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十七章 把刀磨快

第十七章 把刀磨快

    洛陽城依舊繁華,武道界的變法,普通老百姓大體是感覺不到的,麗正書院附近,郎記餛飩店是最有名的,每天都是人滿為患,可是整個餛飩店掌柜、跑堂、廚師都只有一個人郎百吉。?? ?.?`

    “郎掌柜,來三碗餛飩!”

    “好咧!”

    笑瞇瞇的中年人應了聲,便連包起餛飩來,包好一個,手一揚,餛飩便飛入丈外燒得熱氣騰騰的鍋中,郎百吉手指飛動,一個個餛飩下雨般飛向鍋中,周圍食客看得眼睛亮。

    “好手藝,嗯?”

    忽然一個餛飩飛出鍋外掉落地上,旁邊一些食客愣了。

    郎百吉自打在這開店賣餛飩以來,包好的餛飩扔向鐵鍋時飛出鍋外還是第一次。

    “天地異象!”

    “真讓我等到天地異象了!”郎百吉一個閃身便消失在餛飩店中。與此同時,不遠處或茶館酒樓,或賣貨貨郎,或殺豬屠戶……很多平日里看起來很正常的人也渾身一顫,而后激動起來。

    “哈哈,等到了!”

    “哈哈,不愧是龍興之地,三朝古都洛陽,終于有高手合長生訣成功了!”

    “會是誰,這里是麗正書院附近,該不會是麗正書院的學子吧?一定,一定是的,麗正書院是洛學的大體營之一,洛學實力最雄厚。”

    一個個興奮的放下手頭之事,展露出讓人震驚的身手,消失在普通人眼前。

    洛陽龍興之地,三朝古都,最是文化鼎沸,汴洛一帶,儒家門派,百家門派都在這里興辦書院,因此凡是有志于感悟天地的先天武者,只要有機會,總是藏身于汴洛一帶。為的就是等到那些合長生訣的高人成功的那一刻。

    也因此,麗正書院周圍巴掌大的地方藏著的先天高手數量之多都趕得上別的地方一州一府之地。

    洛陽麗正書院與新青年報社中心一處普通的宅院內。

    “總算是成功了!”

    清秀女子眉心微蹙,似開心又似苦惱。

    “婉清師妹,這一次可多虧你了!”

    “對。這一次羅師兄得立功,婉清師妹雖然最后加入我們的團隊,可是功勞居然都排到第五了。”

    “這一次段魔頭出了如此狠招,弄出一個‘萬物感應’,老師、師祖他們都被壓得透不過氣來。我們絕不能再失敗了!”

    女子旁邊一個個中年人低聲說道。

    古道全、秦婉清、楊散、張慎業等都是洛學第三代的真正核心,核心與洛學的普通書院弟子不同,是有資格知道武道界的任何事,因此每一次段海峰出招,秦仙傲出招,這些招對蒼生,對儒家的傷害,他們都清楚,而這一期《武林風》上,刊登了太極社在‘萬物感應’方面做出的成果。這個成果對洛學的傷害,他們知道的并不比程頤、司馬光、呂公著等少。

    可又如何?

    司馬光、程頤、呂公著等老一輩的早已經金盆洗手,只做‘戰略’規劃,和‘理論’指導,他們是大的方向,而細節,合長生訣這樣的事,得由他們這些人來完成。

    偏偏……

    看著段海峰半年三入閣,看著段無丙出成果,看著秦仙傲一次次在報上打儒家。打洛學的臉,他們心中急,可再急也于事無補。

    直到那一次,程頤宣布門下弟子做理論研究探討所有書信必須寫白話文。這樣一來,他們為了練白話文,天天用白話文與各地的高手通信探討,沒想到進度居然不錯,可是還是不夠,用白話文增加的一點成績。與真正需要的還差得太遠。

    直到一年前,程頤又宣布,必須用《工具論》治學。

    儒家極重規矩,尤其是程頤的洛學,就是天子也得守禮,他們不敢違師命,對所有取得的成果用《工具論》進行梳理,這一梳理,居然現出了幾個以前沒注意的漏洞。

    問題在哪里,找到了有時就容易了。

    他們這個成果,是真正的儒家核心理論,儒家的核心理論,不可能直到現在才有人去攻克,可以說他們做這事不過是接替前人的工作,因此很多事情早就做得差不多了,這一整理,把事情理順,補上幾個漏洞后,成功就在眼前了。

    “一個萬物感應,讓我們陷入了困境,如果我們這里成功了,就能擺脫……”

    一個個明知這一次一定能夠成功,可一想到這一次的成果功績之大,都忍不住心中忐忑、緊張,有些甚至都臉色蒼白,身子打哆嗦。

    “羅師兄成功,盛朝他又得頭痛。”秦婉清看著不遠處屋子,那屋子里羅從彥正疾筆書寫著,“這一次,我的功勞可不小,真想不到,還是和盛朝他對上了。”和別人又期盼,又忐忑不同,秦婉清很是篤信這一次一定能夠成功,因為,羅從彥想到的解題方式,她其實也想到了,只是不想和羅從彥爭功,也不想把這一打向秦朝的炮最后由她來點燃,所以一直,一直都沒行動,直到羅從彥也想到了,而后行動起來。

    汴梁城一處園子里。

    程頤、司馬光、呂公著、董汐嚴……一個個武道界的大佬齊聚一堂,都面色沉凝。

    “秦仙傲狠,是狠在表面,段海峰狠,是狠到骨子里。”

    “一塊地要想不長草,拔了草沒用,還得種上菜,段海峰從長生訣上用性本惡來顛覆性本善,用‘物種是變化的’將人與獸牽扯到一起,又用這‘萬物感應’行誅心一劍。秦仙傲、段海峰配合默契,拔了我們儒家的樹,種上他們的菜,已經把我們逼上了絕路,該怎么做,大家都說說吧!”董汐嚴沉聲道。

    程頤眉一挑:“磨刀不誤砍柴工,為今之計,要的是把刀磨快。”

    “把刀磨快?”一個個看向程頤。

    “你們不覺得很奇怪么?秦仙傲也罷、段海峰也罷,這兩人的表現是不是有些不正常。”程頤沉聲。

    “不正常?”

    一個個動容,段海峰半年三入閣,而秦仙傲,表的一個個成果也是驚艷世人,即便有運氣在,可這老天也太偏愛他們了。

    “莫非除了運氣還有其他?”一個開口。

    “運氣?”程頤嘴角微翹,“他們自然有運氣,可是這運氣也太偏愛他們了吧,我們武道界雖然講運氣,可是有多少人有了靈感能夠將之完全實現?運氣是不錯,可是非運氣因素才是讓他們與眾不同的最大原因。”

    “而且,秦仙傲運氣也罷,段海峰也罷,可現在連太極社……這就不光是運氣能夠解釋的。”

    “沒錯。”司馬光也沉聲開口,“正叔所言極是,若是秦仙傲用利刀切肉,我們用木棍切肉,就算這肉再嫩,也比不過他。而我儒家是正統,是天道,是真正的至理,越是合于天道,就越是難以合長生訣,難度大,偏偏工具不趁手,磨得沒他們快,如何比得過?”

    “君實與正叔所言,我也贊同。”呂公著沉聲表態,“只是如何磨刀?”

    “對,磨刀之法,歷朝歷代來,誰不在日夜思索,可是根本找不到方法,秦仙傲提倡白話文、邏輯,我們已經照做了,刀確實是快了,可光這樣,還不夠,遠遠不夠,比不上太極社的度,我們該如何辦?”文彥博沉聲道。

    “這事未必很難。”邵伯溫淡淡開口,“我觀秦仙傲此子傲骨天成,他寫給韓絳的祭文中講到最喜歡與高手博斗,甚至寫出‘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與人斗,其樂無窮!’這樣的句子,那他的性格,他的志趣,在享受斗的樂趣,若是對手太弱,反而不喜。”

    “而我們與他斗,早期是處于優勢,可現在……”

    “我們處于弱勢,若還用木棍去跟他的刀比,以他的高傲,會答應?”邵伯溫沉聲。

    司馬光、程頤、董汐嚴等眼睛一亮,可隨即搖了搖頭,雖然邵伯溫說得在理,可是將心比心,讓他們儒家將自己的‘寶貝’拿出白給人,他們未必愿意,連他們都如此,秦仙傲、段海峰魔頭心性,連學說都是講究‘惡’,而非他們的‘善’,這樣的人真的會將最重要的‘磨刀法’白送給他們?

    “秦仙傲、段海峰是不可能給的,這事還得從長商議。”韓忠彥開口,“我們是為了天下蒼生計,如果秦段兩人不給,我們就自己取。”

    “自己取?以他們的狡猾,你知道哪里真寶,哪是贗品?”文彥博搖頭。

    “除了磨刀之外,第二點最重要的是……”程頤說著聲音嘎然而止,目光看向窗外,一個個也看向窗外。

    “呼!”

    一道人影風馳電擎般沖來。

    “好消息,好消息!”這人臉上都是抑制不住的興奮,“師父,諸位師叔師伯,羅從彥,秦婉清他們的成功了!”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