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六百三十五 生離死別

六百三十五 生離死別

    (Ps:感謝一下取名字就算了同學3萬起點幣的打賞,按照道理來說今天必須加更以示感謝,但劍客這幾天在忙單位招標的事情,事情比較多,所以把加更押后幾天,請諒解!最后,既然ps了,那就順道求一下月票吧,弟兄們請多多支持!)

    夜色如墨,悶熱潮濕。

    帥帳之內紫眼碧髯的孫權正在與周瑜苦思對策,雖然只有十五歲,但孫權唇角的絨須已經呈現了青碧色,所以稱之為紫眼碧髯毫不為過。

    “此話何意?”周瑜反問,也不知道孫權是真不解還是明知故問,“尚香小姐與劉備的婚約已經解除了。”

    孫權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意思:“公瑾你的意思是送尚香去貴霜,跟那個和始皇帝同名的貴霜國大將軍聯姻?”

    “對!”周瑜緩緩頷首,“聽說那嬴政膝下長子也叫扶蘇,傳言他們是秦朝后裔,為了復興大秦,所以都照著先人取名。”

    孫權搖頭哂笑:“蠻夷真是弱智,把名字改成嬴政、扶蘇、李斯、王翦之流,就有那些先人的本事了?要是這樣的話我改名孫武,公瑾你改名周公旦算了!”

    周瑜正色道:“那不是我們該管的事情!事實上我們現在只有依附與貴霜國的秦軍,姑且稱之為秦軍吧,才有希望在劉辯的強大攻勢之下茍延殘喘,否則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是難逃覆滅之局。誠如仲謀適才所說,我們之前與嬴政毫無瓜葛,秦軍又豈會誠心實意的幫我們?”

    只是孫權與周瑜不知道的是,嬴政還是那個嬴政,李斯也是那個李斯,都是被劉辯擁有的神秘系統帶到了這個世界。嬴政的出世攜帶了李斯、王翦、蒙恬三人,因為王翦的統率與李斯的政治全都破百,所以王翦攜帶了王賁,李斯攜帶了扶蘇出世。

    “到貴霜千里迢迢,異域他鄉。只怕尚香不肯去啊,能不能換一個人?”孫權在帥帳中來回踱步,提出了自己的憂慮。

    周瑜搖頭:“絕對不行!咱們現在處在弱勢,名義上說是與貴霜聯姻。實則是向嬴政求救,不拿出點誠意來,又怎會讓秦軍誠心實意的救援?而且聯姻之人必須對孫家絕對忠誠,否則在貴霜日久生情,遲早變心;此外聯姻之人必須姿色非凡。讓那扶蘇無法拒絕,讓嬴政感到臉上有光,此計才能成功,否則只能是徒勞無功,甚至是弄巧成拙!”

    孫權嘆息一聲,撫摸著絨須道:“那嬴政是貴霜國的大將軍,權比董卓,或許用不了幾年就會廢掉貴霜的皇帝,謀權篡位。扶蘇是他的長子,說不定將來能繼承帝位。把尚香嫁過去倒也不辱沒我們孫家,說不定比跟劉備還要好一些。只是我和尚香不太對付,這事能不能你來和她說?”

    “好,我去!”周瑜略作思忖,答應一聲出了帥帳。

    只留下孫權一個人在原地沉吟:“這黑鍋還是讓周瑜來背吧,我怕提出來要被母親大人責罵!”

    周瑜一路大步流星,很快的來到了孫尚香住宿的營帳,知會了一聲守帳的女兵:“我有要事見一下尚香小姐,有勞知會一聲。”

    “都督稍等!”

    女兵飛快的進去通報,卻只見孫尚香正峨眉緊鎖。伏在桌案上繪畫,筆下一個英俊的少年劍眉英目,雄姿勃發,眉眼之間霸氣十足;孫尚香一會兒揮毫潑墨。一會兒托著香腮凝視畫像上的英俊男子,臉上不時的露出微笑,恍若少女懷春。

    “小姐!”女兵咳嗽一聲。

    孫尚香嚇了一跳,急忙把桌案上的畫像掩蓋了,皺眉問道:“何事?”

    “周都督在帳外求見!”女兵答道。

    孫尚香一臉狐疑:“嗯,深更半夜的周公瑾要見我做什么?帶他進來!”

    很快的。風流倜儻的周公瑾走進了孫尚香的帳篷,笑道:“香妹還不曾睡?”

    “看你和二哥帶著十萬人馬惶惶如喪家之犬,我怎能睡得踏實?”

    孫尚香的語氣有些不善,自從回到長沙之后孫尚香就一直在盡最大努力的勸孫權投降,但周瑜卻說有絕境求生之策,而且程普、黃蓋、韓當等孫權死忠也堅持死不投降,孫尚香只能無奈的跟著大軍離開長沙,南下蒼梧。

    周瑜也不生氣,輕描淡寫的把責任推了出去:“這還不是拜劉辯所賜,所以尚香你這一輩子都要牢牢記住這個血海深仇!”

    “大哥他臨終之前叮囑我忘記仇恨,他說與劉家之關爭霸,再無私怨!”孫尚香臉色冰冷,再次重復孫策的遺言。

    周瑜笑笑;“那是伯符為了安撫你,怕你沖動之下激怒了劉辯。”

    話鋒一轉:“掐指算算,伯符去世之日到現在已經兩個月了,你是否思念他?”

    聽周瑜提起兄長的名字,孫尚香淚珠盈眶:“兄長他最疼愛香香了,如何不思念?”

    “這支隊伍雖然是老主公組建的,但卻是在伯符手上壯大的。在伯符的心里,最大的愿望就是讓孫家稱霸一方,如此才能瞑目。”

    說到這里,語氣變得悲痛起來:“可惜周瑜無能,帶著伯符的隊伍被漢軍追的如喪家之犬,實在有負伯符所托。如今有個讓孫家絕境求生,力挽狂瀾的機會,不知道尚香小姐你是否愿意幫助伯符完成遺愿?”

    “什么機會?”孫尚香警惕的問。

    周瑜也不隱藏直接道明目的:“我軍如今勢窮力孤,只有借助貴霜秦軍的力量才能絕處逢生。而孫家與嬴政非親非故,又怎肯真心實意的幫助孫家度過難關?尚香小姐與劉備的婚約已經解除,故此我與仲謀商量了一番,打算送香妹去貴霜與嬴政聯姻,嫁給他的長子扶蘇,我想尚香小姐你一定不會拒絕的是吧?”

    為了蠱惑孫尚香,周瑜把孫策抬了出來:“為了伯符的遺愿,我知道尚香妹妹你一定不會拒絕的是么?”

    聽了周瑜的話,孫尚香又怒又惱,耐著性子問道:“二哥怎么說?”

    “仲謀自然贊成,他說會送香妹一筆豐厚的嫁妝。”周瑜一臉誠摯的說道。

    孫尚香忽然大步流星的向帥帳外走去:“我去問二哥。若是他點頭,我就嫁到貴霜!”

    片刻功夫,孫尚香就沖進了孫權的帥帳,面無表情的問道:“二哥。你打算把我嫁到貴霜去么?”

    孫權急忙放下手里的文書,笑笑:“呵呵……哥哥這不是給你找個好前途么,另外也可以讓咱們孫家絕處逢生。我想香香你一定不會拒絕吧?”

    “若是我去了異國他鄉,可能我們再也不會見面了。到最后香兒可能會客死他鄉!”孫尚香心如刀絞,眼中噙淚。

    孫權罔顧左右而言他:“別想得那么悲哀。王昭君嫁到匈奴,不是過得也挺好么?中土天天在打仗,有什么可留戀的?你去了貴霜說不定不想回來了呢!”

    沒想到二哥竟然是這副語氣,孫尚香恨恨的一笑:“好,二哥,我嫁!”

    孫權大喜:“哈哈……我就知道香兒你最懂事了,到了貴霜之后可要多多費點心思,給咱們孫家爭取最大的利益。這幾天我讓公瑾準備點厚禮,派張昭帶人把你送到交趾,再讓蒙恬派人引路。西去貴霜。”

    孫權還在憧憬,孫尚香卻已經去的遠了。

    “答應了?”孫尚香走后,周瑜進了帥帳問道。

    “答應了!”孫權喜滋滋的回了一聲。

    夜色之中,孫尚香一邊走向嫂子虞氏的營帳,一邊淚如雨下,在心里呢喃道:“兄長,你若在?一定不會讓香兒去異國他鄉的是么?”

    孫策的妻子虞芷若今年十九歲,娘家是長沙豪族,生的貌美如花,姿色冠絕全城。孫策失之桑榆收之東隅。失去了大喬卻得到了虞芷若。

    其實,每個年代籍籍無名的美女都多的不可勝數,能夠揚名一方,甚至名垂青史的畢竟只有幾個幸運兒。除了姿色之外還要靠機緣出身。這就好像劉辯穿越前的世界,人們都看到了明星的光彩照人,但現實中卻也經常見到美貌不在明星之下的普通女子,只是沒有那么多的關注度而已。

    燭光之下,虞氏正在給三歲的女兒孫睿縫制衣服,忽然看到孫尚香紅著眼睛走了進來。詫異的問道:“怎么了?誰敢惹我們的大小姐?”

    孫尚香啜泣一聲,上前抱住了嫂子的肩膀:“嫂嫂,香兒要走了,怕是以后再也不能相見了。”

    聽孫尚香把周瑜與孫權的計劃說完之后,虞氏臉色木然,一臉彷徨的道:“這……仲謀他怎能這樣?若是夫君在,肯定不會讓香兒嫁到異域他鄉的。”

    頓了一頓,又問:“既然香兒不愿意去貴霜,又打算去哪里?”

    “回故鄉吳縣!”孫尚香異常堅定的道。

    虞氏一驚:“那可是劉辯的地盤。”

    孫尚香卻一臉的向往:“我知道,可他是個好皇帝,兄長的死真的不怪他!”

    “我理解伯符的性格,失敗對他來說比死亡還要痛苦!”虞氏幽幽嘆息一聲。

    “皇帝曾經對兄長和我說過,只要我們孫家肯歸順朝廷,一定會既往不咎,可是我無法勸服兄長,更不愿意遠嫁異域,只好回故鄉了。”孫尚香滿臉憧憬,“在故鄉無憂無慮的種種田,養養花,其實也很快樂!”

    虞芷若點頭:“嫂子理解你,那你快走吧!”

    “我要帶著睿兒離開!”孫尚香提出了一個出乎虞氏預料的請求。

    “什么?”虞氏吃了一驚,“為何?”

    孫尚香冷靜的道:“二哥與周瑜已經瘋了,為了他們心中所謂的霸業,竟然勾結異族入侵,他們還有什么事情干不出來?我怕自己走了之后,他們會送睿兒去貴霜實行所謂的聯姻。”

    雖然虞氏的女兒才三歲,但這年代娃娃親比比皆是,更何況虞氏也知道孫權、周瑜所謂的聯姻,更多的是為了送上人質,狗急跳墻之下送女兒去貴霜做人質也不是不可能。

    “也好,那尚香你就帶著睿兒回故鄉吧,嫂子相信你一定會善待你大哥女兒的!”虞氏咬咬牙,果斷的答應了孫尚香的請求。

    “嫂嫂放心,有我在就不會讓睿兒受人欺凌!”孫尚香抹淚給了虞氏一個承諾。

    虞氏親手把熟睡中的女兒捆綁在孫尚香的背上,而困倦的女兒對此渾然無知,依舊酣睡不醒。虞氏不由得潸然淚下,在熟睡的女兒額頭一吻,揮揮手送別孫尚香,“你們娘倆去吧!”

    孫尚香送給嫂子一個深深的擁抱,背著熟睡的侄女上了馬,騙過守門的士卒揚鞭向東北方向而去。

    夜色寂寥,繁星閃爍,驛道上只有孫尚香一個人策馬馳騁,目標三千里之外的故鄉。

    想想這一去竟然是生離死別,馬背上的孫尚香不禁潸然淚下,哽咽一聲:“大哥,香兒好想你!”

    只是天地之間唯有孫尚香一人,無人應答,陪伴的只有后背侄女那輕微的鼾聲。得得的馬蹄聲向著江東,那魂牽夢縈的故鄉,馳騁,馳騁!(未完待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