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二十六章 我都不信

第二十六章 我都不信

    “知道么,秦仙傲可能又撒謊了!”

    “《武林風》上說得很有道理,一直以來微粒說合長生訣就沒有一絲破綻可尋,怎么突然就宣布找到靈感,就算找到了,你要突破也得耗時良久吧,偏偏……”

    “主要是沒人看見,他在苦寒之地西夏摘果,有幾個先天會去,沒人去,沒人見證,讓大家相信這事……”

    武道界一時之間熟人見面,往往沒聊幾句便扯到了微粒說摘果之真假,畢竟去西夏的先天武者,因為等了二個月沒等到異象,都離開了,而剩下幾個西夏本地的先天高手說的話,可信度能有多高?

    再加上微粒說本身就無法證明光的一些現象,摘果又出現這樣那樣的奇事。

    當然最重要的是有一些人在推波助瀾。

    “微粒說之果,會是什么樣?誰知道,就算分數再低,總不會比程頤的壓強低吧?程頤圧強第一次摘果就有九千多分,若是逼得秦仙傲把果實拱手讓出……”

    “微粒說可不是尋常的自然科學,摘果又這么麻煩,不可能分數比羅從彥摘的壓強說低,秦仙傲不拿出來就算了,若是受不得激,一氣之下,把成果拋出來,哈哈,大家就爽了!”

    如果只是像羅從彥給程頤的《萬物有質》摘果那樣,從立項,到道問集,到最終成功加起來不過四十天,那大家根本不用耍什么陰謀,羅從彥四十天就摘定,各門各派若想得到這成果,只要門下弟子認真一點,就算運氣差,也一定能摘得這果實的。

    可微粒說,連太極社的老成員都要一兩年時間才找到突破口,這種果實有多難摘,不言而喻,誰都沒把握短時間內自己門下能摘成。

    儒家聯盟可以不在乎。反正儒家門下弟子甚多,可其他一些門派,勢力比太極社強,也強得有限。哪里敢把有限的時間浪費在麻煩的事情上。

    下一期《武林風》,質疑微粒說摘果者不減反增,而后再一期依然如此,這時即便是儒家弟子們,也一個個有些急了。

    嵩陽書院三賢殿中。一個個三代核心弟子齊聚。

    “大師兄,你召我們是?”

    “《武林風》上質疑微粒說的文章大家都看了吧,微粒說能不能摘成,秦仙傲倒底有沒有撒謊,我昨天去見了師祖。”陳瓘沉聲,“師祖的意思是,秦仙傲絕無可能撒謊,所以他要求我們給秦仙傲一個清白!”

    “給秦仙傲清白?”一個個臉色難看。

    “大師兄,這不是強人所難么?太極社的高人都用了近二年,才找到靈感。我們……”

    “大師兄,依我看,還是讓師祖去找秦仙傲,找段海峰,或買或交易,總之將微粒說的成果給買回來,這樣多好?”

    “合長生訣不僅要能力,更要運氣,微粒說一看就不平凡,更是如此。張鵬陽興許成功,可這成功是天大的機運,老天把這機運給了他,就不太可能給我們了。我們怎么可能合成?”一個個嚷道。

    “哼!”陳瓘臉一沉,“別以為我不明白,你們是懷疑張鵬陽摘果根本就沒有成功,秦仙傲又發布假消息了。”

    四周微微一靜,前面微胖的中年書生笑了起來:“大師兄既然看穿了,我們也明人不說暗話。沒錯,我們是懷疑,可是這能怪我們么?大家先前也是為了摘微粒說的果子費盡心力的,可是一直徒勞無功。”

    “我們以前做不成,現在照樣!”

    “而且讓師祖找秦仙傲交易,我們并不虧,若是秦仙傲不肯交易,那么他這次的摘果成功本身就是假的。”一個個理直氣壯說道。

    陳瓘臉色更加難看:“買,我自然會向師祖轉達的,可是師祖的成果,我們做弟子的合不成,反而要向太極社購買,這是恥辱,你們不覺得害臊么!”

    “師兄,若是微粒說真的能摘果,我們自然是錯了,可假如是虛假的呢?”微胖中年人沉聲,“如果秦仙傲撒了一個謊,我們卻傻子一樣的去摘果,那同樣是恥辱,這恥辱比我們找太極社購買成果更甚。”

    “大師兄,雖然你的話也有些道理,可是我們的恥辱還不多么?”

    “神書是恥辱,地球說依然敗給了秦仙傲,《物種起源》至今壓得我們透不過氣,你以為我們儒家面子還很光亮?”

    “大師兄,在秦仙傲、段海峰面前丟面子,不算恥辱。”

    一個個說道。

    陳瓘眉頭皺起,眾人說得確實在理,他們儒家如果這一次被秦仙傲的虛假謊言給騙了,丟臉更大。

    “也罷,我會再跟師祖商議,不過大家也抽出一半精力,試試微粒說能不能摘果!”陳瓘大步離開三賢殿。

    波濤滾滾,湘江上一葉扁舟如箭飛行,很快落于岸旁。

    “惜蘭,你真的要離開?”

    “鵬陽,師門相召,不得不走呀,對了,鵬陽,微粒說你真的摘果成功了?這分數是多少,難道真的有七萬分?”

    秦龍眉一聳,隨即笑道:“惜蘭,我敢對天發誓,絕沒有騙你。”

    “我當然相信你。”顏惜蘭嫣然一笑,只是眼神有些怪異,“好啦,鵬陽,咱們后會有期!”顏惜蘭輕盈飄離遠去,秦龍目光癡迷,直到顏惜蘭消失許久,才收回目光,大步往清風莊園而去,“嗯?”秦龍看向一旁。

    一棵歪脖子桃樹下,兩個老者正對弈。

    “唷,是摘得微粒說的高人張公子回來了!”

    “張公子,恭喜恭喜呀,微粒說可是已經被判了死刑的,你居然能夠合成功,這還真是奇跡,張公子,就此一事,你在青史上就得記上大大一筆!”

    兩個老者連笑說道。

    秦龍臉色有些難看,這兩個老者看似在恭喜他秦龍,可是秦龍何其敏感,豈會聽不出來?

    “錢先生,鄭先生,我張鵬陽摘果,人不信,老天卻是看到的,你們說話陰陽怪氣做甚?”

    “哈哈哈!”東邊黑衣老者哈哈大笑起來,“秦公子,你太敏感了,我們是真心恭賀你。”

    “張公子,我和錢老真心祝賀,居然被你聽成……莫不是做賊心那個……”

    “我張鵬陽頂天立的男子漢,豈能容爾等羞辱?”秦龍一聲怒吼直接撲向那西邊的青衣老者。

    “果然是做賊心虛!”

    青衣老者一聲冷笑,連拔出背后大刀。

    “老鄭!”黑衣老者一伸手,抓住青衣老者拿刀的手,“走!”拖著他往南方沖去,青衣老者連也飛逃向南方,嘴里叫道:”敢造假,卻不敢讓人說,孬種,老子跟你斗,是臟了手。”

    秦龍北邊二十里外。

    “瞿有豐,并大我們不相信你們太極社,可是微粒說,這是不可能合長生訣成功的,你們卻說成功了,偏生又沒多少人看見,你說大家怎么可能相信?”穿著黃衣的少女咯咯輕笑著,“有豐,我信沒用,要天下人信才是正道。”

    秦虎臉色五色變幻,猛的他一拍桌子:“簡夫人,我可以給你證據,但是天下沒白吃的午餐,你們必須拿同等量的成果來換。”

    “有豐,我說了,我信沒用,要天下信才行,你把成果給我們門派這有什么用?我就算愿意為你們說話,可是誰信?”

    “這也不是,那也不是,該如何是好?”秦虎哇哇一聲叫,“我太極社摘果本用不著別人信不信,不過簡夫人你不信,我卻咽不下這口氣,你等著,我一定會讓你們信的!”

    秦虎沖向外面。

    與此同時——

    一個個太極社老成員受到或多或少,或有意,或無意與秦龍、秦虎同樣的事,一開始一個個都忍氣吞聲,甚至無所謂,不在意,可畢竟每個人總有自己在意的人,自己在意的人不信,這就讓人心寒。

    清風莊園。

    “秦公子,你們這次摘果太不合常規,也難怪大家都不信。”李滄海咯咯笑道,“不過依小女子看,有些嘴里叫著不信的,應該內心是相信的,只是這樣的人有多少,就值得懷疑了。”

    秦朝淡淡一笑:“他們懷疑我摘不了果,也不是一天兩天,嗯?”

    “秦公子,有麻煩了!”

    李滄海、秋心淼看向外面,只見秦虎、秦龍、段無丙等所有太極社老成員都走了過來。

    “老大,我實在受不了了。”秦虎老遠便嚷道,“那些人一天到晚詢問微粒說摘果的詳情,個個都是懷疑,這樣下去,大家都沒心思做正事了。”

    “哦?”秦朝目光一掃眾人,“大家來,莫非有什么好方法?”

    “這事沒別的方法,微粒說摘果,若不是我們相信老大,換作我也不信。”段無丙笑道,“大家來,其實是想是不是我們干脆把成果給……”

    “公示天下?”秦朝嘴角一翹。(未完待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