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巴頓奇幻事件錄 > 19 博依森2

19 博依森2

    扎克現在面臨一個選擇,他站在艾米莉亞旁邊,已經成功在午宴的會場中看到了市長安東尼和布雷克,只要走過去,扎克就能將上午在格蘭德使用魅惑之瞳問出的內容全部說出,這也是他會參加這次午宴的主要原因。

    但同時,艾米莉亞也看到了西區那些老人所在的方向,她的目標是昆因夫人。扎克已經答應了艾米莉亞要幫忙,所以此時的她完全不管扎克的意愿,拉著扎克,試圖往那個方向移動。

    僅僅是試圖而已,人類女人還沒有能力拉動刻意不想動的吸血鬼。

    對了,這個選擇并不是一個扎克更想先去那邊的選擇,而是他更不想去哪邊的選擇,需要解釋一下了。

    先要確認一點,這次午宴的賓客和昨天葬禮的賓客名單重合,都是巴頓的權勢人物。大致可以認為,昨天的比夏普也是打著葬禮的名義想要和這些人物們進行交際。

    但是,由于扎克在送葬車隊時偷聽到的爭吵——謝爾女士撕開了比夏普內部完整的最后一層紗,家族內部的矛盾讓他們這暫時放棄了葬禮上應該有的交際,全程臭臉,可以說是相互防著,沒有人和任何人交談。

    而今天的午宴,這一家人,顯然已經解決、或者放棄解決他們的內部矛盾了,扎克的兩個目標,昆因夫人那邊,坐著老比夏普夫婦,正和巴頓、昆因交談著什么。市長安東尼那邊,謝爾女士正排開了試圖接近安東尼的任何人,霸占了市長,同樣在交談著什么。

    如果比夏普也在這午宴上,扎克至少還能通過這個沒有主見比夏普主人身上看出點什么,但是,這里根本沒有比夏普的影子!在這樣的場合,那個男人便利的在家哀痛自己兒子的早逝!

    扎克現在哪邊都不想去!

    “我們等等好了。”扎克直接提著不斷試圖移動的艾米莉亞走向了第三個方向——吧臺。

    艾米莉亞雖然不情愿,但也只能這樣,這場宴會。在她的男伴沒有出現的情況下,只有扎克她相熟了。

    吧臺是個寂寞的地方,除了來回的侍者外,并沒有什么人過來。這里畢竟不是夜店類的地方。是午宴,是交際場,目的性明確的場合。可不會有人在吧臺浪費時間等待交際找上自己。

    然而事無絕對,有些東西不是等來的,是一步撞自己臉上的!

    艾米莉亞有些浮躁的對著吧臺后的調酒師揮手。點了兩杯具有平復心情‘作用’的龍舌蘭。

    然而,“我說兩杯!”一杯是給扎克的,艾米莉亞不太好的心情需要發泄,錯誤的只放上一只小杯的調酒師成為了發泄對象。

    這是個裝扮有些奇特的調酒師,印安人的面容沒有關系,讓人感到怪異的是在所有侍者都帶著黑色領結的午宴場中,他獨獨一人帶了只波洛領帶。

    這個服飾任性的調酒師,彎起了嘴角,依然沒有要改正錯誤的樣子,在扎克面前補上一只酒杯。“這位先生,應該有自帶了‘飲料’的,對吧?”

    扎克瞇起了眼,近期剛聽過的聲音!回憶一下,近期剛對扎克說過話的印安人是誰?只有博依森!

    扎克按住了即將發火的艾米莉亞,滿臉微笑的從三件式正裝口袋中拿出了自己的零食罐,“你很懂我。”詭異,但懂的人會立馬懂的回應!扎克將自己的方形金屬酒瓶,立在了吧臺上,“但你依然可以提供一個容器。”

    “當然。”博依森在酒瓶旁放上了一只空杯。十分自覺的拿在扎克的酒瓶,旋開,如一個真正周到的侍者一樣,傾斜著瓶口。鮮紅的液體注入酒杯,博依森挑挑眉,“好品味。”

    由于本杰明在走之前,記得吧,為了刻意要氣扎克,所以和一群宅男吃掉了許多羊排。阿爾法還刻意挑的身強體壯的幾只……所以扎克現在的口糧是之前在東南部儲備的食物,是人血。這就是好品味的意思。

    艾米莉亞只看了一眼杯中的液體,不適的表情一閃而過,就不想參與這對話了,清空了自己的龍舌蘭,也不打招呼的往梳化間去了。

    博依森根本沒有去管艾米莉亞,認不認識還是個問題,倒是他倒滿酒杯后,并沒有完全和一個侍者一樣,將酒杯遞給客人扎克,而是拉向了自己身邊,詭異的朝扎克一笑,一手護住酒杯,另一手在杯口上滑過。

    扎克親眼看到一粒白色的事物迅速被丟入了他的酒杯!在鮮紅的液體中迅速溶解消失!很像本應該消失了的‘瓦爾米娜’!不要像了,直說好了,就是那東西!

    扎克挑起了眉,看著才被推到自己面前的酒杯,語氣遲疑,“你在期待我喝下這東西嗎?”讓阿爾法失控都失控的‘瓦爾米娜’!

    “老實說,我是!”博依森看著扎克,那種在電話中不停被打斷節奏的感覺,再次回來了!如此直白的做法、言語,讓扎克真心一時失去了應對的手段。

    “我想,你應該知道這是什么吧?”博依森直視著扎克的雙眼,在到處是人的午宴上,他根本沒有一點顧忌!“你不敢嗎?”

    扎克皺起眉,下定決心的讓對方后悔呢!我們吸血鬼一扯嘴角,決定不在承受對方的任何打岔,主導這場對話!

    扎克隨手端起面前的酒杯,好在這是輪酒的小杯,扎克十分不客氣的倒扣酒杯,任液體在吧臺上肆意攤開。

    “哎呀。”扎克側側頭,沒有一點抱歉的誠意,“抱歉,灑了,請清理一下。”

    博依森挑挑眉,看了一眼扎克,似乎意識到了什么——他用來不斷阻斷扎克談話節奏的方式被對方拿去用了。基本上就是不按劇本來的意思。

    博依森聳了聳肩,熟練的清理,嘴里低聲喃喃著意義不明的抱怨,“真是浪費,我的庫存白白浪費了。”

    扎克決然不會去理會‘庫存’是指什么的,什么是主導對話,就是不管對方拋出什么分散注意的東西,都不管不顧,只追擊自己要說的。比如——

    “你為什么會在這樣的場合。”扎克拿起自己的酒瓶,仿佛隨意的問。然后帶著淡漠的微笑,更正,“應該是為什么你還敢出現在我面前。”

    這里有一個問題。場合限定了扎克真的不能當著巴頓權勢人物的面,把這個家伙怎么樣,但是獲取他出現這里的原因還是可以的,畢竟這場午宴上,還有扎克在乎的人。有這樣一個立場不明的印安巫師混入。怎么看都覺得可疑!這就是扎克此時的對話方向。

    “巴頓唯一的傳統殯葬業主人,就是這么小心眼的人嗎?”博依森手中的抹布上浸染著刺眼的鮮紅,他認真的折疊好抹布,然后塞入了自己的口袋。塞入了自己的口袋。重復一下,繼續,“不過是因為被私事打斷,掛了你一次電話而已,就這么記恨起第一次見面的人了嗎?”

    很好對話技巧,如果扎克辯解,話題就會被引申。博依森就成功再次打斷了扎克的節奏。

    但是,扎克彎著嘴角,仿佛被提醒了似的點點頭,“是啊,看來我就是這樣的人呢。”

    博依森皺起眉,看著扎克繼續。

    “你還沒有回答我問題,掛過我電話的人。”扎克的臉變得嚴肅,現在扮演的角色是‘小心眼的人’,扎克似乎很得心應手,“如果你準備不回答我。我就會像你的經理舉報,你帶了些不該出現的東西到這個場合。”扎克轉頭,很快找到了正在和法爾肯聊天的史密斯,“或者我直接告訴……”

    “你贏了。”博依森收掉了臉上的所有表情。低沉的開口,“我只不過是一個沒落的灰色職業者。”他看了一眼扎克,生硬的臉部線條在嘴角扯動了一下,“蒸蒸日上的格蘭德主人,不用對我這么強勢。你想知道什么。”

    看似對方放棄了抵抗,但。扎克沒那么蠢。

    發現了吧,這家伙扯出了灰色職業圈。應該有些自知之明的博依森知道在異族的屬性上,已經無法得到格蘭德的親近了——十三年前,他賣給老漢克伊恩的血液時,可不會預想到,伊恩的父親扎克,三年后就來巴頓了,并最后和老漢克成為了一‘家’人!

    那么這個狡詐的家伙,就在他的另一個身份上開始博取同情!灰色職業者!如他所說的,沒落的灰色職業者!

    扎克完全沒有要細談‘沒落和蒸蒸日上’的感概,不耐煩的用手指點著自己的酒瓶,“你已經聽到問題了,不要讓我再問一遍。”

    博依森眉心緊皺,看著油鹽不進的扎克,沉默了一會兒,突然展開了眉,換了副表情,是直接了當的嫌惡!他換了種應對方式,“你真想知道?你以為我喜歡混在這樣的地方嗎?呵呵,還不是因為你!”

    扎克無視對方的表情變化,之前說了,不管對方拋出任何東西,不要管。我們的吸血鬼手指直接扣住酒瓶,在吧臺前轉身,對向了史密斯的方向,這是預告,如果對方再試圖分散注意力,扎克就直接過去了,“我依然沒有聽到回答。”

    博依森拉扯著嘴角,頭側向了某個方向,“好!看那邊,這就是我出現在這里的原因!”

    扎克重新在吧臺前坐正,視線看向博依森指示的地方。

    昆因夫人依然在和老比夏普夫婦談論著什么。

    扎克皺起了眉,這次不是做戲,是真心的。因為扎克意識到了些東西!

    博依森剛說了,他是因為扎克才來這里的。

    那扎克又干了什么?昆因先生先‘走’,但成功把已然半只腳踩入棺材的昆因夫人送到了格蘭德,然后在現在我們可以認為是注定的天意安排下,讓格蘭德和昆因夫人同時更改了命運。

    扎克收回了目光,臉色怪異,“波奇,還不死心么。”

    已然明顯了,博依森,就是在格蘭德還沒有介入昆因家族時,改寫無數人命運時,波奇的‘幫手’!那個無意中,從死靈杰克森口中說出和波奇碰面的‘有著特別技術但又十分危險的印安人’!

    扎克下意識的去看布雷克的方向,但是沒有看到杰克森的身影,可能又被布雷克支開了。

    好吧,也不用杰克森來確認了,博依森本人已經承認了!這場對話,終究沒能讓扎克成功主導方向,依然被偏向了博依森說出的灰色職業上!扎克輸了,還是自找的……

    “哼。”博依森撇了扎克一眼,“現在你知道了,滿意了嗎?你先破壞了我的工作。現在我不得不被老雇主找來善后,你還要再次破壞我的工作么,格蘭德的主人?”

    扎克看向昆因夫人的方向,搖了搖頭。哦,這不是對博依森的回答,而是想到了一些沒有意義的形而上的問題,比如,如果當時的愛麗絲沒有同情心泛濫,格蘭德又沒有殯葬業私有化后的金錢壓力,一切事情恐怕就完全不會現在這副模樣了吧。

    我們的吸血鬼再一次搖搖頭,這是把沒有意義的思考丟到腦后的具象動作,他看向了博依森,“十分不幸的,我剛答應了一個朋友,幫她一些事情。”

    扎克的視線隨意的在梳化間的方向掃過。艾米莉亞一去不回了,真心是個有眼力又堅持做自己的女人,一點都不想碰異族間的事情。

    “還需要昆因夫人暫時健康的活著。”扎克彎起嘴角,好吧,既然事實已經不可抗拒限制了對話的方向在灰色職業上,那扎克就從了好了,“作為蒸蒸日上的格蘭德的主人,對一個沒落的灰色職業者,你,的一些建議。”

    扎克看著博依森陰沉起來的臉色,“讓我猜測一下,波奇支付的酬勞,不會依然使用昆因集團的支票吧,一萬,兩萬?”扎克輕佻的臉上帶著笑容。

    回憶一下吧,曾經的波奇也試圖收買過格蘭德呢。我們知道那是怎么收場的。

    “呵呵。”扎克晃了晃手,給這意外撞上的相遇劃上句號吧,“考慮到這些支票根本不可能兌現,你還是放棄這個老顧客吧。”

    恩,扎克還是贏了。(未完待續。)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