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柿子林

第一百一十五章 柿子林

    “嗯。”

    李清照興奮的說道:“這道算題證明,大家都上了秦公子的當,它并不簡單,相反復雜至極,我這一次的證明,絕對是一個巨大進步,我相信秦公子一定能看出的。”

    “胡鬧!”

    李恪非喝斥道:“秦仙傲要的是完全的證明結果。”

    “這我自然知道,可是……”李清照聲音低了下去,“可我覺得這真的是個很大的成功。”

    “成功?”李恪非哼聲,“我李家也是有臉面的人,你拿著半吊子水去讓秦仙傲指教,讓外人知道了,不知該如何恥笑,你丟得起那個人,我可丟不起。”

    “可……”李清照低下頭。

    “照兒,你也別怪你爹。”王怡嫻拍著女兒肩膀笑道,“你想想,就算你爹同意,秦仙傲也未必會理會,你想想他的事有多忙,若是人人都把自己算到一半,甚至一半都沒有的證明過程拿去給他指正,他指正得過來么?所以你這只有一半的稿子扔過去,他看都不會看一眼。”

    李清照身子一震,隨即緩緩點頭:“我知道了,只是太可惜了。”

    “好了,早點睡吧,這題不容易,你也不必急。”李恪非安慰道。

    “嗯。”

    關于兩道題的解答,官府和報社一直都沒有出現好消息,時間一天天過去,漸漸的民眾越來越不耐煩。

    “爺爺的,以前總有人說官府不可信,老子不信,現在卻是信了,你看,只要解兩道題就能萬民免稅,這不過是舉手之勞,卻……”

    “是啊,只知道不斷加賦,從未見過減賦。以前你借口還說得過去,可這一次……我看,他們根本就是故意的,就是不想老百姓過得好一點。”

    “會是這樣的么?”

    “可不是這樣。為何舉手之勞,就可以免除賦稅,偏偏不愿意?我看八成是又在想什么理由借口,這樣的借口在報上出現的次數還少么?反正什么都是他們說得對。”

    ……

    本來報上《答皇榜文》賭咒一出,人人都認為這次免賦稅是免定了。畢竟那題太容易了,孫固自己也說三歲小孩都解得出,因此很多都已經磨好了刀,甚至一些富戶,豬羊等都已經宰好了,就等著圣旨一下,萬民慶祝。

    可是等了一天,沒反應,再等一天,還是沒反應。三天,四天,五天……一個星期,十天……半個月依然沒反應。

    如果情有可原還好,可這一次……

    洛陽西郊巨大的柿子林中,無數破衣爛鞋,帶碗柱棍的叫花子三五成群散落著。

    “秦仙傲公子以大慈悲心腸,發出宏愿,原是找借口為萬民免稅賦之痛。”

    叫花群中間都是一些背著數個袋子的叫花頭子,而且越往中間走。叫花子背的布袋就越多,此刻中間一個清秀雅俊的中年文士正朗聲說話。

    “可是,可惡的官老爺們,舉手之勞可利萬民。卻不愿做,此事,別人管不了,不能管,大伙兒都說說,我們丐幫英雄。該不該管?”

    “該!”

    “全舵主,有什么話就直說!”

    “這種事,我等英雄不管,誰管?”

    ……

    一個個丐幫弟子吼叫道。

    全冠清再次一伸手,示意眾人噤聲。

    “諸位,如今我大宋是司馬相爺主政,司馬相爺如何?”

    “這……”整個丐幫弟子微微沉靜,司馬光的名聲一向是很好的,王安石變法失敗后,天下臣民企望司馬光出來便如當年期望王安石上臺一樣。

    司馬光上臺后似乎也不孚眾望,大刀闊斧施政,一條條政命頒下,只是……

    司馬相爺似乎也有些不靈泛,不好的新法廢除也就罷了,盡然好的,有利于萬民的也盡數廢除,這也罷了,眾人也沒多想,只當可能這樣更好,可是……

    秦仙傲的報紙一期期刊行。

    秦仙傲、段海峰等人與司馬光、程頤等人打擂,司馬相爺等人亮麗光鮮的外套也一件件剝下,尤其是這個天下無稅之事,司馬相爺竟然至今未有行動,不免讓人心生懷疑。

    “我聽說司馬相爺向來潔身自好,吃的穿的都不比普通百姓好多少,更是廢寢忘食,銳意治學,他當宰相倒是……”

    “司馬相爺倒是個好人,只是不知為何……”

    ……

    一個個低聲議論起來。

    “沒錯。”全冠清朗聲道,“司馬相爺是好人,是好官,人人都知道,當年王相公也是好人,好官,圣賢書所講的忠孝仁義亦是道理,可是為什么?為什么官老爺們讀了一肚子圣賢書,卻不做人事?為什么開口閉口仁義道德的官老爺們,如今動動手指頭就能解萬民于倒懸,卻不愿做?”

    “司馬相爺的《與王介甫書》寫得多好,拳拳愛民之心涌于字里行間,為何不愿萬民無稅?”

    “王相爺的《答司馬諫議書》其為國為民之心又如何理直氣壯,為何變法奪民利?”

    “大伙說說,這是為何?”

    靜!

    四周一片寂靜!

    是啊,為什么?為什么明明他們學的就是仁義道德,反而不講道德,反倒是他們這些大老粗們極講忠孝仁義。

    為什么明明的清天大老爺,名聲極好,甚至像王安石地方為官時也做了不少好事,司馬光生活也很檢點,這一次能為萬民免稅卻……

    “全舵主,為什么?”

    “是啊,為什么?”一個個丐幫弟子嚷叫起來。

    全冠清手一揚:“全某也想知道為什么,不過此時不是追究這些根源的時候,司馬相公在萬民心中本是好人,只是這一次事情做得太不地道,不再為我萬民著想。”

    “甚至……”

    “甚至甚么?”

    “甚至全某懷疑,他們之所以一直以來,不動聲色,可能不僅不會為萬民免稅,更是在醞釀一起陰謀!”全冠清此言一出。

    “啊?”一個個很是驚訝。

    “全舵主,是何陰謀?”一些人連聲詢問。

    最中心的幾個老乞丐皺起眉頭:“全冠清。你到底要說什么?”

    “全某懷疑,他們不僅不會免稅,更會對秦仙傲秦公子下手!”全冠清朗聲道。

    “什么?”

    一個個驚叫起來。

    吳長老、宋長老、陳長老、白世鏡等也一個個眼睛瞪得滾圓。

    “全冠清,此話怎講?”白世鏡連厲聲喝叫道。“你從何得知?”

    “大宋當官的連王安石、司馬光進了京后都變了,其他還有幾個好人?我們江湖中人都很少有嘴里叫哥哥,手中捅刀子,可當官的……哪一個不是這樣,不然這一次明明抬抬手指就能免稅。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沒動靜,我看,當官的,尤其是當了大官,就不再為百姓著想,他們想的是朝廷。”全冠清朗聲道,“而秦公子明顯是和他們作對,雙方唇槍舌劍,如今秦公子已經將他們逼到了絕處,他們接下來會如何做。還用說嗎?”

    “對,全舵主說得對,他們一定是向秦公子下手!”

    “沒錯,只有鏟除秦公子,他們才能安心坐天下。”

    ……

    群豪一個個義憤填慵,一些丐幫弟子更是喝叫起來:“殺狗官,不納糧!還請長老們和全舵主帶領我們殺了狗官。”

    “對,殺狗官,請秦公子坐天下,只有秦公子坐了天下。我們才能過好日子!”

    “殺!”

    “殺!”

    ……

    聲浪潮水般涌起。

    “各位!”

    宋長老雄渾的聲音響起在柿子林中:“此事尚未弄清,我們不可造次,若是狗官當真該殺,我們怎么做都不過份。可若殺錯人了,我丐幫豈不成了天下的罪人?”

    “諸位,宋長老說得對,此事尚可商議。”吳長老也喝叫道。

    全冠清冷笑一聲:“殺狗官的事且不說,幾位長老,全某近日得到消息。西夏、遼國亦對我大宋發生的免賦稅一事議論洶洶,說若是大宋當真如此,他們遼國、西夏亦愿歸降,成為我大宋子民,幾位長老,如何看此事?”

    “全舵主,西夏、遼國詭計多端,他們的話豈能相信?”宋長老朗聲道。

    “西夏、遼國賊子確實不可信,可他們的子民也是天生地養,是父母生出來的,凡體肉胎,因此,對官府的痛恨,對苛捐雜稅的厭惡,未必不如我大宋。”陳孤雁朗聲接口,“倘若我大宋百姓免稅,他們的子民想加入我大宋也未必不是真心的。”

    “陳長老,收復西夏、遼國的事,那是影子都還沒有的,我們且放一旁,我聽說姑蘇慕容發放英雄帖,愿意聯合江湖同道,發起萬民請愿,逼迫官府早日下定決心,拿出秦仙傲公子所要的兩題答案,大伙看我們要不要去參加?”白世鏡高聲道,“白某看來,姑蘇慕容這個提議很是不錯。”

    “慕容復提議倒也沒錯。”全冠清朗聲道,“但他慕容復算什么?我堂堂丐幫,天下第一幫派,此事該發英雄帖也是我丐幫來發,他慕容復只不過稍有些武名,手下無兵無將,何德何能能領導聯絡天下群雄?大伙說是不是?”

    “沒錯!慕容復個人勇武還可以,可是領袖天下,為萬民請愿,非我丐幫莫屬!”

    “全舵主所言極是!”

    ……

    一個個丐幫弟子應聲道。

    宋長老微微皺眉:“全舵主,你的意思是我們也發英雄帖?可他慕容復先發英雄帖,我們再這樣跟風,豈不讓天下英雄恥笑?”

    “宋長老,我們丐幫要行事,何需發英雄帖?”全冠清朗聲道,“我丐幫大宋各地弟子門人無數,只需振臂一呼,就我丐幫一幫,便能發動萬民請愿,各地英雄,只需遣弟子前往接洽,想必他們也未必愿意千里迢迢去找慕容復。”

    “我丐幫獨自一幫發動萬民請愿?”宋長老微皺著眉,“全舵主,這未免有些得罪江湖同道吧?”

    “是啊,全舵主,我也覺得極為不妥。”吳長老也連搖頭,“如今天下,我丐幫雖為天下第一大派,但少林也不可小覷,以我之見不如我們聯合少林召開英雄大會,如此一來,天下英雄定然群起而來,豈不妙哉?”

    “聯合少林?”全冠清朗聲道,“倒也不是不可,但是少林高僧們做縮頭烏龜做習慣了,打打西夏韃子,契丹狗賊還能出幾分力,但和大宋狗官做對,給他們百個膽子也定然是不敢的,倒時反倒壞了事,這是其一,其二,我丐幫幫主未定,倘若與少林同開英雄大會,少林以此發難,我丐幫誰可主持大局?豈不被天下英雄恥笑?”

    “陳某亦不同意與少林同開英雄大會。”陳孤雁沉聲,“沒選出可堪一戰的幫主之前,天下英雄面前,即便少林不發難,難保屑小也會發難,我等蒙羞事小,誤了大事可不好。”

    吳長老、宋長老、白世鏡頓時沉默。

    全冠清眼中閃過一絲得意,隨即看向群丐:“各位,為萬民請愿,上萬民書,為我大宋千百萬子民免除賦稅,這等大事,我丐幫英雄誰不愿做?”

    靜!

    寂靜!

    隨即一人笑道:“全舵主,這等好事,若不敢做,不如割了那話兒去皇宮做公公罷了。”頓時一眾叫花子哈哈大笑起來。

    “我丐幫沒有怕死的漢子!”

    “幾位長老,舵主,請吩咐吧,萬民請愿也罷,百萬民請愿也罷,我等掉腦袋都不怕,這種事還會怕?”一個個嚷了起來。

    全冠清看向幾位長老:“此事利國利民,我丐幫義不容辭,宋長老、吳長老、白長老、陳長老,傳功長老……你們還猶豫什么?”

    宋、吳、白、陳等長老對視一眼。

    “此事可行!”陳孤雁沉聲,“陳某第一個認同。”

    “既是為天下蒼生,我想幫主在此,也定然欣然樂意!”吳長風沉聲道,“吳某也贊成。”

    “為大義,雖千萬人吾往也!只是請愿,為何不行?宋某也應了!”一個個點頭。

    “好,接下來我們商議如何行事!”

    “自該如此!”

    ……(未完待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