沉聲。

    鳳后看向秦朝,秦朝眉微一皺,低聲一嘆:“放心,我不會特意針對你。”

    “有秦公子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鳳后吐詞開口,四周立時安靜。

    “先天武者的境界,最高為破碎虛空,大家是知道的。”鳳后幽幽說道,“凡是境界達到破碎虛空大圓滿者,境界便再也無法晉升,因此唯有破碎虛空踏出那一步才有一絲生機,這事也是天下共識。”

    “而貧僧正是在踏出那一步后,才有了三年前少室山之異像。”

    踏出那一步之后是這樣?

    自古以來,武道界人人都以破碎虛空為最高目標,可是破碎虛空之后,人到了哪里,是死是活,從來無人知道,因為凡是踏出了那一步的都再也沒有出現過。

    因此武道界對破碎虛空之后都是很好奇,甚至探討了千萬年的。

    如今鳳后說是自己是踏出那一步然后就有了少室山異像,一個個看著鳳后。

    “不對!”秦朝聲音響起,“你那一次少室山上異像,為自古至今第一次,為何以前沒有?而你踏出那一步之前姓甚名誰?是何方高手,名號又是什么?武道界不可能沒人聽過,為何無人認出你?”

    “沒錯!原因何在?”

    “古今踏出那一步者不知凡幾,那些人都去了哪里?”一個個也詢問。

    “我在踏出那一步之前所處的武林,并未有諸位任何一個。”鳳后幽幽說道,“少室山之后,我也曾翻遍資料。這里的一切,都是我以前從未見過的,包括這大宋,這大宋周圍所有能夠找得出名字的國家。名人,歷史!就像我來到了一個新的世界一樣!”

    “來到了新的世界?”

    一個個瞪著眼陷入思索。

    秦朝心中也翻起了大浪:“沒錯,和我想的一樣,她果然不是這里的人!”秦朝壓下心頭的巨浪。

    “這么說,要么。你踏出那一步之前處于這大地某一個離我們大宋極遙遠的國家民族。”秦朝沉聲,“要么,就是……你完全來自一個新的世界,至少我們所處的這個地球上,并不是你原本所呆的地方。”秦朝這話一出。

    王安石、司馬光、程頤……一個個眼睛亮了。

    “是了,只有這個可能,可是異兆出現的人,除了菩薩外,還有四大羅漢,都是以前從未聽聞過名號的人。秦公子,你認為是哪一種?”程頤連聲道。

    “我偏向于認為是第二種。”秦朝眉一挑,“她來自非我地球的另一片天地!”

    仿佛一顆巨石扔進平靜的湖面,一個個瞪大了眼睛,來自另一片天地?不是我們這片世界?

    寂靜!

    一個個消化著這個消息,片刻后

    “妖女,我想你應該知道得更多。”王安石喝叫道,“我希望你誠實告之,是不是來自另一片天?”

    一個個看著鳳后。

    鳳后微一沉默,幽幽道:“秦公子所言。也正是我所想,我所處之世界,也有武道界,也有長生訣。不過不叫做‘長生訣’,或許你們可以叫他‘神仙訣’,這‘神仙訣’與你們的長生訣七幅圖并不相同,而且只有五幅,可是我所處的武道界,也要合神仙訣。一旦有摘了前人所未摘過的神仙果的,也會有天地異象。”

    “啊!”

    “這么說,真可能是另一個世界的人!”

    “佛家觀點之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天外有天’,有三千大千世界,這些說法我一直以為是無稽之談,現在證明非虛!”

    ……

    嗡嗡聲四起,王安石、司馬光、程頤也對視著,眼中都是震憾。

    “妖女,我想知道……”王安石聲音溫和很多,“你們那個世界,神仙果進展如何?那個世界的學問界都有哪些門派,可有釋道儒?”

    “仁義道德亦是我那世界之主流。”鳳后幽幽說道,“大善大惡,我之世界與你們這里并無太大異同,諸子百家的觀點于我那世界亦是有。”微一沉默,鳳后看向秦朝,“神仙果的進展,如果你們這里沒有秦仙傲,還是處于十年前,我可以說,你們這里不如我們那里。”

    “不如?”

    很多人眉頭皺起,眼露不服氣。

    王安石、司馬光、程頤等做學問的也是眼中閃過一絲不服,而后眼睛都亮了起來,畢竟和純修武技的人相比,做學問的最講究見識和閱歷,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思想的沖擊往往能夠刺激靈感的火花。而來自另一個世界的龐大學說體系,而且是發展到與他們相似程度成熟的學說體系,另一個世界的長生果,絕對可以大大刺激他們現在的學說體系。

    “這個女人是個寶!”

    “這女人就算不是做學問的,可也絕對是個聰明人,應該對那個世界的學問有不少了解!”

    “這女人腦袋瓜子里的另一片天的學問,這可是不得了,真要殺了她?”

    “這女子本身也是身不由己,如果她識趣,我們倒是可以保她一條命!”

    ……

    幾個各派大佬眼神交流著,心中都暗暗下了決定。

    鳳后幽幽說道:“所以兩個世界的學問相比,是各有千秋!或許,我踏出那一步后,這么些年,我們那里也出了一個秦仙傲,神仙果的進展壓下了你們這里也說不定!”h:14724773手機用戶請訪問m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