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留言

    扎克側了側頭,是他忘形了,意識到事實的他對自己所在的灰色職業圈有些失望。但沒有關系,說起來,這不過是吸血鬼玩的市民游戲,只是他玩著玩著把自己放到了一個尷尬的角色中而已。不是什么大事,生活依舊過。

    “好吧,漢克。”扎克挑了挑眉,“多謝提醒,但我不認為在需要抱團生存的職業圈中是什么值得恥辱的事情,畢竟,它很方便。”扎克彎著嘴角,灰色職業圈讓他認識了‘將軍’、諾、甚至史蒂夫.行者,是的,扎克的用詞十分準確——‘方便’。

    “特別在你從來不告訴我格蘭德曾經的舊歷史情況下,我需要這些人,我需要這些關系,這團,他們抱的越緊越好。”

    聽到扎克這么說,老漢克嘖了一聲,這是實話。

    老漢克不耐煩的推開了面前的木板,換了一塊,催促著,“不要啰嗦這些鬼事情,有問題趕快問!”

    扎克抬抬手,有些無語“我已經問了,我想知道,你認識巴頓中其他的‘清理者’嗎?”扎克臉上帶了笑意,“比如你的競爭對手之類的么。”

    “你要干什么?!”老漢克瞪向扎克,“你在外面干了什么要人清理嗎?!”這是質問,看來老漢克會錯意了,他以為我們的吸血鬼淪落到了需要他人幫忙清理現場的地步。

    這是對扎克能力的侮辱,扎克撇了撇嘴,“當然不是,我只想知道,現在如果有人需要清理現場,會找誰?”

    扎克其實在后悔,他在萊恩家的時候,其實聽到那個胖婦人說出了一個名字,但在一心想要趕快放下東西離開的心情下,扎克沒有注意聽。依稀記得是什么‘艾克斯艾克斯’類似的發音。

    “有格蘭德就夠了!!誰競爭?!”老漢克的聲音突然拔高一層,重重的撕拉下一長條木屑。

    扎克抿著嘴搖搖頭,“所以你什么也不知道。”

    “你腦子壞掉了么!”老漢克又揮舞起刨子,“我已經退休十年了!現在有人模仿我我怎么知道!你問我。我問誰去!”

    扎克撇著眉,老漢克的用詞已經可以充分說明他才是真正自大的人,清理者這個職業可不是老格蘭德他們創造出來的,沒誰是模仿他……

    “扎克?”露易絲有點遲疑的喊了一聲。

    扎克早就發現她站在倉庫南門后了,只是應該是看到自己在和漢克對話。不想打擾而已。

    扎克最后看了老漢克一眼,搖搖頭,這老頭沒給一點幫助,看向露易絲,“怎么了?”

    “你們說完了嗎?”露易絲朝老漢克打個招呼,被無視了,她也不介意,朝扎克抿抿嘴角,“剛回來我去順便檢查了下答錄機,有幾條留言。你要去聽聽嗎?”

    當然是要去的。

    反正老漢克也不會理,扎克也不打招呼了,直接站起,伸手準備摟了露易絲一起往格蘭德走。不想,露易絲居然躲開了扎克,臉上帶著意義不明的輕笑,“還是別了,你的‘興致’被打斷了,可別怪到我身上。”

    扎克的手干巴巴的伸在半空,臉上無奈。這基本上就是露易絲在用她獨有的方式告訴扎克,聽完留言后,他的心情不會好了。

    扎克的手縮回,嘆息著摸摸自己的臉頰。跟在露易絲身后上了后廊。露易絲去二樓陪愛麗絲看新版【庫克廚房】,扎克則走入了餐廳。

    露易絲已經貼心的吧錄影帶倒回,扎克直接按下了播放鍵。

    好在已經有了露易絲的預防針,扎克隨手先給自己到了一杯,靠在唇前,等待卡帶旋轉的雜音中出現人聲。

    “是我。”諾的聲音。語氣消沉,“我發現了點東西。呃,你不是告訴我博依森買走了那些假的引魂草么,所以我追蹤了那些引魂草。”

    扎克挑著眉,似乎是好消息,雖然扎克完全不知道那些‘干草’能怎么追蹤。

    “結果那些引魂草一直到比夏普的葬禮結束,其實都沒有被真正賣出。”留言中的諾開始解釋了,“那些原來的賣家們只是提前收到了錢,不是定金,是超出你們格蘭德訂購價格的三倍,全額、現金,要求扣住那些草,然后送到指定地點。”

    “而這個地點,昨天才被通知給這些商人。史蒂夫幫我打聽了一下,最終收貨的位置是昆因家族的一間私人倉庫。我從那里剛回來……”

    扎克皺了皺眉,他記得他有特意囑咐諾,不要和博依森有任何接觸的,結果諾還是單獨行動了。

    “呃,可能我說的不清楚,是昆因家族的私人倉庫。”留言中的諾在強調,“注冊在波奇.昆因名下,就是說必須要波奇.昆因本人才能開啟、進入的倉庫。”諾的語氣有些自嘲,“所以你不擔心我遇到什么危險,我唯一做得就是遠遠的拍了張照片。然后就無功而返的回來,給你打電話了,嗯,就這樣吧,如果你有時間,打給我,我們需要去確認一下。”

    輕聲掛斷音后,第一通留言結束。扎克抿了半杯酒,他知道所謂的私人倉庫是什么,就相當于倉庫版的銀行保險箱,用于存放一些不能公開的大型貴重物品,比如地下拍賣的藝術品之類。

    這樣的地方只認臉,而且并沒有所謂的注冊在誰的名下之說。這是自然的,里面的東西不能公開,主人自然更不可能公開,也不知道諾是怎么肯定是波奇的。

    扎克沒能思考太多,第二通留言開始播放。

    “是我。”詹姆士的聲音,壓的很低、并謹慎。

    極小的背景聲讓扎克前傾了身體,側了頭,本杰明的聲音仿佛從很遙遠的地方急速靠近、清晰,“詹姆士,你在跟誰打電話。”

    “寇森。”詹姆士聲音回答,就這么掛了。

    扎克皺著眉,還在疑惑著莫名奇妙的留言是要表達什么,第三通留言開始播放了。

    “是我。”這第三個‘是我’沒有任何情緒,同時也讓扎克完全陌生,不知道是誰,但留言的人完全沒自覺,“他們打起來了,我要幫誰?絲貝拉,還是克勞莉,還是圣徒,還是伊恩,還是凱斯迪爾,還是我的自己人。”

    哦,是在共和的易形者守宮。扎克剛反應過來,就已經掛斷了。

    扎克眨眨眼,看著答錄機上的時間跳了一刻鐘,第四通留言出現了,“不需要了,沒人死。”掛斷,留言終止。(未完待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