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二十六章 氣象不同

第二十六章 氣象不同

    二叔公臉上露出和藹的笑,“來,小朝、小龍,到太叔公這邊來!”對別人嚴厲,對孩子們二叔公一向是很喜歡,也很可親的。“二太叔公!”一眾男孩嘰嘰喳喳叫著,二叔公笑得呵呵的合不攏嘴,他拉住秦虎、秦龍,“小龍、小虎,你們兩個小娃娃,今天可要好好表演,二太叔公在這里給你們打勁!還有小朝。”二叔公笑看向秦朝,“你這孩子天生有福氣,人又聰明,更要帶好頭,好了,去玩去吧!”

    “那我們走了!”四十多個男孩蜂涌而走。

    二叔公笑瞇瞇的看著孩子們離開,對一旁老人說道:“這批孩子很有禮貌,聽說狩狼時膽量也都不錯,就是貪玩了點!”

    二叔公看似不怎么管事,可對小一輩的還是很關注的,秦朝這一班四十多個孩子狩狼節表現得膽量非凡,一些人出手干凈利落,他是聽說過并記在心里的。

    “還有秦朝這娃。”二叔公笑著道,“這娃明明很聰明,要是更聽話一點就完美了!”對秦朝的倔,二叔公也是很有耳聞的。

    人越★★來越多。

    武會是從十歲的孩子開始,所以,今天主角就是秦朝他們這一班四十五個孩子,其余二十四歲之下的該訓練還是訓練,該上學依舊上學。而大人,除了極少數外,便都是秦樂刀、刀玉鳳、秦樂金、林嬸這些家里有十歲孩子的。

    “樂金,我們坐那邊邊喝酒邊看!”

    “正好,我昨天專程上山打了只獐鹿,婆娘給鹵好了,樂刀兄,我們一邊吃一邊聊!”秦樂刀、秦樂金往一旁桌子上走去,不止他們,其余的三四十歲的漢子也一個個帶著吃喝的酒食呼朋喚友,一席席的入座。吃喝談話,都在笑,可是眉宇間偶爾不經意間露出的憂色,顯示有些大人們心情沉重,對于有十歲孩子的家長來說,年比重要程度遠遠超過了孩子去參加狩狼節!

    狩狼節第一次表現差,還有第二次,第三次!

    可十歲的武會!

    就是那么一次,這一次表現不好,以后得到的家族藥材、指點等資源支援就有限得很,甚至落下一生笑柄。

    “怎么,劉嬸你不擔心?”

    “他家小虎,用得著擔心么?可你怎么也不擔心,你家那孩子秦占聽說在那一班可是墊底的!”

    “跟秦朝、秦龍一班,墊底我也開心!”纏著頭巾的婦女眉眼都笑得瞇了起來,她家孩子確實在班里不顯眼,可是……

    婦女至今還忘不了那天晚上,她無意中透過窗縫看到自家孩子秦占在房中突然跳起,房中央壘著兩張高桌子,每一張都是十歲孩子決計跳不上去的,可當時秦占竟然就那么輕松的竄了上去。

    當時,她就激動得落淚了,自家孩子不差!

    秦啟、秦龍、秦羽、秦則這幫孩子雖然一個個說好了要隱藏本事,可終歸是小孩子,愛炫,有幾個大大咧咧的不經意間就露了些底,僅僅露出的一絲絲兒,就讓這些家長們心里樂得猴搔似的,這表現在外,自然就是真正不擔憂。

    二叔公對氣氛是非常敏感的。

    “今年氣象不同啊!”二叔公微微皺著眉。

    “強顏歡笑吧!”秦書經一旁苦笑解釋,二叔公哼了聲,不再說話。眼看就要開賽。“小厚、小羽、小則,呆會兒一定要按說好的規矩行事,給他們來個大禮物。”秦龍吩咐著,“好了,現在都回到爹娘那去吧!”一眾孩子都散開往各自父母身旁而去。

    上首中間處。

    “二叔!”老族長站在二叔公身前,堆笑道:“這時間也差不多了,二叔您要是沒什么教誨,那我就上去主持了。”二叔公板著臉:“教誨?需要老頭子教誨么,你看看……”左手抓著拐杖一指四周幾個明明家里孩子不乍樣,偏偏興高采烈,仿佛過年一樣的人,“他們都這么開心,好啊,我秦家已經大興了,值得開心!值得慶祝!”

    老族長臉色一僵,尷尬笑道:“是,武會后找機會我一定敲打敲打他們!”

    “該敲打了,去吧!”二叔公擺了擺手,老族長神情一松。

    踏上賽臺,老族長眼神威嚴一掃,周圍一下安靜下來。

    “武林世家沒孬種,我秦家寨更是盡出英雄,千年前我秦家祖先……”老族長朗朗聲音響蕩在整個演武場,這一說足足半個鐘頭,才一擺手,“現在秦家武會正式開始,今天四十六個十歲孩子的比武排座,這比武排序便是抓鬮,1號和2號比,3號和4號比,依次下來。”

    “好了,樂仙,樂滔,上臺抓鬮吧!”

    “是!”

    兩個大漢跳上賽臺,很快——

    “1號秦羽,2號秦當!”

    “3號秦則,4號秦涯!”

    “5號秦俑,6號秦厚!”

    ……

    一個個順序被抓出來,而后寫在那臺旁的榜牌上。

    “鷹哥,你家孩子抽到第1了,秦羽這孩子聽說在這一班上學習成績是中等,演武場上訓練也是中等,這次居然抽到第一了。”

    “不過是第一個上場而已。”

    高大漢子秦樂鷹咧嘴笑了笑,“第一個上場往往壓力大,他這孩子我也不要他表現太好,馬馬虎虎就行!”笑完眉間閃過一絲憂色,自家孩子還是差了點,若是再表現好一點,就不用擔心了,他正要叮囑一旁坐著的秦羽,忽然眼神一凝,看向大門處。

    一行人,當先四人都是利索的黑衣男子,而后三人則是普通的綠褲白衣女子,一入場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視線。

    “是八位大高手來了!”

    “哈哈,我們秦家小字輩的大師兄來了,樂星,你再不來,小輩們都比武了!”

    那走在最前面背綁一把大刀,眼神凌厲如刀的秦樂星咧嘴一笑:“能不來么,這批孩子將來傳功還得我負責,這會正要看看他們的底子!”

    作為這一輩的大師兄,身負傳功職責,他不能不來,而身后的秦斗、秦亮、秦風、秦霜、秦凝、秦雪、秦雨也都是這一批小字輩中的前八高手,同樣身負監督傳功之責,也必須來觀看了解情況。

    秦樂星、秦斗一行人同樣先是給二叔公行了禮,而后便坐在那賽臺前第一排最好的位置。

    片刻后。

    “秦羽,秦當,你們倆上臺比試。”

    “來啰!”

    “好咧!”兩個孩子人群中跑了出來,仿佛過年似的眉開眼笑著往賽臺上跑去。

    “小羽,小當好好干!”四十多個男孩都叫了起來,和他們的家長不同,這些孩子一個個眉飛色舞,完全沒把這當回事。

    “當心點!”

    “好好表現!”

    大人們也叫著,同時一雙雙眼睛都看向那兩個孩子,秦羽是有名的調皮鬼,第一天上私塾就和秦朝打了一架,不過秦羽身手并不強,秦當更是籍籍無名,兩人在班上屬于爺爺不疼,姥姥不愛的角色。

    “樂星,這兩娃如何?”

    秦樂星后面坐著的漢子詢問,秦樂星一笑:“秦羽和秦當,雖然在他們這四十多個孩子中不起眼,其實還是不錯的。”

    “嗯,這批孩子并沒完全荒廢!”二師兄秦斗也沉聲道。

    他們負責訓練監督,對小孩的進度還是心里有點數的,秦朝這一班的孩子明明因秦朝一弄,練武的時間都拿去瘋玩了,可不知什么時候開始,仿佛吃了大力丸一樣,平時的訓練,雖然表現得馬馬虎虎,能坐決不躺著,讓人恨得牙根癢癢,可秦樂星他們是什么人,一眼就看出,這批孩子訓練不認真,可筋骨,別人累得要死,可他們,嘴里嚷著累,偏偏一個個汗都不怎么出,氣都不怎么喘,揮刀的動作,那體力不支,絕對是裝出來的。

    老族長看著秦羽、秦當,臉色慎重。

    賽臺上。

    兩把刀飛向秦羽、秦當。

    這刀。

    內銅,外包木,背厚二寸,刃也有一寸,完全沒有開刃,而刀頭更是根本捅不死人的鈍角。

    秦羽、秦當伸手接住刀。

    “記住,不能往要害部位招呼,不然就算沒傷到人,也得受處罰,傷到人命更是以命抵命,知道了么!”裁判秦書武虎著臉一舉手,“比賽開始!”

    (半個小時后下一更。)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