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人民戰爭

第一百五十八章 人民戰爭

    “可惡!”

    “邊境守軍一個個都是飯桶么?就這么讓西夏賊子攻進來了?”

    “恥辱,絕世恥辱!堂堂中原大國,竟然讓西夏小國給這么欺負了,邊軍呢?邊軍死哪里去了?”

    “對呀,怎么沒聽到像樣的防守?我聽說西夏是種諤將軍在鎮守,官方不是一直說種諤是個名將么,這一次怎么讓西夏人長驅直入?”

    “殺!血債血償,必須快速調集人馬將西夏賊人給滅了!”

    ……

    無數讀者羞怒,憋屈,憤怒不已,甚至完全想不通,若只是丟失一個兩個城池也罷,可報上報導西夏人不是進攻一個城池,而是進攻十數個城池,而且都攻克了,一下失地十數個,再加上報紙對西夏歷次進攻大宋的情形,這一對比,便發現了巨大的不正常。

    西夏人犯邊向來是常態,這一次大宋變天,邊境將軍豈會不準備,可事實是真沒有準備,不僅沒有準備,甚至是敞開大門。

    那些以往能征善戰的將領軍隊仿佛全都不在了。

    那這些軍隊到了哪里?為何不在?種諤這絕世名將又躲在哪里?

    盡管心中疑惑,可是很多城池的老百姓自發走上街頭進行游行,次日,報紙再一次報導,這一天又有數個城池淪陷,而報社更以秦仙傲的名義號召天下,建議組成抗夏同盟,一時間天下再次震動,老百姓們上街游行,拍手稱好,而一個個手握兵權的反王也感到壓力。

    第三天報社對西夏入侵之事再次跟蹤報導,不過這一次還報導了一件事,自萬民倒皇啟動后,種諤迅速控制奪取邊境軍權。

    而且巧合的是在西夏國內發軍時,種諤同時也起師討伐新華民國,因此西夏進入宋境,種諤已經遠離邊境。到達黃河口岸,如今種諤已經渡過黃河向東京行進。

    看了這篇報道。

    整個大宋的老百姓一下明白了,為什么這一次西夏入侵長驅直入,如入無人之境。原來一切是種諤搞的鬼,種諤把本該扼守邊境的軍隊主力帶走了,守護力量極度不足,因此造成西夏入侵勢如破竹。

    轟!

    一下無數老百姓憤怒了,一個個讀書人震怒。一個個有識之士震怒了。

    自古以來,除非反人類,反社會的極個別人士外,誰不對自己國家被他國入侵而憤怒,而恨鐵不成鋼,而義憤填慵?

    愛國之心人皆有之。

    自尊心人更有,這一次被西夏人給如此欺負,羞辱,豈能就此干休?

    “打倒種諤!”

    “首殺賣國種賊,再殺西夏蠻子!”

    “討伐種諤賣國賊。誰幫種諤賣國賊,誰就是奸人!”

    ……

    無數人沖上街頭組成游行隊伍,一個個憤怒的叫囂著要除掉內奸,賣國賊,要趕走西夏惡賊,救出淪陷地的同胞,而游行隊伍中寫在旗子上,橫幅上的‘種諤’名字也被天下人普遍寫成‘種惡’,人人談起種諤,無不咬牙切齒。恨不能吃其肉,噬其血,千刀萬剮方罷體。

    雖然報上沒有明確寫種諤放任西夏入侵,可是很明顯。你種諤被大宋置于西邊就是守護邊境防止西夏人入侵的,而這一次,就是毫無見識的,在知道西夏一慣的作風后,都知道西夏必定來襲,這種情況下你種諤帶大軍主力離開。顯然是有意放棄那些城池。

    如果沒有報紙全天下報導。

    這種事,種諤做得并不為過,可是有了報紙,芝麻小事在報上一報道都成了大事,大事就更不得了,更何況這幾天報紙對大宋淪陷地百姓的痛苦報導又那么生動詳細。

    再加上種諤所為,是與整個天下萬民相抗,要討伐新華民國,這還得了?

    鄭州。

    皇陵三十里外一民宅。

    “東家。”華信從鄭州城歸來,滿臉紅光煥發,“西夏侵宋、契丹人侵宋,我也算是見過十數次,比這一次嚴重的敗亡,甚至數萬,十數萬兵將損失也是常有,可是從來沒有見過像這一次一樣。”

    “你不知道鄭州的老百姓們,談起西夏入侵,個個恨不得上身殺敵,談起種諤,更是恨不能食其肉。”華信感慨不已。

    “東家,鄭州百姓現在關心得很,都想知道你有什么好的方法阻擋種諤。”

    “好方法?調兵遣將不是一時半刻的,可就算同盟軍沒動,他種諤也討不了好。”秦朝淡淡道。

    “哦?”華信露出疑惑。

    秦朝淡淡一笑,走入書房。

    “輿論的力量有時是很大的。”秦朝心中感慨,科學技術引領著社會生產力,引導著整個社會的大變革,同樣也引導著戰爭的方式變化。

    “有快速的信息傳遞方式,能將分散的力量集合起來,人民戰爭便能行得通,而人民戰爭……”

    當一個有著廣闊縱深,地形復雜的大國度,全民抗戰時,后世的熱兵器時代,日本舉國之力侵華都陷入戰爭泥潭而無法自拔,游擊隊沒什么槍炮子彈,都能拖住日軍。

    缺槍少藥都能抗住國民黨,一旦有了槍炮子彈。

    “八年抗日,三年內戰,可之后半年時間,中國共.產.黨便完成戰略反擊,將強大無比的國民黨給趕到臺灣,而后朝鮮戰場又取得了那些成果,為什么相差那么遠?”

    秦朝初看民國時期的抗戰歷史就想不通,共.軍前后戰力相差怎么這么大?之前只是勉強能保命,可到了1949年猛得像吃了藥一樣,后來查了資料才知道。

    日軍敗退后,國共爭奪東北最后是共.軍取得了勝利,因此接收了東北日軍裝備和軍工業,有了槍彈廠、機械廠、煉鋼廠、裝藥廠等等,一旦真正消化,武器裝備不比國軍弱了多少,這人民戰爭的威力才真正迸現出來,因此短短半年時間,國共戰場便天翻地覆。

    “后世威力巨大的熱兵器尚且如此,這冷兵器時代。”秦朝冷笑。

    武器器材相差不了多少,種家軍人數也遠遠不如侵華日軍,一旦將人民戰爭發動起來,那結果又會如何?

    不用想都可以知道。

    報紙一天天對這事跟蹤報道,而討伐種諤的同盟軍也在迅速成形。

    時間流逝。

    此刻種諤軍隊停在一座叫永和的小城池前。

    “將軍,城中防守太嚴密了,我們損失慘重,如果要拿下,至少得損失二千人馬。”一個將軍聲竭力嘶。

    種諤沉著臉,這些日子以來,路上就糧的城池抵抗越來越大,尤其是從十天前開始,每奪取一地,損失都在五百人以上。

    “將軍,我們不能再往下走了,這還是小城池。”

    “將軍,返回吧,東京是大都城,整個東京人口有百多萬,老百姓,還有數十萬廂軍,城池又高大,再加上那些反王的人馬,我們這點點人馬,如何能成功?”

    “將軍,還請三思!”

    ……

    一個個向著種諤勸說著,這些日子一路的抵抗也罷,最讓人頭痛的就是一路上不時看到標語,這些標語不是說眾將士的老家被西夏占領的慘象,就是大罵種諤賣國賊的,這樣的標語越來越多,讓人看了心中拔涼拔涼的。

    按正常,他們行軍半個月前就該到達東京,可是這一路要攻克城池籌糧,而運糧隊伍也經常被人打劫,燒毀,隊伍人數不斷減少,糧食越來越困難。

    從一路際象后,除了少數豪紳劣強,地主,官員家屬外,其余一切老百姓對他們種家軍都是敵視,其敵視甚至比敵視西夏人更加強烈,這讓現在的種家軍已經軍心極度不穩,若不是種諤極善控制軍心,恐怕早就潰散了。

    “你等不必多說,我意已決!”種諤沉喝,直接下令:“攻城!”

    ……

    永和城被攻克,可是糧食……被燒一部份,剩下的僅僅夠大軍數天之用。

    而后下一城攻克,人馬損失更重,糧食更少。

    下一城,損失人馬翻倍,糧食被燒,城中百姓寧可自己挨餓也不給種家軍糧草。

    下一城,花了整整七天才攻克,種家屋,從未有過的損失慘重,可糧草卻沒得到!

    ……

    堅壁清野,自然而然的老百姓將城中官糧都分發藏了起來,藏不了的,來不及藏的便燒掉,而后一些老百姓在某些人的組織下,向著其他地方遷徙。

    種諤得不到糧食,無奈之下直接讓手下兵將組成掠糧隊,四處搶奪百姓糧食,誰知這樣更是中了計,不時有劫掠隊消失,這些消失的或是中了埋伏,被圍殲,或是在老百姓勸說下,自己逃離,或是投降,反過來對付種家軍。

    夜安靜。

    軍營中,種諤左手捧著《三國演義》,眼皮子卻在打架。

    “嗒!”

    聲音響起,種諤一個激靈醒來。

    “又有偷襲者么?”種諤眉頭一擰,來偷襲的有時是大部隊,可更多的時候就是一些普通老百姓,這些虛實難測,防不勝防。

    “報將軍,剛剛探子得到了最新的報紙。”一士兵沉聲。

    “快呈上。”

    很快種諤翻開士兵呈上的報紙。

    “浮山周健,宜川蔣耀良、運城戚保立、義馬……正式起兵討伐種諤。”

    “什么?”種諤眼睛瞪圓,一旁士兵悄悄退出帳內,眼中苦笑,敢情他們一路走來,打得這么辛苦,自種家軍成立以來,向來是百戰百勝,從沒有過像這一次這樣損失慘重,可是損失這么慘重,居然還只是和一幫老百姓臨時組成的隊伍在打,連正規軍的影子都沒見到,這臉丟得……(未完待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