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照兒成功了?

第一百一十四章 照兒成功了?

    秦朝的工作書房內,此時多了兩道俏麗的人影,其中一道無聊的研磨著墨汁,另一道仿佛集中了天下所有山水靈秀的女子則是臉色極為沉凝的看著手中一張張稿子。

    “倫理學原理!”

    君月如觀看的正是秦朝這些日子來廢寢忘食的成果,這《倫理學原理》秦朝一半都沒寫完,可是已經寫成的已經成系統,完全能夠給人過目了。

    “一價值……”

    “二善……”

    “三應該與正當……”

    ……

    君月如看著手中這卷《倫理學原理》的上卷,什么是道德,何為倫理學,倫理學的基本問題,一條條概念,一條條定理、定義,一個個公理公設……雖然行文整體看來變化多樣,可再一仔細看,便會發現《工具論》中的所有要求都一一符合。

    “孔老夫子講仁義道德,荀子講,孟子講……”君月如低低的聲音響起,這一疊稿子,她已經看了三天了,連續三天觀看,沒有找到一絲不合《工具論》的地方,或者錯誤之處。

    “儒家講,道家講,諸子百家幾乎家家都講仁義道德,可是……何為道德,為何要道德,標準又是什么……”

    “他們都沒有解決,只是空洞的講。”

    君月如苦澀而笑。

    “諸子百家講,人人都講,我們以為已經很透徹了,可是看了這一本才知道,原來他們講的不夠,不是不夠大,不夠美,不夠波瀾壯闊,而是不夠嚴謹,不注重追根溯底,而這些稿子才是真正找到了波瀾壯闊的長江黃河之水是從哪里來,從理論上明確了道德。”

    緩緩放下手中的稿子,君月如眼神看向秦朝。

    這一雙充滿靈氣的明亮眼睛這一刻涌動著一抹抹流動的光芒。這些光芒復雜之極。

    君月如是慈航靜齋門人,其基礎就是佛道儒。

    因此,她是不希望秦朝反擊儒家,甚至打倒儒家的。

    秦朝和司馬光、孫固、韓絳……等儒家聯盟。甚至諸子百家打擂,君月如很是為難,不希望儒家聯盟輸,又想通過秦朝的壓力倒逼儒家聯盟突破。

    只是事情一次次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而一次尤其——

    “君仙子。我就說過了,那里不可能被你找到錯誤的,如何?”憐妙玉輕笑,三天前,她看完那疊稿子便驚住了,也知道這一次司馬光等人真的死定了,可是君月如不服氣,或者說不想相信,不愿信,這才一看再看。一疊稿子不知看了多少遍。

    沉默!

    微微沉默后,君月如移開目光,轉身緩緩走向屋外,向來清秀,挺拔,帶著仙氣的背影這一刻突然佝僂了幾分。

    “君仙子?”

    秦朝有些心疼,伸了伸手,停在半空。

    憐妙玉看向君月如落莫的背影也不由一皺眉,她雖然是陰癸派,但爭勝之心并不如陰癸派其她女子那么強烈。和君月如相處得也算不錯,一起守候秦朝,平日里也沒多少人能說得上話,兩人感情可以說是極深的。

    “憐姐姐。她……”秦朝看向憐妙玉。

    “放心吧,她跟了你這么久,受沖擊又不是一次兩次,再說慈航靜齋的心法,自有特殊之處,這點承受能力還是有的。過一會就沒事了。”憐妙玉沉聲道,見秦朝還是眉心皺著,隨即輕笑了一下道,“好啦,我去看看她,這一關她總得過。”

    “謝了。”秦朝朝憐妙玉說道。

    憐妙玉一個閃身出了屋子,秦朝目光看著門口消失的玉人背影,情緒極為低落。

    “不過是一個理念而已,為何就……”秦朝喃喃,緩緩收回視線。

    不遠處兩道身影飛奔而來,正是尹淳、張繹。

    “君仙子,你?”

    尹淳、張繹向君月如連行禮,不過也有些疑惑,這君仙子以往仿佛天下謫仙一樣,凜然不可侵犯,今天卻少了幾絲仙氣。不過兩人想著手中的證明題,也沒多想,只是朝君月如和隨后出來的憐妙玉行了個禮便沖入秦朝屋子。

    “老師,不好了!”

    “老師,這有一篇稿子……”尹淳,張繹沖向秦朝的書桌。

    “慌甚么,嗯,莫不是證明?”秦朝目光一下便落到兩人手里的稿紙上。

    “這稿上是對‘四色’題進行證明的,這證明好像完美無缺。”尹淳連說道。

    “完美無缺?”秦朝嘴角微翹。

    “我不是說過么,凡是四色證明,不用看。”秦朝沉聲道,現在秦朝可沒多少時間來審什么稿,更不想去審那些證明的題目,何況君月如這種模樣,秦朝心情也低落。

    “可是,如果這真的證明了……”張繹道。

    “拿來吧。”秦朝一伸手,抓過稿紙,連看了起來,心中也快速的推衍著,時間一點點過去,忽然秦朝將稿子往桌上一放,拖過一張空白紙,抓起毛筆在紙上寫了起來。

    “他這公式,我可寫成這么幾個表達式,1、任何平面圖形都是二維世界,反之亦然……”秦朝說道。

    “老師,何為二維?”

    “在一個平面上的內容就是二維,即只有左右,前后兩個方向,不存在上下……”秦朝解釋,同時將稿紙上的證明過程以更簡單精練的語句講敘給兩人聽,最后指著一個地方,“這里的充分性明顯成立么?”而后秦朝再在紙上寫上一個公式。

    “這……”

    看著這公式,尹淳、張繹一下明白過來了,兩人臉色都有些尷尬。

    “這個四色猜想,是破不了的,這人的稿紙,除了剛才我給出的外,錯謬不下四處,你們居然……”秦朝瞪了兩大弟子一眼,心中也知道并非尹淳、張繹智慧不夠,才沒看出這一篇證明內的錯誤,而是兩人除了要完成秦朝的功課外,很多時間都要給報社審稿,因此放在兩道題上的時間沒多少。這一次又是急急忙忙的,自然就看不出其中的一些錯誤。

    “以后一切關于四色猜想的證明都做好記號,存放起來,你們看都不用看。倒是那道數學猜想。”秦朝腦中閃過哥德巴赫猜想,這一個猜想雖然沒完全被證明,但這一方向上的進展還是很可觀的,除了陳景潤證明的‘1+2’外,還有‘1+3’‘1+4’等等。

    “如果是數學猜想。你們可以可以稍微看一下,如果對方證明以下幾種,那么可以拿給我看。”

    秦朝說著在紙上寫下:“9+9、7+7、6+6、5+7、4+9、3+15、2+366……”一系列數字。

    “這……”

    尹淳、張繹微皺眉:“老師,這是何故?”

    “那道數學猜想,最好是用篩選法,而所謂的篩選法……”秦朝稍微解釋一下,便揮了揮手將兩人趕了出去。

    “四色猜想,哥德巴赫猜想后世出名后便不時有人冒出,說是自己證明了,有時傳得真以為這些人證明了。可最后都是錯誤的。”秦朝將寫了公式的紙扔入紙簍,心中很是感慨,有人冒出,或者拿出證明公式來說自己證明了這兩道題,秦朝其實早有猜到,只是沒想到這么快就有這樣的人。

    “這些人其實也不能說是騙子,只能說這些錯誤,他們自己并不覺得是不合邏輯的,因而說起來就理直氣壯。”秦朝拋開心中感慨,繼續寫起《倫理學原理》來。

    夜深沉。大部分的人都已經進入睡夢,李清照的閨房燈火依然閃亮。

    “小姐,我做了碗蓮子羹,這題也不是一時半刻能夠攻克的。你不如喝完睡覺吧?”繡兒將手中熱氣騰騰的蓮子羹置于書案上,心疼的看著自家小姐。

    “咦?小姐好像……”

    李清照這一刻恍如沒聽到繡兒的聲音,筆走龍蛇,字字欲飛,寫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快。

    “小姐莫不是要解出來了?”繡兒打量著李清照的神情,這一刻李清照臉頰紅暈。眼睛里閃著興奮的亮光,整個人專注無比。

    李清照眼里的光芒越來越盛。

    “對,就是這樣!”忽然李清照飛速運動的筆猛的停了下來,而后她將筆一扔,歡呼的跳了起來:“繡兒,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啊!”

    “啊什么啊呀,你看看我證明的這個……”

    “真的!”

    “當然是真的,絕對沒錯,這個比5大不小于6的偶數都……”李清照滔滔不絕,如果秦朝在一定能聽懂她講的就是挪威數學家布朗在證明哥德巴赫猜想中取得的那個關鍵性突破,這個突破只能算是證明哥德巴赫猜想進程中的一個巨大成果,卻不能完全證明那個猜想。

    不過正是因為這個突破,才有后面一系列的突破,包括陳景潤的1+2。

    秦朝明白,可繡兒小丫頭哪里聽得懂?

    “小姐,你證明成功啦?”繡兒叫了起來,整個腦袋一下子嗡嗡然,仿佛有無數只蜜蜂在飛一樣,巨大的幸福將她完全給籠罩了。

    “小姐證明了,那我們就是……天下免稅都是小姐的功勞,小姐威風,繡兒我也……如果小姐再和秦仙傲公子配成一對,那繡兒就……”繡兒嘴里嘮叨個不停,根本沒聽進李清照的講解。

    “對了!”忽然繡兒像是想起什么,仿佛兔子般跳起,而后一個飛身風也似的沖出了房門,而后——

    “老爺,夫人,喜事,大喜事!”

    “小姐成功了!”

    繡兒興奮的聲音在黑夜中響起,李清照愣了一下,連沖了出去:“繡兒,不是你想的那樣。”

    可這時——

    “篷!”“篷!”“篷!”

    聲音接連響起。

    “照兒,你成功了?”

    “照兒,你解出來了?”

    李恪非、王怡嫻頭發凌亂,衣衫不整的從臥室中沖了出來。

    “父親,母親,你別聽繡兒胡說,繡兒,住嘴!”李清照也急了,連喝止繡兒,也向李恪非解釋起來,“父親,那道題的證明,我用了一個篩選法,縮小包圍圈,這樣就可以從……”

    李恪非一蹙眉:“照兒,你別跟我說那些證明過程,就直說,倒底證明成功沒有?”

    “完全證明成功很難。”李清照搖了搖頭,“但是我的方法很可行。”

    “這就是沒有?”

    李恪非臉色一下都是失望,王怡嫻、繡兒也是臉色黯然。

    “小姐,你先前說是成功了,我還以為……”繡兒撅嘴說著眼淚都流了下來,“對不起,老爺,夫人,我……”

    “繡兒哭什么,我又沒怪你,只怪我沒話說清楚。”李清照安慰了繡兒一句,又向李恪非興奮的道,“父親,我這一次雖然沒完全成功,但我覺得也是一個巨大的成果,我想把它寄到報社請秦仙傲公子指正。”

    “請秦仙傲指正?”李恪非瞪圓著眼。(未完待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