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二十七章 其實他們在玩

第二十七章 其實他們在玩

    武會場無數眼睛都看著臺上掂著刀的身影。

    “小羽,上次我贏了,上上次你贏了,這次你怎么看!”

    “我倆也就半斤八兩,誰能贏就看運氣,可惜這把刀,外面包什么木料,太輕了,用著不趁手!”

    “是不趁手!我們,隨便表演表演,算是找點樂子!”秦當、秦羽背著單手,一副高手模樣,一些大人看得又好氣又好笑,這刀雖然包了些木料,可內里卻是實質的銅刀,對十歲沒修煉過內力的孩子來說雖不重,可絕不輕。

    “你們倆個,啰啰嗦嗦干嘛,快點動手!”裁判秦書武催促道,就在這時,秦當、秦羽嘴角一翹,同時微微一蹲身,轟!兩道身影動了,一動就引爆了整個賽場的氣氛!

    臺上。

    仿佛兩尊炮彈射出,兩個小小的身子幾乎瞬移一般消失,而后兩柄大刀以同一個動作斜砍,重重撞擊在一起。

    &nbs! ww. p;走了兩年‘雞步’,兩人的步法速度早達到非常快的地步。

    這一動,有個明堂叫崩步,形意拳中,郭云深半步崩拳打天下,崩步的暴發力是非常猛烈的,就像炸藥爆炸一樣,兩人這一沖,就仿佛兩尊火炮同時射出。

    兩個裁判原本漫不經心。

    可秦羽、秦當刷的一下,動作快得瞬移一般幾乎從眼簾中消失。

    “快!太快了!”

    兩個裁判眼睛一下瞪大了。

    十歲的孩子有多快的身法速度,作為老裁判的他們是非常清楚的,正是因為這樣,才完全漫不經心,可沒想到兩個小屁孩不動時,靜如處子,一動,便如雷霆。

    秦書武、秦書海汗一下都出來了,賽臺上要裁判干嘛,不全是用來評勝負的,最大的作用就是隨時追尋比賽選手的狀態和招式,一旦有可能出現意外傷亡時,在對方攻擊落在人身上時,提前截留。

    可連看都沒看清,還怎么判斷!

    “那里……”

    秦書武、秦書海視線追尋到兩個孩子后,再也不敢掉以輕心了,這樣的好苗子,六十年難得一見的武中天才,絕不,絕不能出意外,就算是自己死,也不能讓他們出意外,秦書武、秦書海又是狂喜又是緊張死死鎖定著兩個身影。

    兩柄刀狠狠撞擊在一起,這一撞也是非常狠,仿佛兩顆巨石撞擊一樣,撞擊又飛速彈起,可兩個孩子身子一轉,手一帶,彈起的兩把刀反而以更快的速度轟回來。

    撞擊,彈開,又轟回……一瞬間,無數刀影翻飛,快得讓人汗都出來了。

    “轟!”“轟!”“轟!”“轟!”“轟!”

    密集的巨響轟炸著人們的耳朵,整個周圍觀看的大人一下集體鴉雀無聲,一個個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那二叔公原本半躺半睡的坐在寬大的太師椅上,仿佛垂死老頭一樣,這時猛的就坐了起來,背梁筆直,身形挺拔,整個人精神得仿佛二十多歲的年青人,而老族長刷的一下,仿佛觸電般身形一閃,就到了賽臺最近處。

    “好,好家伙!”老族長嘴里不停的念叼著,興奮得手都在抖。

    一分鐘!

    二分鐘!

    三分鐘!

    賽臺上的轟擊足足響了三分鐘,眾人才緩緩回過神來。

    “二師弟!”

    前排觀看的大師兄秦樂星雙眼緊盯著兩個揮刀的身影,“最近,你們一班師兄姐是誰在教導他們,怎么個把月不見,就長進這么大?”

    二師兄此刻也是滿臉驚訝。

    “大師兄,這……我和三師弟、四師弟、五師弟一直都是在監督他們訓練,可是……”秦斗心中的震驚比任何人都大,因為一直都是他在訓導著這些孩子們,可以往在訓練場上這兩個孩子的表現,再隱藏實力,也絕沒到現在這種程度。

    “是啊,這兩個小子,昨天還是那個樣,怎么……”秦亮、秦風也連說道。

    “那這么說……”秦樂星吸著氣道,“是秦羽、秦當這兩個孩子平時隱藏身手了。”秦樂星也是經常去演武場的,對秦羽、秦當兩人平時表現也是知情的,這會兒突然強到這種程度,他自然也想到是兩人故意示弱。

    “嗯,是藏了!”

    “不過,這兩個小子勢均力敵,又這樣拼命,哈哈……”

    秦斗笑著,秦樂星、秦亮、秦風等也笑了,兩把‘重刀’這么狠拼下去,就算是修煉了內功的他們,也不能一直拼下去。

    “頂多盞茶工夫后,兩人就該分勝負了!”秦樂星笑說道,他們這么估計,老族長、二叔公、書字輩一眾老人,樂字輩的大人們亦都是如此想。很快一盞茶工夫過去,兩把刀瘋狂轟擊,二盞茶過去了,轟擊聲絲毫不見減弱。

    “呃……”

    臺下樂字輩、書字輩,三代的青年們一個個瞪著眼,甚至有些人都完全懵了。

    “這兩個孩子的體力……”老族長嘴微微張著。

    “族長,是不是讓他們?”一旁的秦書月說道。

    “不!”

    老族長一擺手,“不急,再看看!”

    又是一盞茶時間,老族長眼瞇了下,武會時間是有限的,一個年齡的,一般也就那么兩天時間,最多拖到三四天,畢竟一上臺就是全力以赴,頃刻之間便能分勝負,幾十個人兩天完全夠比完了,可現在……

    “族長,我讓他們停下吧!”秦書月低聲說道。

    “哼!”老族長一瞪秦書月,“停下什么?你自己看……”秦書月順著老族長手指處一掃,四周一個個族人都睜著滾圓的眼睛瞪著臺上,一些緊張得汗都出來,一些則興奮得滿臉紅光,特別是一些寨中向來潑辣的大嫂,大媽們,不僅興奮看,更捋著膀子,聲竭力嘶討論著臺上兩個孩子還能打多久?

    秦書月閉嘴了。

    “多久?”

    秦書月其實也想知道。

    全力以赴,完全不可能出現這種拼了幾盞茶工夫還分不出勝負的事,而且他們的體力也支持不了,可以說在場幾乎所有人都好奇,兩個孩子的底限在哪?

    “這些人,還想等小羽、小當體力耗盡!”

    眾大人等著兩個孩子體力耗盡,或者出現失誤而分出勝負,那些坐得近的男孩卻是湊著腦袋小聲嘀咕,一個個臉上露出笑。

    秦羽、秦當除了一開始的崩步沖擊外,后面的砍刀對砍,看起來兇猛激烈,可是——

    那都是用了端大槍的技巧。

    端大槍掌握了人身陰陽,陰換陽、陽轉陰,渾身肌肉就像輪流著休息。而那兩把撞來撞去的刀就像兩套鏈子錘一樣。鏈子錘一條鏈子連著兩個鐵球,一個鐵球不動,另一個沖出去,沖出去的鐵球不動,原來那個就跟上來了,一左一右,就像蕩秋千一樣反復不息,肌肉只是在秋千蕩下時‘蹬一下地’,加一把力。

    兩把刀撞在一起,借對方力彈起,秦羽、秦當只需轉身換形,用技巧一拉,那彈起的刀劃著弧便又轉回來了,這次轟來的力大部份還是上次彈出的。

    這種打法后世就是岳王爺逞戰沙場,岳家軍聞名天下打得金軍聞風喪膽的真正秘訣,不過現在被秦龍、秦虎一個班四十幾個男孩,平日里偷偷藏起來躲在樹林里當游戲玩。

    別說打幾盞茶工夫,真打上一個上午,甚至整天,苦熬著也能撐下去。

    轟!轟!轟!轟!

    五、六……六盞茶過去了,依然轟鳴個不停。

    老族長彎著的嘴角麻木了,秦樂金、秦樂明等一個個大人,眼睛幾乎是一邊盯著臺上看,一邊盯著那沙漏計時,那邊秦羽、秦當父親秦樂鷹、秦樂升咧著嘴笑得臉都發僵了,身旁孩子母親則是嘮叼著,“七盞茶了!”“八盞茶了!”“又是一沙漏漏過了,這還是我家小羽么?”“當兒啥時這么強了?”

    第九盞茶時間過去,突兀的——

    “小羽,小當!別玩了!”四十多個男孩齊叫起來,而后賽臺上兩個拼個不停的身影驀然分開。

    “真沒勁,才玩一會兒就不能玩了!”

    “是啊,誰讓我們前幾天游戲中得分低了,剩下就讓別人玩吧!”秦羽、秦當身上熱氣騰騰,臉頰也微微發紅,可氣息還算勻稱。

    “好了,樂武、樂海叔,我們要正式開始了。”秦當叫道。

    秦羽也瞥了兩個裁判一眼,慎重道:“接下來我和小當全力以赴,出手可能很難控制,二位叔叔你們一定要小心點。”

    “什么?”秦書武、秦書海兩個裁判懵了一下,“你們剛剛還沒全力以赴?”

    “我們只是在玩?”秦羽白了白眼睛。

    秦書武、秦書海額頭青筋直跳。

    玩?打得這么瘋,只是在玩?敢情我們倆瘋子一般的為你們緊張,盯著每一招,每一個動作,這九盞茶的提心吊膽,心驚膽顫全是給你們玩的!

    “你們……玩得好!玩得好呀。”秦書武吸了幾口氣,這才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叔叔們也是在玩,現在叔叔們認真了,你們快點決出勝負!”秦書武,秦書海真的很開心。

    十歲沒修煉過內力的孩子,兩把包木銅刀,疾風驟雨般的轟擊了九盞茶工夫,僅僅只是熱身的玩玩鬧鬧,連氣息都不太喘。

    這樣的玩,族中誰不愿意被耍?哪個武林世家不開心!

    “都這樣玩,我都愿意!”秦書武,秦書海看著一個個孩子的臉,眼里閃著光。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