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巴頓奇幻事件錄 > 第27章 扎克與本杰明

第27章 扎克與本杰明

    電話來自本杰明,開口就是“你妻子回格蘭德了么。”

    “本杰明。”扎克歪著嘴。別人隨便利用這個狀況擠兌扎克都所謂,但本杰明也來?過了吧。

    “哼。”還好本杰明有自覺,“墨菲回格蘭德了么。”

    “算是。”扎克沒讓本杰明問,“她在格蘭德外面,不肯進來,怕我殺她。”

    “哼。”本杰明的情緒還真是單一,“她在外面站了多長時間了?”

    “二十分鐘吧。”扎克估計了一下,“露易絲在審問她。”

    聽筒那邊安靜了一會兒,大概是在理解‘審問’這個詞。一會兒過去,本杰明再次開口,是一副懶得過問的語氣,“她可以在外面多站一段時間。我會回格蘭德吃晚餐,你最好準備好。”莫名的,話題就變成了晚餐預定的預告。

    “好吧。”扎克接了這預定,反正也沒其它事可做。

    預期,本杰明馬上就要掛電話了。但扎克握著聽筒等了半天,沒聽到本杰明的再見,“你還有事么?”

    “你不問我在干什么么。”本杰明的聲音聽冷淡的。

    “你想讓我問嗎?”這就是本杰明的不對了,他明明知道扎克不會過問他的工作。

    聽筒那邊的本杰明又哼了一聲,“我是不想你問,但這個你可以知道。”也不管扎克的回不回應了,直接說,“墨菲又故意引開了我一次,這次是在馬薩港。我堵住了兩個巫師家族的巫師,問出了墨菲又送出了個人離開巴頓。”

    “好吧。”扎克不會感謝本杰明告知自己的這信息,因為也不需要本杰明來告知,早晚會有人來告訴扎克的。

    “所以我要教墨菲一個教訓。如果她想要一邊享受我的保護,一邊偷摸的搞這種小動作,那她就太低估我的職業準則了。”

    “哦。”扎克算是聽懂了吧,本杰明是在解釋墨菲一個人回格蘭德的原因。呵呵,是本杰明在給墨菲教訓,可以的。

    電話的兩側都安靜了一會兒后,扎克挑著眉,“還有事嗎?”

    扎克是真奇怪。本杰明還在等什么啊,晚餐定也定了,解釋也解釋了,還不掛?

    “你不問我我的職業準則是什么么。”本杰明的聲音換了方式冷淡。

    “好吧。”扎克有些不明白本杰明想要什么了,只能配合,“你的職業準則是什么。”邊問邊搖頭,因為扎克至少能猜到,不管本杰明說什么,一定會貶低扎克自己的行為風格。關于祖們事務所和格蘭德的不同,本杰明從未避諱過撇清,不是么。

    “信任。”本杰明如愿的回答了,“委托到我這里,就代表委托人無條件的信任我,我也無條件的信任委托人。你懂么。”

    “恩。”扎克抿了嘴,“我懂。”本杰明其實不適合說這種話,因為他的話非常淺顯,“你是想說墨菲破壞了這信任,對么。行了,我懂了,我完全同意你。”講真,扎克更愿意聽露易絲和墨菲那邊的進展,沒什么心情在這里和本杰明討論工作倫理,“還有事么。”

    “你有事么。”本杰明似乎聽出了扎克不愿意繼續電話的感覺。

    “呃,也沒有,只是我更想聽露易絲審問墨……”

    居然被打斷了,“露易絲又不會跑,你什么時候想聽她可以轉述。”本杰明說了莫名的話,“不如我說個有意思的事情,勾-引-一下你的注意力如何。”

    扎克撇了嘴,“說吧。”

    “火車站有巫師家族的人,馬薩港有巫師家族的人。巴頓人口的長程內外流通中樞,都有巫師家族的人,你覺得這件事有意思么。”

    扎克挑眉了,“哦~經你這么一說的話,或許真有點兒意思~”更意外的其實是這么說的是本杰明。本杰明對事物的看法從未……至少在格蘭德的時候,沒有這么有見解過。

    “你是不是在好奇我怎么突然對事物的表象這么有遠見了。”本杰明還真是……直接。

    扎克也不否認,“我是。”扎克認真考慮了接下來的話,“但如果我問的話,你大概會回答是莫卡維教你的,所以。”停頓在這里。扎克的只是總結了曾經所有本杰明表現出來非本杰明一面時,本杰明給出的官方解釋。

    “莫卡維確實教了我很多東西。”本杰明的語氣,讓人不舒服的……柔,“隱秘聯盟……不對,十三氏族,在聯邦歷史中,唯一一個時睡時醒的氏祖,你或許認為她行為不正常,但她見過了很多。你、隱秘聯盟、國家、人。”

    扎克想嘆氣,“本杰明,我不需要你提醒我吸血鬼的尊卑,我不喜歡她,但我尊重她。你明白我對她大多數負面情緒是因為你吧。”扎克搖著頭,本來話題都和這無關,但每每本杰明維護莫卡維都讓扎克不爽,“她是氏祖,她一個人醒著,她寂寞孤獨。沒人愿意理會她和她的氏族的時候我給她找到了丈夫(一副畫),這還不夠?現在隱秘聯盟都消失在聯邦了,她一出現就搶走了我的‘兄弟’。說真的,本杰明,如果你是我,你會喜歡她?”

    聽筒那邊安靜了一會兒,然后——本杰明真的變聰明了,“我們現在聊的不是莫卡維。”輕松的掠過扎克的怨婦行為,“是我也有遠見。意識到巫師家族的人在……恩。”本杰明考慮了一下用詞,“監控,巴頓的進出中樞,是因為祖們事務所接到的委托。”

    扎克對本杰明這種強行正題的做法,沒脾氣,安靜的等本杰明說完。

    “不是溫切斯特兄弟那種瑣事。”呵,瑣事,隨便了,“是其他異族的委托。扎克,巴頓的異族在擔憂,這城市中,知道異族的人,越來越多了。”本杰明好像很認真的在說這句話。

    扎克的回應,就非常不負責了,“什么不是越來越多呢。墮天使惡魔、吸血鬼、巫師,如果你愿意,狼人也可以越來越多。”

    “我是認真的,扎克。你記得南區警局上次在搜查自爆案嫌疑人,那個北國人家里,沒收的大量嶄新的獵人武器么。”

    本杰明提起了這個,讓扎克不禁皺眉。當時試圖明白帕帕午夜突然現身,‘幫’警方推進案件進展的時候,就有過疑惑,但由于之后沒有后續而被擱置。現在本杰明重提,扎克預感不會是好事情。

    “你真的認為你找我說科隆局長不爽祖們事務所的時候,我不領情的拒絕你的好意,是我對你不爽么。”

    扎克愣了一下,“我真的那么認為。”原因?“你一直對我誠實以對,你有話要說的時候會說,你不想理我的時候你就不理我。這是我們的模式。我從未想過你會……”扎克歪著頭,茫,“在表面下還對我藏一層東西。”

    聽筒那邊又安靜了一會兒,“你把我當個傻白甜。”

    “呃,我不是這么說的。”

    本杰明故技重施了,強行正題,“我不爽那個話題的原因,是我可以保證,祖們事務所不存在科隆局長會在意的犯罪行為,但,我可以確認,就在科隆局長的南區警局里,有讓我在意的,行為。科隆還不配來不爽我的祖們事務所。”停頓,以讓扎克反應,然后繼續,“那批本應該封存在南區警局證物處的獵人武器,在巴頓流通。而這個,讓巴頓的異族擔心。”

    很好,話題至此,不會再有兩個對話者的心路歷程了,純事件進展——

    “多少件?”扎克皺著眉,思考的樣子,“祖們事務所接收到多少件關于這些武器的委托了。”

    “從你出發去魔宴的第一周開始,也就是絲貝拉帶著新墮天使回來的時候(這是扎克得知絲貝拉和巫師家族牽上線的時間點)到現在,二十往上。”本杰明回答了,“多數委托,我只能查到一個臨時的住址。旅館、民宿,或者一些以前流浪漢的聚居地。我能拿到的身份信息都確認持有這些武器的人不是巴頓人,是中部來的。”

    “他們有傷害巴頓異族嗎?”

    “有人嘗試。”本杰明嘖了一聲,“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哈瑞森、沃爾特,這些我們熟悉的老朋友,都被傷過。”

    扎克倒是知道哈瑞森委托過本杰明。呃,不偏題。扎克不懂本杰明的意思,“到底是嘗試還是真的傷過?”

    “我該怎么說呢。”本杰明好像表達能力受限了,所以,用了引用——“我逮到過幾個持有武器的外來者,他們是這么說的‘對不起,我只是想要試用一下’。”

    “試用?”扎克有點……迷失。

    “他們就是這么說的,沃爾特那個是手滑了,差點崩散沃爾特的靈魂。哈瑞森那個是靠著他得到的武器指引,蹲了一段時間的哈瑞森,結果是哈瑞森一周沒有食欲。你應該感受到了,艾米莉亞那段時間的心情應該很不好。”

    扎克回想起了艾米莉亞那段素食主義者、食物分配的話,呃。擺頭專注,“那兩個人呢?”

    “放了。”

    “放了?”

    “你指望我怎么做,殺了么。那在科隆的注意下,我就沒底氣了不是么。”

    嘖,本杰明的邏輯也真是……無話可說。

    “呃,至少你問過他們武器是從哪里來的吧?”

    “當然,他們買的。”

    “從哪里?不可能是科隆局長吧。”

    “這不是我委托的范疇。”

    扎克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只能總結,“所以你知道巴頓的異族在擔憂,但你不去查。”

    “沒錯。”

    “為什么?”剛出口,扎克就覺得自己蠢了,因為——

    “因為擔憂的異族,是我的潛在客戶。”本杰明傻白甜,是完全相反的東西吧!

    扎克搖了搖頭,“所以你告訴我這些了。”

    “是的,所以告訴你這些了。”本杰明沒有一點心理負擔的接上了,“我之前就在懷疑有人在巴頓建立渠道,把南區警局的武器弄出來售賣。哼,倒要感謝墨菲不習慣格蘭德食物了,我有時間在港口和火車站觀察巫師家族的人。是他們,在接應外來者。”

    “是巫師家族的人在售賣武器?”

    “不是,不是他們,至少我沒有看到交易發生。還有其它什么東西我沒發現,比如在警局的武器,是怎么出來的,以及為什么。”

    “而你認為這是我感興趣的事情。”看最前面,這是本杰明‘勾-引-’扎克的話題不是么。

    “巫師,人類警局,知道異族的外地人類。這是你,扎克瑞·格蘭德的范疇,不是我,本杰明·格蘭德的。”大實話。

    “那……”扎克是真越來越不懂本杰明了,“如果我解決了這件事,你會不會因為我擋了你的財路而更不爽我?”

    “應該會的。”其實吧,本杰明也沒必要這么老實,對么。

    “呃,那你到底想怎么樣?本杰明,你在玩兒我么?”

    “你是格蘭德兄弟中聰明的那個,你干嘛問我。”厲害,本杰明,真心厲害。

    “行。”扎克沒情緒了,“還有事么。”

    “是還有一件。”‘勾-引-’結束了,本杰明一直不掛電話的原因,現在才出現,“我不想再和愛麗絲爭吵,你,解決一下。”

    “幫不了你。”扎克在學本杰明,老實。

    “你怎么和愛麗絲修復關系的,復制。”本杰明在給建議?看起來是了。神奇的本杰明。

    “復制不了,你是你,我是我。”老實人,說老實話。

    “你連試都沒有試。”也不知道本杰明在堅持什么。

    “沒必要試。我的方法不適用于你,這是在事實中總結的經驗。”扎克啊,居然用了他‘妻子’的邏輯。這對話真進行不下去了。

    聽筒那邊在安靜后,“晚餐。我要吃肉。”掛了。

    扎克也放下電話,沒心情聽露易絲的審問了,“露易絲,回來吧,讓她(墨菲)在那里吊幾個小時。”

    “啊?我已經快得手了啊,她就要說出所有東西了~”

    墨菲的聲音,“沒有,我什么都沒說。”

    “呵呵,你高興就好~如果你能高興的話~不過既然扎克開口了,下次吧~”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