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一百七十章 此書禁讀

第一百七十章 此書禁讀

    “嗖!”

    君月如飛上屋頂,箭射般朝韓絳方向射去,很快便見到韓絳的身影,“是他,韓絳韓子華?”君月如眉頭一皺,韓絳的模樣很像她慈航靜齋記載中的走火入魔,內功向來是與意志、精神有很大聯系的,因此越是內功高,心境修養就越重要,同時對自己理念的堅持也極為堅定。

    “心境、內功與理念的關系,不達到一個臨界點根本感覺不到,也不會有什么危害,可是……”

    正因為不達到一定程度的理念沖擊,不會對先天高手造成傷害,因此很少有人知道,其實思想也能殺人,偏偏慈航靜齋清楚知道這一點,而且歷史上也運用得最為爐火純青,曾數次把本派鎮派寶典借給一些破碎虛空級的魔頭閱讀以換取一定的利益。

    而是這些魔頭懵然不知,或者明知是陷阱,也忍不住去閱讀慈航靜齋的《慈航劍典》時,這些人運氣好只是吐幾口血,而后聰明的立馬停止觀閱。

    運氣不好的,貪心想要把整本《慈航劍典》讀完的,走火入魔,吐血而亡也不是沒有。

    利用《慈航劍典》殺人,這些是慈航靜齋秘不示人的隱秘,別人不知道,君月如卻是十分明白的。

    “韓子華的模樣頗有些類似我門中歷史典籍記載,那些大宗師級高手強行閱讀我《慈航劍典》后的模樣,可這怎么可能?”君月如瞪著眼。

    “這里不可能有《慈航劍典》這樣大威力的上乘典籍。”

    “不可能有像《慈航劍典》那樣讓人一讀,就忍不住陷入其中去死死思索,而越是思索就越是陷入其中,最后……”

    并不是所有理念的沖突都能夠殺人的,同樣的理念用不同的方式表現出來,對人的沖擊是天地之別,就像《慈航劍典》能殺人,可天下其他在思想內涵上與《慈航劍典》同樣的書,卻不能殺人,無涯子擺的珍籠棋局能殺人。天下同樣水準的棋局卻不能殺人一樣,君月如作為慈航靜齋的人是深知這一點的。

    “再說韓子華的武功也不夠格。”

    慈航靜齋記載中,看《慈航劍典》受到沖擊,同樣的沖擊程度。越是本身武功高者,越易走火入魔,無法控制。

    “嗯?”

    君月如目光落向不遠的胡記書局。

    “今天是《倫理學原理》發行日,難道?”君月如眼睛瞪得滾圓,心中產生一個猜測。“韓子華走火入魔不會是看了……”

    君月如目光落在韓絳手中的青皮書本上。

    “那本書我也看過一點點。”君月如腦中閃過一段段文字,倒皇運動之前,君月如保護秦朝時,曾讀過那時秦朝寫的《倫理學原理》草稿,當時君月如也是震驚不已,那種感覺至今記憶猶新。

    “可是那本書雖然也夠顛覆人,可也沒有強烈到……”

    “不,是差得遠,在‘殺人’這一途上,比之我《慈航劍典》相差太遠。怎么會?”

    君月如懵了。

    “哈哈,我是對的!”韓絳大笑著,突然又低吼起來,“不,我是錯的……”

    “不好!”

    君月如眉頭一皺,顧不得思索原本不可能殺人的《倫理學原理》怎么會讓韓絳陷入這種境地。“這韓絳很危險了,必須擊暈他,不然……”

    君月如身形如風馳電擎,完全顧不得驚世駭俗,就在這時——

    “一派胡言。統統一派胡言!”韓絳豹子般竄起,沖向前方,幾個路人躲閃不及,被他給撞了一下。便如破布袋一樣飛拋出去,而后韓絳整個身子噴出血珠。

    “噗!”

    一口鮮血朝天噴出,韓絳狂吼一聲一頭栽倒在地。

    “死了?”

    君月如身形凝滯了。

    “秦仙傲的《倫理學原理》真的將韓絳給殺死了!”

    君月如看著倒在地面,毫無生機的韓絳,眼睛瞪得大大的。

    “這……怎么可能?”

    ……

    韓絳死了!

    一個老頭子在買了一本精裝本《倫理學原理》后,看了沒多久。便狂吼著書中有魔,文字中有魔鬼,而后鬧市發瘋,吐血而亡這件事暴風一般傳了出去。

    “快,快去開封府報案!”

    “這老頭死了,他看書看得發瘋,死前還撞死了不少人!趕快報告官府來處理!”

    ……

    鄭州。

    “盛朝,剛才電報傳來說東京出事了,一個老頭子買了書后,看了會便發瘋,大罵書中不對,而后發瘋狂奔,奔跑中凡是被他撞到的人,幾乎立時斃命,這老頭也吐血而亡。”郭媛媛微微蹙著眉,“如今都傳聞《倫理學原理》能克邪氣,鎮鬼神,這事……”

    “從電報中描述,那老頭十有八.九是先天高手,先天高手不可能是犯病而死,可是看書看得吐血?”郭媛媛搖頭眼里都是疑惑。

    “這沒什么?”

    秦朝瞇著眼:“理念殺人一直都存在,只是你們花間派少見多怪,這歷史上,不少黑道破碎虛空級高手就曾上過慈航靜齋的當,歡天地喜地觀看慈航靜齋的鎮派寶典《慈航靜齋》,結果……”

    “這么說,那老頭是……”

    “那老頭應該是儒道聯盟和我們作對的人之一,只是不知是誰,肯定是思想受沖擊過大,才這樣的。”秦朝感慨,黃易的小說中無論《大唐雙龍傳》中的慈航靜齋,還是《覆雨翻云》中的,都曾將自己的鎮派寶典《慈航劍典》借與當時宗師級的高手觀看,寧道奇和龐斑都因此吃了大虧,幸好這兩人觀看時武功尚且沒達到頂尖,而且都是看到吐血,便聰明的立馬停止了繼續觀看,打坐調息休養,不然后果……

    “難怪你這本《倫理學原理》的限量版要寫上‘此書禁讀’的警告語。”郭媛媛沉聲,這一次《倫理學原理》共分五個版本,其中限量版是給身份地位特殊的像司馬光、呂公著、董汐嚴、程頤、王安石等人的,而這一個版本有一個極特殊的地方就是封面寫著‘此書禁讀’四個字。

    “觀念沖擊是不能殺人的,可是我這一本……”

    秦朝感慨,真正殺人的在于你有沒陷入。這便如旁觀者清,當局者迷一樣,而這一本《倫理學原理》,是秦朝上輩子的教科書。這書有一個特點就是利用了文字構建催眠,上手容易,完全精通難。

    你一看,若是想追究清楚書中某個問題,便陷入到了‘文字催眠’中。如珍籠棋局對棋者的催眠一樣。

    “而且書你一看就懂,懂了自然開心,想懂得更多,就像玩游戲一樣,一關關攻克,一個個道理追尋,漸漸的便越來越難了,越是難,就越引你去思索,越是思索就容易陷入到文字中陷阱之中。而后一步步的深陷其中……”

    哲學是說容易容易,說難極難,最麻煩的是明明很容易的問題,可以越剖析越讓人頭痛,所以哲學往往是專業人士才去研究,普通人要讀哲學,最好的辦法是去讀一些白話版的中國古典,那樣反而輕松自在,能讓你不時感悟生活智慧。

    倘若你去讀西方的哲學,而且還準備完全讀通。讀懂,那先準備一些治頭痛的藥丸吧。

    “此書融匯東西,有東方哲學易上手,多格言比喻的特點。再與西方抽象的,層層疊疊、繁復蕪雜的倫理學相結合……我讀來都頭痛,現在寫的,深奧處老子自己都不懂,都是死記硬背,把前世用來應付考試的東西抄在里面。你要讀得懂,老子拜你為師。”秦朝不是真弄不懂后世西方最為高深繁奧的哲學,只是沒心思花大量時間去弄懂。

    秦朝自己都沒弄懂的,本來是不會寫的,可這一次,秦朝被仙玉婷惹火了,這火氣總得有人承受吧,所以……

    ……

    宰相府老充頭小心翼翼將手中米黃色的二寸厚書籍放在書桌上。

    “這本《倫理學原理》限量版真是奇怪。”老充頭目光落在封面上,這本米黃硬紙書,包裝封面非常干凈利落,沒有圖案,只是封面正中央寫著四個漂亮的館閣體楷書‘此書禁讀’。

    “這書名不是《倫理學原理》么,為什么要寫‘此書禁讀’,而不是《倫理學原理》?”

    “為何要禁讀?這秦仙傲搞什么名堂?”

    老充頭心頭疑惑不解,這時敲門聲響起。

    “來了!”很快宰相大門口。

    “老充頭,剛剛胡記書局不遠發生了一件大事,一個很像韓相公的老頭子買了本《倫理學原理》看了一會,就大吼著‘不對,一派胡言’吐血而亡。”

    “什么,像韓相公的人看書吐血而亡?”老充頭心頭一忐,連門都顧不得關,直接便沖上街道,向胡記書局方向奔去,沒多久,韓絳倒地處。

    “哎呀,這真的是……”老充頭臉色灰敗,韓絳他怎么會認不出來?而且他是司馬光的貼身仆人,對于武道界的事情也是知道不少的,自然知道韓絳上一次仙逝并非真的死了,而是歸隱了。

    “韓相公這是真的死了!”老充頭吸了一口氣,豎著耳朵聽著周邊人的談話。

    “這位老先生第一個買到《倫理學原理》,而后出來后就在那里靠著柱子讀書,只是他讀了沒多久,就臉色很難看。”

    “那胡餅店掌柜還好心勸他,可他當時便很不對勁,不停的吼著不對,不對……書上說的不對!”

    “當時我也在,那老先生還說書中有魔,字中有魔,而后沖了出去,那種速度,比獅虎還猛,旁邊的人運氣不好的被他一碰,那是掛著傷,碰著死。”

    ……

    老充頭手一顫,心頭劇烈跳動起來。

    “我明白了,‘此書禁讀’,沒錯,此書是該禁讀!”老充頭飛奔離開。一個個武道界人士看了韓絳后也快速離開。

    時間流逝。

    宰相府,司馬光大步踏入府內。

    “相爺,您散朝回來了!”

    “嗯,老充頭,我沒記錯的話今天是《倫理學原理》首發日,書你買到了沒有?”司馬光沉聲道。

    “這個……”老充頭微微低垂著頭,“老爺,那本書沒什么好讀的。”

    “沒什么好讀的?”

    司馬光愕然看向老充頭,老充頭像這樣勸告他司馬光不要讀書,這還是破天芒第一次。

    “老充頭,是不是書不小弄壞了?”

    “沒,怎么可能,只是……”老充頭欲言又止。司馬光哈哈一笑:“放心,不管那書是你弄壞了,還是弄臟了,只要能看就行。”說著大步往書房走去。(未完待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