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五百二十七 鐵索連環

五百二十七 鐵索連環

    長江岸邊旌旗招展,蜀漢兩軍射住陣腳,兩員虎將廝殺成一團。

    張飛胯下青騅馬,手中丈八蛇矛,吼聲如雷,一直主導著場上的攻勢。楊七郎手提素纓湛金槍見招拆招,沉著應對,與張飛惡戰了二十回合,不落下風。

    “嘖嘖……年輕人倒是有些本事,三爺倒是小覷你了!報上姓名來,燕人張翼德矛下不死無名之鬼!”楊七郎的勇猛大大的出乎張飛的預料之外,當下抖擻精神奮力廝殺,高聲詢問對手的姓名。

    “我呸……你這殺豬之輩,也配問我姓名?七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楊希楊延嗣是也!”楊七郎怒發沖冠,揮舞著長槍,奮不顧身的與張飛殺做一團。

    “叮咚……楊延嗣‘暴怒’屬性激發,武力+4,素纓湛金槍+1,基礎武力值被張飛壓制為97,當前武力值上升至102!”遠在江夏的劉辯得到了系統的提示。

    兩員虎將馬走龍蛇,槍來矛往,殺的塵土飛揚。

    正所謂一寸長一寸強,張飛的丈八蛇矛比楊七郎的槍長了一尺半,再加上力氣大,爆發力強。惡戰了七八十回合之后,逐漸占據了上風,楊七郎拼盡全力,也是難以改變劣勢,逐漸的只有招架之功,再無還手之力。

    眼看楊延嗣逐漸不支,何元慶手提雙錘,催馬出陣:“七郎休慌,元慶前來助你!”

    蜀軍陣中吳三桂提著三尖兩刃戟殺出陣來截住了何元慶:“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蜀將吳三桂在此!”

    兩將嘴里不停的罵咧咧咧,揮錘舞戟廝殺成一團。只是吳三桂的武藝比起何元慶差了一大截,不過十幾回合便支撐不住,幸虧陣中吳班、陳式雙騎并出,各舉兵器合力圍攻何元慶,才勉強戰了個旗鼓相當。

    雖然何元慶以一敵三不落下風,但楊七郎面對著咆哮怒吼的張飛,勉強支撐到一百多個回合,已經是左支右絀,險象環生。若是再無支援。只怕隨時都有被張飛刺于矛下的危險。

    養由基躲在大旗之下,摘下鐵胎弓搭上雁翎箭,悄悄瞄準了殺的興起的張飛。氣沉丹田,將弓弦拉的如同滿月。嗖的一聲,奔著張飛的腦門就是一箭。

    “叮咚……養由基箭神屬性爆發,壓制張飛武力1點,養由基弓+1武力,射箭瞬間武力值飆升15點。暴增至106!”

    張飛雖然性急暴躁,但在沙場上的時候卻是心細如發,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這也讓張飛的戎馬生涯中很少負傷。他的勇猛不同與許褚、典韋、周泰的奮不顧身,而是粗中有細,剛柔并濟,在打敗對手的同時更要確保自己的安全。

    忽聽得風聲響起,張飛急忙低頭,饒是他躲的夠快,還是被養由基一箭射中了盔纓。不由得嚇出了一身冷汗。猛地扭頭朝漢軍陣營中掃去,咆哮一聲:“哪個卑鄙之徒敢暗箭傷人?有本事的出來與三爺大戰三百回合!”

    “叮咚……養由基遭到張飛咆哮震懾,武力再次下降2點,基礎武力下降至88,且已下降至‘怒喝’所能削減的最低幅度7點。”

    眼看著張飛舍棄了楊七郎沖殺了過來,養由基急忙收了弓箭,手中長槍一招,揮軍掩殺:“敵將驍勇,斗將難勝,全軍沖鋒!”

    看到漢軍沖殺了上來。在后面掠陣的龐統手中馬鞭一揮,將近三萬蜀軍迎了上去,雙方一團混戰。遭到張飛震懾之后的漢軍士氣低落,且戰且走。由楊七郎與何元慶殿后朝公安方向撤退。

    張飛與吳三桂、吳班等人引兵掩殺,漢軍傷亡甚重,辛虧程咬金率兵接應,從險要之處殺出來一陣夾攻,方才擺脫了蜀軍的追襲。退回公安城中清點傷亡,折損了七千余人。諸葛亮下令閉門不戰,靜觀其變。張飛與龐統引兵一路追襲,直抵公安城下五里之處安營扎寨。

    就在張飛大戰楊七郎之時,傅友德率領的水師也向蔡瑁、張允發起了猛攻。

    一時之間,江面上殺聲震天,弓弩雷發,箭如雨下。

    大小不一的戰艦在江面上來回穿梭,不時的迸發出巨大的撞擊聲,遭到劇烈沖擊的戰船損壞之后便開始浸水,船上的士卒驚慌失措的跳水逃命。運氣好的僥幸逃生,更多的則被船上的敵軍痛打落水狗,亂箭射下,登時斃命。

    傅友德雖然治軍有方,但蜀軍水性欠佳,在戰船遭到猛烈撞擊的時候左右搖晃,船上的士卒便站立不穩。蔡瑁、張允指揮的漢軍趁機猛攻,弩箭齊發,接舷肉搏,殺的蜀軍節節敗退。

    天黑之時,雙方各自收兵,蜀軍水師沉船二十余艘,陣亡五千余人;而蔡瑁、張允統率的漢軍則僅僅只是損失八條戰船,一千多名士卒。連續兩場水陸惡戰下來,蜀漢兩軍各勝一場,算是打了個旗鼓相當,誰也沒有占到便宜。

    次日大清早,張飛再次提兵殺到公安城下叫陣,諸葛亮命人掛起免戰牌,任憑蜀軍百般謾罵,只是不理不睬。

    與諸葛亮閉門死守不同,蔡瑁、張允率領得勝之師溯江而上,擂鼓吶喊向傅友德的水師發起猛攻。雙方再戰一場,由蔡瑁、張允訓練的水師憑借著嫻熟的水性占盡上風,再次擊沉了十余艘蜀軍船只,射殺了兩千余人。

    傅友德屢戰屢敗,只能率部向上撤退至猇亭附近,躲進船塢之中,由吳班率領的陸軍在岸上用弓弩掩護,才扛住了蔡瑁、張允的追襲。

    若是長江水路被漢軍控制,那么蜀軍的糧草補給就只能依靠路途艱難的山路供應,這對于蜀兵的士氣將是一個沉重的打擊,所以江上控制權絕不能拱手相讓。龐統絞盡一番腦汁,終于有了良策,連夜輕騎直奔傅友德水師大營,獻上自己的妙計。

    “蔡瑁、張允久居荊楚,他們麾下的士卒深諳水性,我軍一時之間難以爭鋒。傅將軍可命人用鐵索將所有的戰船連接起來,用連環船與漢軍對壘。如此一來,即便遭到猛烈的撞擊,我軍的戰船也不會搖晃的太厲害!”龐統手搖羽扇,把自己的計策娓娓道來。

    “多謝先生指點,某定當一血連敗之恥辱!”傅友德聞言大喜,連聲向龐統作揖致謝。

    送走了龐統之后,傅友德召集軍中所有鐵匠,日夜趕工鍛造了數千丈鐵索。然后把所有戰船的首尾連接起來,按照大船配大船,小船配小船,或者三十艘一排,或者二十艘一排,并且在兩艘船只之間鋪上了船板,可以彼此接應,首尾相顧。

    蜀軍的連環船造成之后,在江面上果然如履平地,大大的改善了士兵暈船乏力的狀況。傅友德令旗一揮,與嚴顏率兵出了船塢,順江而下殺奔蔡瑁、張允駐兵之處。

    聽聞蜀軍主動出擊,蔡瑁、張允大喜過望,下令擊鼓迎戰。

    當看到蜀軍的戰船在江面上鐵索連環,逶迤而來,如履平地之時,心中不由得暗叫不妙。但大戰一觸即發,蔡、張二人也只能硬著頭皮,催兵向前迎戰。

    轉瞬之間,雙方廝殺在一起,江面上弓弩雷發,殺聲震天。有了鐵索連環的戰船,蜀軍占盡上風,之前左搖右晃的劣勢不復存在,彼此支援,首尾呼應,直殺得漢軍水師節節敗退。

    “轟隆”一聲巨大的撞擊聲,傅友德指揮著連環船與張允乘坐的斗艦撞在一起,狼花四濺,木屑紛飛。雙方的士卒鼓噪吶喊,揮舞著刀槍接舷死戰。

    “漢將還不受死?”

    傅友德手提吸水提爐槍縱身一躍登上了漢軍的船只,身后數十名精銳的刀斧手銜尾而上。傅友德長槍飛舞,殺的漢軍紛紛落水,在亂軍之中正與張允迎面相遇,刀槍相交,戰無十合,一槍刺張允于船下。隨著幾個浪花翻滾,瞬間就不見了蹤影,只在江面上流下一團血漬。

    就在傅友德槍挑張允之時,嚴顏也率領著一組戰船猛攻蔡瑁。船上的蜀軍皆是嚴顏親自訓練的弓弩手,射術精湛,隨著嚴顏不停的揮舞令旗,用一波一波的箭雨猛射蔡瑁軍,殺的漢軍傷亡慘重。

    聽聞張允戰死,蔡瑁料敵不過,只得鳴金收兵,聚攏了殘兵敗卒順著長江向洞庭湖方向撤退,投奔水師都督韓世忠去了。這一戰損失慘重,被蜀軍奪走戰船二十余艘,撞沉二十余艘,傷亡了八千余人,將之前積累的優勢全部葬送。

    傅友德一雪前恥,躊躇滿志的揮師向東,順著長江卷土重來,再次直抵公安城下。與張飛的陸軍營寨唇齒相依,水陸合圍公安,日夜鼓噪吶喊,挑釁叫陣。諸葛亮掛起免戰牌,任憑蜀軍百般辱罵,只是死守不戰。

    劉辯在江夏接到了公安的戰報之后,立即召見陸文龍,吩咐他引兵五千離開江夏前往公安協助諸葛亮抵御張飛。同時冥思苦想破敵之計,如何才能花最小的代價挫一挫張飛的銳氣?若是派遣姜松出馬,也只能略勝張飛一籌,于大局無補,要想取得決定性的勝利,還得出良策才行!(未完待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