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幸福武俠 > 第二十五章 二叔公駕到

第二十五章 二叔公駕到

    宗祠男子演武場,此刻正隔成了兩塊,正是訓練之余的休息時間,場上一塊塊的,各個年紀段的男孩湊在一起,東邊角落,秦朝一班人不遠是秦松等十一歲的男孩。

    “嗨!”秦楠看了秦松一眼,眼珠一轉,“年比馬上開始了,大伙先試試這石磨!”

    秦松一皺眉。

    “這石磨非常沉重,聽老人講,修煉了一年內力后,只有內力修煉及格了才能搬得動,我們試試。”秦楠走到身前麻石磨前,也有些忐忑,二個月前他就試了一次,這石磨當時根本就搬不動,抱住石磨,秦楠猛的一用力,沉重的石磨一下就被他給搬了起來。

    “好!”旁邊男孩叫道。

    八個十一歲的男孩一個個試著,除了秦松等三個沒搬動外,其余都勉強搬了起來,“哈哈,內力及格了,這次年比的武會上應該不會太丟臉。”

    “這次武會,秦朝、秦龍那些小屁孩也要參加!”

    八個男孩說笑著,秦楠瞥了眼不遠處的秦龍、秦虎等人,見秦羽眼露羨慕的看著這邊的石磨,頓時一笑,叫道:“小羽兒,要不要也來試試,很輕的。”

    秦羽眉挑了下,看向旁邊男孩:“小樹、小則,要不,我們也去試試?”

    “你是說搬石磨?”秦海順著秦羽視線瞥過去,嘻笑了一聲。

    秦樹也嘻笑了起來:“小羽,你別逗了,那石磨很沉重的,我聽說要修煉了一年內力才能搬得動,你讓我們去搬?讓人看笑話?”秦羽臉一紅,秦虎倒是雙眼發光:“這石磨,倒也能試試,我們這些年力氣大增,那邊那些個大人練武用的石鎖,有幾個我都搬過,能搬得動,這石磨……我看可以試!”

    秦龍原本和秦朝寫字,聽了這話抬起頭來,一擺手:“去,都去試試,怕什么笑話?”

    “好咧!”

    四十多個男孩一窩蜂涌向那石磨處。

    “讓開讓開,我們來試試!”秦虎大嗓門的推開那十一歲的男孩,就要去搬麻石磨,秦龍闖前一步攔住他,湊嘴在他耳邊嘀咕了幾句,秦虎立即就眉眼都笑開了,而后一屁股大刀金馬般坐在石磨上,插著腰道:“好了,我們要在這一塊地方玩游戲,你們這些大哥哥麻煩讓一讓,都到別的地方去,不要跟我們這些弟弟們搶地盤。”

    “玩游戲?”

    秦楠一笑,其他男孩也笑了起來,“走,我們去別的地方,讓給這些小弟弟們玩游戲,哈哈!”跑到這石磨旁能玩什么游戲?肯定是搬石磨,怕搬不動,被人笑話!

    八個十一歲的男孩嘻嘻哈哈的站得遠遠的看著。

    八個男孩一走,秦虎、秦龍便招著眾人將這里圈起來,讓外人看不到里面。

    “小虎,你先試!”

    “嗯!”秦虎跳下石磨,四周一下安靜下來,一雙雙眼睛都看過來,秦朝也期待,這兩年除了雞步顛球端大槍外,秦朝還加了些其他‘游戲’,這加起來的效果會如何?

    秦虎彎下腰扣住石磨下面的凹處,臉色也有些緊張,畢竟這是修煉了一年內力才能搬得起的,就見他一用力,脖子上青筋都冒出了。

    石磨猛的便離地了!

    片刻安靜后,轟的這一片地方暴出一陣歡呼聲。

    “這幫小屁孩!”遠處十一歲男孩,還有一些也看到這的少年都嗤笑了起來,他們看不到圈子里的狀況,也根本就不認為沒修煉過內力能搬得動那石磨。

    秦虎搬動后。“我來,我來!”一個個都輪著試,有搬得起的,也有搬不動的,最后一算,四十六人的一個班不算秦朝居然有十六個人能搬得起這石磨。

    “好啦,今天年比開幕,大家都休息一下!”

    最后一個人試完后,秦龍聲音響起。

    “對,今天是年比開始日,一定要好好休息,不訓練,也不玩游戲了,大伙兒都蹩足勁,一會兒年比開始是武會,我們一定要像小朝說的那樣‘亮瞎他們的狗眼’!”一想到接下來的武會,一眾男孩個個都如打了雞血般。

    秦家規則,十歲是一個大關。

    五歲文,七朝武,五年下來,結果如何?是蟲還是龍,文高幾斗?武又如何?一切就看十歲那一年的年比。

    演武場上被隔開的另一邊。

    中間一塊塊馬頭大的土磚堆著半丈高搭著一個巨大的圓形擂臺,臺子最上層鋪著厚實的木板,賽臺以木欄桿圍著,下面四周,擺著大量的桌椅板凳,一些族人在那里擦拭桌椅,說笑著似乎都笑容滿面,可有些笑容背后眼神總有一絲擔憂。

    “每次武會,我這心都是怦怦跳得慌,還是玉鳳姐命好!”刀玉鳳、林嬸、藥嫂子等一些婦女西邊角落里閑聊著,那臉頰有一顆黑痣的婦女嘆聲嘮叨著。

    刀玉鳳笑了笑,眼里有絲自豪。

    武林世家的族中年比,別人擔心得不得了,可她刀玉鳳,用得著擔心么,秦樂刀和她天天切磋苦練,特別是這兩年踩著樁練刀,技術長進很快,至于秦朝,八歲時狩狼節就瞬殺五頭狼,這兩年雖然學習重,沒時間練武,可再退步也不會比殺狼時弱太多吧?

    “林嬸和藥嫂你們也不錯,林嬸你家秦龍這次年比無論武會還是文考綻放光芒是一定的,藥嬸你家爭兒雖然差了點,可你只有一個孩子擔心,不像我又要擔心漢子,又要掛念孩子,這心啊……寧愿我自己上臺廝殺,也好過在這提心吊膽的。”

    “嗯,武會就是這點不好,我們這些秦家媳婦不能參加,不然……”

    林嬸看向刀玉鳳,“以玉鳳姐的身手,怕是我秦家樂字輩都得給她壓下風頭去了。”

    “嗯!玉鳳姐確實強!”

    這些婦女閑聊著,忽然都看向南邊的入口處,“咦,二叔公來了!”

    “二叔公來了?快!快去迎接!”

    二叔公一百零一歲,在族中輩份高,脾氣也怪,平時不怎么管事,可你要是禮節不到,怠慢了他,發起脾氣來,絕對讓你吃不消。

    刀玉鳳也連站起身。

    上次秦雪學刀的事,二叔公來過一次,雖然后來沒再來了,可刀玉鳳至今想起仍心中忐忑,她連堆起滿臉笑容迎向門口的二叔公。

    二叔公徑自柱著拐杖,一步步緩慢前走,對著迎接招呼的眾人理都不理,可刀玉鳳行禮時還是抬起眼皮沉著臉掃了刀玉鳳一眼,目中似有厲色,讓刀玉鳳有些惴惴。

    “都散去吧,該干嘛就干嘛,我這老頭子用不著這么多人陪著!”

    二叔公聲音朗朗有力,柱著杖走到那最上首,這里中間擺著一把大太師椅,二叔公便在這太師椅上坐了下來。“二叔!請喝茶,這是上敬給皇宮的貢品茶,也多虧了玉鳳那姑娘,不然還弄不到哩。”秦書知、秦書文、秦書經、秦書月等一眾老人便在旁邊相陪。

    “喝什么茶!”

    二叔公沉著臉,“我這老頭子,也活不了幾年,死前就是想看看我秦家寨的未來,可這寨子里,雖不說一代不如一代,可總長進不大,跟不上外面變化,我老頭子今天坐這里,就是個擺設,給后人打打氣,別說皇宮茶,就是天上神仙喝的茶,喝在嘴里也不暢!”

    “這二叔……”

    秦書知、秦書文這些老頭聽這話都有些臉色不好。

    秦書經陪笑著道:“二叔公,今年不同往年,今天這屆武會,還是有幾個看點的。”

    “哪幾個看點?”二叔公斜瞥了秦書經一眼,秦書經上次將功法改進了一點,二叔公對他還是臉色很好的。

    “第一,今年這批孩子都很不錯,秦朝、秦龍、秦虎、秦啟這些孩子八歲狩狼節表現都不錯;其二,秦雪這丫頭有長進,可這幾年年比期間,她在外做館主,沒參加武會,也不知長進了多少,第三……”秦書經陪著笑哄著二叔公。

    秦朝、秦虎、秦啟等人也進場了。

    “是二太叔公!”秦朝、秦龍等連涌過去。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