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一百八十四章 陰陽合,才是王道!

第一百八十四章 陰陽合,才是王道!

    而同時——

    “這樣好么?”

    “言文一致后,科舉還考什么?怎么選出真正的人才?”

    “而且言文一致就能消除他所說的弊端,恐怕未必吧,秦仙傲的文章和主張我一向支持,只是這一次,他似乎有些異想天開,莫不是受了王安石蠱惑?”

    更多的讀書人則是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百姓們可以閉著眼睛為秦仙傲喊好,可他們……這時不是熱血沖動的時候,一旦真實施了白話文改革后,他們該如何做,會有什么樣的可怕命運?

    程頤府。

    后院十分寂靜,樹下一老人站著望著天邊。

    “自秦仙傲來洛陽后,老師壓力太大了,而現在……”楊時搖了搖頭,這些天程頤動不動就在院子中站上整天,整天整夜的思索問題,這有《倫理學原理》上的,也有其他的。

    “老師,司馬君實的信來了。”

    “又是討論《倫理學原理》吧!”程頤低嘆一聲,接過信件,納入袖中,“我倒是佩服君實,還有心情研究那些。”

    “老師何必煩惱,秦仙傲終究是一個人,能蹦噠到幾時?”楊時說道。

    “不,他已經不是一個人了。”程頤淡淡道,“這幾年,通過報紙和一次次與我們掐架,他已經贏得了很多人心,只要登高一呼,弟子門生將來未必少于我們。”

    楊時沉默,程頤說的都是事實。

    “老師放心,他畢竟走錯路了,能騙得了天下一時,騙不了一世。”

    “走錯路?”程頤沉默。

    “他確實是方向錯了,方向錯了,做得越多,就陷得越深,錯得越多,可一旦他醒悟過來……”程頤聲音低沉。“我們料定要十數年才能弄出來的《倫理學原理》,他才多久?就算那本書不是他弄的,是他背后的團隊,可這也極為了不得。因為我們沒弄出來。”

    “為什么他可以?”

    “他這么弄出來的秘訣在哪?”

    “如果我們也有了這種秘訣,方向又正確,我們又該如何強大?”

    程頤胸脯劇烈起伏。

    “他這種做事的效率,一旦找到了正確的路子,很可能就會將我們遠遠拋在后面。”程頤沉聲道。

    楊時微一蹙眉:“老師何須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秦仙傲之所以能夠如此快的拿出《倫理學原理》,或者就是因為他走了路,司馬君實不是說做學問是逆水行舟,所以我們很慢,而秦仙傲因為走的是錯的相反的路子,所以是順水行舟,自然快速。”

    “秦仙傲《倫理學原理》之錯,就錯在,他太注重于細節。”程頤淡淡道。“蘇東城有一句詩詞寫得好,‘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秦仙傲只顧眼前,就像站在廬山內看著眼前的一花一草,一泥土,一石塊,去鉆研。”

    “這與農夫眼中只有他那一畝三分地一樣,看不到大處,如何能贏?”

    “秦仙傲鉆研得越細。就陷得越深,錯得越遠。”

    “而儒家學說,就是千方百計讓自己不要去研究那一根草,一株花。一塊泥,而是讓自己從中間跳出來,跳出那一畝三分地,才能領略到世間還有活得更好的方式,跳出廬山,才能看到廬山真面目。”程頤道。

    “老師倒是講得透徹。”楊時道。

    程頤臉色平淡:“話雖如此。可是我一直在想,這道理我都能想得通,秦仙傲非蠢人,他會不明白?就算他自己不明白,難道周圍就沒人告訴他這道理?這是不可能的,可是,既然秦仙傲明白,為何還要讓自己的思維和目光關注在一畝三分地上?”

    楊時眉心頓時擰起,秦仙傲確實不可能不明白關注細節的錯誤。

    程頤緩緩打開司馬光的信件,最近司馬光不知是犯了什么病,總是喜歡拿著《倫理學原理》中的道理來與程頤討論,可是程頤心思并不全在《倫理學原理》上,只好對著興奮不已的司馬光每次以簡短的回信附和幾句。

    “嗯?”程頤目光看向信文,隨即一怔,這一次司馬光不是與他討論《倫理學原理》,反而說的是——

    “秦仙傲大才,豈會不明盲人摸象之故?”

    “明知故犯,必有所恃。”

    “秦仙傲西湖邊曾講故事,論及成仙之徑,正叔必然有所耳聞,光以為此即他行動之根源……”

    看著這一篇信件,程頤爽朗大笑起來。

    “中立。”程頤看向楊時,“我聽說最近書院里出了不少事,很多人在暗地里閱讀、鉆研秦仙傲的書籍?”

    楊時臉色一變:“老師,這種人雖然有,但只是少數,弟子已經嚴厲吩咐處理此事,必然會將害群之馬清除出去。”

    雖然程頤、司馬光等人在報上巧言如簧,說得漂亮。

    可是事實擺在那,他們這些人自己用《工具論》治倫理學,無論怎么用功都沒多大作用,秦仙傲隨手便能拿出宏篇巨著的《倫理學原理》,而且書的質量和內容,完全拋下儒家學說的倫理學不知多遠。

    再加上。

    秦仙傲《工具論》治出的《幾何原本》,可是兩道懸賞題,他們儒家,他們這些學子卻至今無法完成。

    有了這些明顯的對比。

    只要是真正有主見的人,豈會不懷疑?因此洛學門下,伊川書院、麗正書院很多學子私底下都很佩服秦仙傲,也在研究,用秦仙傲的方法去治學,反而對儒家學說不屑一顧。

    若只是研究秦仙傲的學說也罷,可是對洛學懷疑這豈能容?

    “清除?清除干嘛!”程頤笑道。

    楊時一愣,瞪眼看著程頤:“秦仙傲走的路子那可是錯誤的,而且那些人……”

    “不必擔心,學問之道,思想上的東西,不是能以強制手段來壓制的,他們要研究,要認可秦仙傲就讓他們去學,去研究,甚至我們可以鼓勵大家都認真研究一下《倫理學原理》,鼓勵用《工具論》治學。”

    “啊!”楊時眼睛瞪得滾圓。

    程頤滿臉笑容:“司馬君實說得好,一個人只是從遠處看,跳出廬山,從高空看廬山雖然能得整體,可是這個整體也是不完美的,因為你沒見過花,草,又怎么知道那一花一草是什么樣?”

    楊時一顫,眼中閃出明悟的光芒。

    “秦仙傲是錯的,我們,也是錯的!”楊時說道。

    “沒錯。”程頤贊許點頭,“我們一味求大,諸子百家、釋道畢求跳出廬山看廬山,秦仙傲想必是發現了這一個缺陷,因此才有了這一系統的舉動。”

    “此子可怕!”

    “我們一味求站在高空看廬山是錯的,秦仙傲一味深入廬山探究廬山也是錯的,只有結合起來,才是真正的正確求學之道。”

    “秦仙傲不解釋,不反駁我們的訪談,想必也是在等,等我們自己發現。”程頤說著爽朗而笑,“這一次,倒是又承他的情了,不過報上的訪談,我們沒必要去更正。”

    “為何?”楊時不解,程頤向來是道德高尚的人,既然發現自己說錯話了,按理說……

    “因為不需要,秦仙傲這幾個動作一出,天下信他的人可比信我們的多太多了,我們若還上去自承錯誤,豈不是把人把趕到他那邊去了,到時,陰陽失調,又得費神。”

    “秦仙傲想必是不想對我儒家趕盡殺絕,故而沉默以對。”程頤感嘆道。

    “老師明鑒,嗯?”楊時看向院門口。

    “楊先生,父親,新的報紙來了。”一中年人走進來,“這一期又有秦仙傲的文章,不過不是針對父親的訪談的,而是一個宣言。”

    “宣言?”

    “對了,王安石也有文章發表在報上,與那宣言意思相差無幾。”

    “王安石也有!”

    程頤臉上笑容一下消失,楊時也是感覺有些頭痛,對于王安石,沒變法前,他們都是很信賴的,可現在,最怕的就是王安石。

    程頤、楊時接過報紙翻到頭版。

    “言文一致?”

    兩人連看了起來,很快看明白要做的事后,眉頭便微微皺起。

    “全部都用白話文?”

    “白話文用于學術,倒也不是很差勁,秦仙傲的這本從頭至尾都是大白話的《倫理學原理》就寫得格外漂亮,倘若用文言文寫,怕是讀來更加費神。”

    “雖然有好處,可是秦仙傲不可能看不到其中明顯的缺陷,那他為何還要這樣?”

    若是以往程頤看到這樣的建議,直接便扔到垃圾堆中不屑一顧,畢竟這時弄白話文改革有著很多不方便,不合時宜的地方。

    “秦仙傲向來思慮長遠,我們能明顯看到的,他不可能不知道,那么他非要這樣……”兩人連全神貫注仔細閱讀報上的文章。(未完待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