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回歸本源

第一百八十三章 回歸本源

    書房中王旁也在思索著。

    秦仙傲的‘言文一致’與王安石的‘文學改良芻議’,相比較起來,王安石的最為充實,詳細,秦仙傲除了第三條建議外,其余的建議大體都是附和王安石,根本沒費多少筆墨去寫,而這第三條,王旁皺起眉。

    第三條要求學術文必須規則化,注重邏輯,倒不是里面說的沒有道理,而是實施起來根本沒操作性。

    “嗯?”

    王旁看向王安石,此時王安石正在桌上揮筆疾書。

    “關于語言規范與邏輯化我意以為……”這是一篇針對《言文一致宣言》第三條而寫的文章,王旁連看了起來,沒看多久,眼睛便瞪大了兩分。

    “父親,你也同意這么做?”王旁滿是不可思議。

    王安石哼了聲:“為什么不同意?”其實王安石的想法與王旁大體類似,認為這個加強規范和邏輯的建議倒也不是很錯,可是有兩大不妥之處,其一在于操縱性,如何去規范?其二在于有沒有必要。

    “按現實的需要完全是沒有必要的。”

    “可是秦仙傲難道就想不到這一點?”王安石瞇著眼,讀了《倫理學原理》,王安石可不相信秦仙傲目光短淺。

    “秦仙傲有奇思妙想,可不止奇思妙想,《倫理學原理》一書可以看出他的任何想法都非常透徹。”

    “這里,他為什么非要提出這一點?”王安石目光落向書架上,那里面放著一本書《神仙國游記》。“我能想到的就是他寫《神仙國游記》,里面構建出的世界,可能真是他想要實現,或者認為世界的走向應該是如此走。”

    規范語言和注重邏輯正常用不上,可是神仙國里科學極度發達,只要是科學上的都要求人們把道理講清楚,不產生歧義,這就需要語言達到那個規范和注重邏輯的目的。

    “神仙國是不是能實現?”

    “科學是不是會像那樣發展?”

    “誰知道?”

    “可是秦仙傲認為該這樣。會那樣發展,那么我王安石何妨賭一把!”雖然不是非常肯定神仙國世界,可是王安石決定賭一把,賭秦仙傲這個人。

    很快王安石一篇支持秦仙傲將語言規范化和注重邏輯的文章出爐。而后王安石再次扯過一張紙,筆走龍蛇起來,而這一篇——

    “父親,你這不是與司馬伯父、程頤他們唱反調么?”

    王安石手下寫的是贊頌《倫理學原理》的文章,同樣是贊揚《倫理學原理》王安石與司馬光、程頤那種先贊后貶。認為是錯誤的模范不同,王安石是從頭至尾認可這本書,認為其價值已經高過了歷朝歷代所有書本,為千古第一奇書。

    “而且父親你就算要這樣,也沒必要將那本書捧得這么夸張吧?”

    “夸張?”王安石瞟了兒子一眼。

    “你不懂,這本《倫理學原理》我的贊詞不僅不夸張,反而覺得不夠描述他的先進性。”

    “啊!”王旁瞪眼。

    “歷代先賢關于倫理學的學說就像普通的民房,就算成就略高者也不過是一兩三層的小樓房,可是……秦仙傲這本,你讀通了便會知道。那是一座大廈,《神仙國游記》里的摩天高樓大廈,比之那些書高的不是一層兩層,而是一兩百層!”

    “高了一兩百層?”王旁幾乎不敢相信這是自己那一向高傲,曾以一己之力力抗天下群儒的父親說來的話。

    “這怎么可能,秦仙傲也不過是一個鼻子兩只眼睛,難道真比歷代先賢要聰明那么多?”王旁道。

    “不是聰明,而是方法。”王安石沉聲道,“秦仙傲最聰明的地方就是抓住事物的主要矛盾,像這學術文章。主要矛盾是什么?是文詞優美,洗練?不是,是把道理說清楚,所以他做了兩點改進。其一、拋棄往日練字詞句傳統,直接用人人鄙之的大白話文來寫。”

    “其二把精力放在規范化和系統化上面。”

    “一個道理要把他定嚴定死,有了定義、公理、公式,概念,名詞解釋等等一切,便把地基打牢了。地基牢樓就建得高,他每一層樓都不偷工減料,自然能夠一直建下去。”王安石很是感慨。

    只是兩個改變,卻讓道理和研究能夠深入下去,一點點的將倫理學推到無人能觸及讓人仰望的地步。

    王安石寫文章時。

    新報紙也引起了巨大的轟動。

    “真是難以想象,秦公子這一次真的發署名文章了,不過居然……”

    “本理都沒理司馬相公、伊川先生、呂相公等人的怦擊,就像不知道一樣,反而是發出了……”

    “他那是不屑辯駁!”

    若是早前秦仙傲沒有答復司馬光等人訪談錄中對《倫理學原理》、《工具論》的怦擊,眾人還道是秦仙傲不知情,或者另有想法,可是這一次秦仙傲明明在報上發了文章,卻不答復,那是什么意思?

    是有人認為那是秦仙傲心虛了,所以不敢反駁,可是這種解讀的市場根本不大。很多人的想法是秦仙傲是不屑,畢竟前幾次每次司馬光等人都出來反對秦仙傲,可是每一次最后都被打臉了,換一個人是秦仙傲也會厭煩的。

    而《言文一致宣言》的出世——

    “對,文章本就是傳道用的,用那些令人頭痛的古文寫,那不是給‘傳道’添堵么?好主意,早該這樣了。”

    “沒錯,讀書人說話酸,還不是為了好蒙騙老百姓,如果改為白話文,他們還敢這樣蒙?必須得拿出看得見的成績,而不能再忽悠下去了!”

    “哈哈,秦仙傲公子果然是個狠人,這不是要了他們的老命么!”

    “秦公子越來越厲害了,這種提議都拿出來,我記得《神仙國游記》里國家文字都是言文一致的,所以他們的‘道’特別強大。”

    “秦公子厲害,王相公也同樣,這次他居然也和秦公子想到一塊了!”

    ……

    普通百姓雖然想得不多,可是大多很迷信秦仙傲。這時看了白話文改革宣言,也沒多少去真正想這樣是不是合適,就是支持。只是王安石也插了一腳反而讓一些老百姓有些忐忑,畢竟秦仙傲做事讓人放心。可王安石,變法雖然有好處,可壞處也很多,不敢讓人放心。

    而此時無數讀書人也看到了這一期報紙。

    紅梅書院西邊一間房內。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如同月圓月缺,四季輪換一樣,可是《神仙國游記》中卻不這樣以為,《新華黨宣言》中更是認為之所以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是因為社會等級不高,我也深以為然。”

    “可是如何才能跳到更高層次?”

    “歷代先賢難道就不想把國家治好,不想人們幸福得像神仙國一樣?為什么沒有做到?這才是關鍵……”

    蕭太厚、王明堯、公孫準三人交談思索著。

    為何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是三人最喜歡討論的話題之一。只是每一次都無法說服別人,此時三人也正思索著這個論題,忽然——

    “三位師兄,報紙來了,這一期的報紙秦仙傲和王安石都發表了文章,哈哈,絕對讓你們想不到,他們說了什么!”

    門被推開,陶叔亮拿著數份報紙沖了進來。

    “秦仙傲發了文章?”

    “王安石也在報上發表文章了?這倒是第一次。”

    蕭太厚、王明堯、公孫準連沖過去,各搶了一份報紙迫不及待的翻開找到頭版。而后興奮的看了起來。

    “改良文字?”

    “文章天下事,不可不重視?”

    “文章的實質在于傳道,將古人的知識傳給后人……”

    ……

    越是讀三人就越是興奮,忽然蕭太厚一拍桌子。吼道:“我明白了,明白了!”

    “天下為何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為什么怎么都無法沖破那個關卡,原來如此!”蕭太厚滔滔不絕,手指著報上文章道。“《神仙國游記》與《新華黨宣言》中對于封建社會之后的資本主義社會描寫,其中資本主義社會有一個特征,就是科技特別發達,而科技就是‘道’,是天地自然各物理規律,理解了這些規律,就可以應用這些規律從而讓天地自然之力為我所用。”

    王明堯也眼睛一亮:“我也明白了!”

    “阻礙我華夏子民進步的原因在于文字,文字無法載道,文字載的道,要想被普通百姓,被大部分人理解和接受,并且得到益處太難了。”

    “《齊民要術》里面記載了很多有益于農耕的技術,可是天下有幾個因此受益?為什么?不就是因為《齊民要術》雖然記載了,可是還是寫得不夠清晰明了,往往讓人誤解!”

    “《齊民要術》算好的,還能記載得清楚,可是按這《宣言》里講,更深的科學知識,用不規范的文言文就已經很難完成載道解惑的任務了,這樣一來,我華夏進步得就極慢!”

    “沒錯,應該到了要改進的地步!”

    “如果這樣改了,文字對道的傳播束縛性沒了,那是不是……”

    ……

    三人興奮起來。

    麗正書院,王劍平看著手中的報紙眼里閃著光:“文學改良么?似乎很有道理,改了就能將文字從華麗的文學中解脫出來,讀書人開始真正注重于研究實質的道理!”

    “哈哈。”應天書院后山一中年文士朗聲而笑,“司馬光、程頤等如此怦擊他的倫理學是走錯方向了,我還道秦仙傲不答是心虛,沒想到,他這反擊,真夠狠的,這一次連孔夫子,連歷朝歷代和先人都成他怦擊的對象,言文一致,好一個言文一致。”

    “只有言文一致才能讓文字發揮他真正的作用,而不是流于華麗的情感表達!”

    “文字真意在于傳道,可后人卻他來寫詩作詞,寫散文傳遞情感,扯皮罵駕,是該回歸本源了!……”

    ……

    讀書人畢竟想得多,更何況文學改良是與他們息息相關的,更不可能大意,這一期報紙一出,熱血青年,真正一心為國為民,不計自身利害的很多都眼睛發亮。(未完待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