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十八章 誠心動天

第十八章 誠心動天

    “從彥成功了?”

    程頤激動起來,羅從彥的成功不可能是別的,只可能是長生訣,因為他們就是負責長生訣的。

    “好,好!”程頤臉上泛光,可突然神情又黯然下來,羅從彥成功了又如何,要知道羅從彥負責的長生訣項目可是極多的,如果不是那幾個,在段海峰手下的‘萬物感應’下,其他的項目成功了也對他們現在的處境沒大補益。

    “希望是那個觀點!”

    程頤微顫著身子迎向來人:“把紙條給我。”

    “是!”

    來人連遞上一小紙條,程頤接過緩緩打開,司馬光、呂公著等一個個也都看著程頤,神情緊張,他們也是知道羅從彥是負責什么的。

    “會是么!”

    程頤目光落于紙上的文字。

    “人即仁!”

    三個字一下就跳入程頤眼簾,而后他身子顫抖起來,這顫抖越來越劇烈,臉上浮起妖艷的紅光,雙眼亮起從未有過的明亮光芒。

    “哈哈!”

    “哈哈哈哈,真是他!”程頤心中這一刻興奮的大笑起來。

    “是什么?”

    “正叔,什么成果?”眾人連詢問。這時司馬光直接走上前,∏,..挨著程頤目光一掃,嘴唇也哆嗦起來,而后他長長的深吸一口氣。

    “諸位,這一次羅從彥的成果是‘人即仁’!”司馬光走調的聲音響起。

    人即仁?大堂眾人一個個都是武道界大佬,一聽這詞便明白過來是什么意思,這一個成果對儒家現階段的幫助有多大。

    “哈哈!”

    “好,好呀,真是急時雨!”

    “老天不棄,天意如此。天意如此呀!”

    眾人都是武道界的大佬,一個個在儒家學說薰陶下都是極有教養,遇事不慌不忙,可是這一次,一些人大笑起來,一個些手舞足蹈。一些仰天流淚。

    儒家的根就是‘仁’。

    所以最好的證明就是,人道即仁道,可是無數年以來,在這上面長生訣并沒有論證成功,這才不得不借助于‘天人感應’來施行‘仁’道。

    可是這一次‘天人感應’被段海峰手下給破了。

    儒家也失去了‘仁’即天道的正當性,可以說連根帶泥都被掘出來也,眾人雖然堅信儒道是永恒存在的,不因為人類不存認就不存在,可也都慌了。正六神無主時。

    來了一個‘人即仁’。

    直接跳過‘天人感應’,從長生訣上證明了人道在于仁道,也就是說儒家的根再一次回來了,而且這一次比‘天人感應’對仁的論證,更加直接和具有不可爭辯的合理性。

    豈能不開心,興奮若狂?

    一陣狂喜之后,眾人漸漸安下心神。“諸位,這一次羅從彥合成‘人即仁’。是立了天大的功勞,此功勞之大。不亞于董仲舒,不過此事以后再說,為今之計,我認為這一個針對‘萬物感應’的會議,沒必要開了。”韓忠彥哈哈大笑著說道。

    “對,本來我們以為儒家處于生死存亡之即。這才……現在大不同了,該開會的反而是秦仙傲、段海峰他們呢,我們還急什么,還開什么會,該干嘛干嘛!”

    “雖然會不用開了。不過這一次還真是虛驚一場。”

    “是啊,看到《武林風》上萬物感應那一刻,我都出了一身冷汗,真是……”

    一個個興奮的說道。

    程頤眉微微一皺:“會還是要開的。”

    “哦?”眾人一愣。

    “正叔,開慶功會么?”韓忠彥笑道。

    “不是慶功會,而是剛才的會的延續。”程頤沉聲。

    眾人再次一愣。

    “正叔,此一時彼一時,我們有了‘人即仁’這一個長生訣成果,我儒家行人道,天經地義,你怎么還怕秦仙傲、段海峰兩個毛都沒長齊的娃娃。”韓忠彥嗤的一聲笑,“不會是被他們嚇怕了吧。”

    眾人也笑了起來,說真的,他們以往看不起秦仙傲,可是到現在,確實有些聞‘仙傲、海峰’名頭就色變的感覺。

    程頤瞟了韓忠彥一眼,雙眼微微一瞇:“沒錯,老夫確實是被秦仙傲、段海峰嚇怕了,可你們當真以為自己能夠壓得住那兩個魔頭?”

    眾人臉色有些難看。

    “雖然我們暫時勝了。”司馬光緩緩開口,“而且是大勝,‘人即仁’成功,我儒家已經先天立于不敗之地,可是……不要以為這樣就真的贏定了,可以高枕無憂,恰恰相反,此刻我們儒家已經處于最危險的關頭,甚至是回光返照。”

    回光返照?

    大堂中一些人臉色更加難看。

    “君實。”一些人正要反駁。

    “我們確實站在了懸崖邊。”呂公著也開口,“雖然未必是回光返照,卻是千鈞一發,稍有不慎就會跌落。”

    “人即仁,雖然成功,可又如何?”邵伯溫淡淡開口,“秦仙傲、段海峰已經站穩了腳跟,打下了一大片天地,這些都是在我們手中搶到的,我們在‘人即仁’上成功,也只不過保住了命而已。”

    “可這保住命,不過是暫時的。”司馬光接口道,見很多人依然想不通,司馬光眉一挑,沉喝道:“還記得性本善么?”

    “啊!”

    一個個不服氣的人一顫,司馬光這一提醒,他們豈能還不明白,連性本善這已經板上釘鐵的成果,都能來一個‘性本惡’推翻,人即仁又如何?

    “那我們該如何辦?”

    “第一,還是磨刀!”程頤開口。

    “不是秦仙傲、段海峰不可能給我們……”

    “靠他人不行,可以自立更生。”程頤沉聲,“這一次我門下羅從彥的團隊成功,大家想過沒有,為何會成功?他們是怎么做的?用了什么法子?這些才是關鍵。”

    “正叔的意思是……”

    “按秦仙傲的方法,調研!”程頤沉聲道,“實踐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成功者為何成功?失敗者為何失敗?以往我們對這些關注不夠,總認為無從下手,可現在,無從下手也得下手,我們必須調研,研究成功者與失敗者的同與異。”

    “就像這一次羅從彥團隊為何成功?會不會有決竅,我們現在不知道,可是……若是能找出來……”

    ……

    儒家聯盟開會時,嵩山少林寺,藏經閣附近一個掃地僧坐在藏經閣內激動得渾身顫抖。

    “原來如此!”

    “我懂了,原來這一個境界是這么回事!”

    同時一個個先天高手都隱藏在暗處,放空心靈身體體會著,感悟著,而四周風雨交加,天地涌動著只有先天高手才能感應到的異象。

    嵩陽書院內院禁地。

    “快了,就快成功了!”數十個人圍著一個院子興奮、緊張、忐忑。

    “這一個前人沒有完成的成果,傳到我們手中,多虧……多虧了上一次師祖英明,指明了方向。”

    “是啊,若不是師祖叮囑我們必須用白話文,把一切都理清,并且以最嚴格的,甚至比《倫理學原理》還要嚴格的方式去治學,我們根本做不到發現那個不經意的漏洞。”

    “只是一個小小的漏洞,卻坑了數代人,世事真是難料,不過那漏洞,若不是一次又一次檢查,一次次想著要嚴謹,還真是難以發現。”

    一個個心頭又興奮又緊張,明知百分百成功,依然生怕出錯。

    忽然門開

    “各位,這一次我們……成功了!”門口出現的中年男子露出快意的笑容。

    轟!

    整個院子的人歡呼起來。

    “快,快稟告祖師!”

    “這一次段海峰太極社‘萬物感應’的成功,祖師爺一定頭痛極了,我們得用這個好消息去安他的心。”

    “對,我們涑水學派,這一次總算是……”

    汴梁司馬光、程頤、呂公著等人依然在開會,忽然又一個滿面紅光沖向大堂。

    “喜事,大喜事!”來人眉飛色舞,“成功了,沖擊長生訣成功了!”

    “成功?”司馬光一瞪來人,這是他涑水學派的門人,司馬光臉一沉:“長生訣成功的事,我們已經知道了,你退下吧。”

    “知道了?”來人一愣。

    “師父你知道我們涑水學派成功的事啦?”來人很驚訝。

    “涑水學派?”司馬光一愣,其他人也愣住了。“福先惠,你說什么,這成功的不是洛學,是涑水學派?”

    “自然是涑水學派,難道洛學也成功了?”福先惠看著眾人。

    大堂微微一靜,都反應過來。

    “先惠,快,快把紙條給我。”司馬光一個閃身出現在福先惠身前,接過他手中的紙條,掃了一眼,臉色更是激動。

    “哈哈,真是喜事臨門呀!”

    ……

    雖然涑水學派的成果不像洛學的‘人即仁’一樣重要,可合長生訣向來不是易事,像這種短短時間,儒家內部兩派都成功了的事,還是歷史上第一次,這本身就是一個奇跡,一個值得大慶特慶的奇跡。

    更何況這一次情況又如此特殊,是在‘千鈞一發’的危急關頭出現這樣的奇跡?

    “天佑我儒家!”

    “道不棄我,這是道的考驗!”

    “什么是天人感應?這就是最好的天人感應,上天給了段海峰一年一次成果,而我們,是同時兩個成果。邪惡終不勝正,誠心感動上天,只要我們真誠堅持,上天必會厚愛,人即仁,人道就是仁義之道!”

    ……

    一個個熱淚盈眶。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