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巴頓奇幻事件錄 > 24 洗白白

24 洗白白

    就像會影響一生的人生規劃一樣,選擇共和鬼修行的道路并不是什么能立馬決斷的事情。

    而且共和的異族成長道路,看似千千萬萬,但絲貝拉不知是自帶了對安娜貝爾的偏見還是慫了,問題一大堆——

    “實現供奉者不失眠的愿望?難道那些共和人不會去買安眠藥么,需要向我祈愿這種事情?”

    “能用祈禱就解決的事情,為什么要自己去買藥?”安娜貝爾反問。

    “嘖,但就連想要了解一下海中生物都會被世界法則懲罰,我怎么知道實現供奉者能好好睡覺的愿望是共和文化中正確的?”

    “吃好睡好是每個共和人的心愿,不,是全人類、全生物的心愿,宇宙通用的正確,這你不用擔心。吃的東西,共和有管吃的神了,你管睡覺就好。”安娜貝爾如是說。

    “那我寧可保守的去實現已經被共和神證明會沒問題的東西,吃。你剛才不是說共和有灶神食神之類的東西么。已經成神,成為真理的東西不會有錯。”

    “不行。”安娜貝爾還要繼續提她的朋友媽祖,掩蓋一下謀殺共和修士的真相,所以,“吃的方面,共和人已經有真正的神仙祈愿了,為什么要找你這個完全體驗不到他們水土不服感覺的印安鬼?你現實一點兒,絲貝拉。”

    “*!那我算什么?共和人眼中的睡神?”

    “你的目標不是成為共和神吧,你只想要變強而已,你管共和人眼中,你是什么呢?”

    ……

    這事情一時半會兒是得不出結果的。

    但扎克有件事是不能拖的。塞姆的危機。

    強行中斷了絲貝拉和安娜貝爾的交流,“給絲貝拉提供一些可以選擇的選項,讓絲貝拉自己考察要怎么和共和供奉者互動。”扎克說這些的時候,不想看安娜貝爾,但這種直接命令,似乎很讓安娜貝爾高興,“我們走,回格蘭德。”

    就這樣,安娜貝爾給絲貝拉留了‘作業’,一臉滿足的跟著扎克回格蘭德。

    只是這次回去的路上,不像來時的那么趕,扎克似是有意的放緩了歸家的速度,用人類的步行效率,從東南部往南區走。

    兩只吸血鬼走在27號公路的邊側,還在北區范圍的時候,還有普通的路人陪同他們行走,進入南區的范圍后,再沒有同行的路人,兩只吸血鬼緩慢的行進,倒像是在欣賞南區的田園風光……

    扎克自然是心里有事才這么緩慢的。扎克不知道該怎么提帕帕午夜身邊的共和神普奇。

    至于安娜貝爾,大概只是享受扎克的‘陪伴’,全程微笑的保持在扎克身邊。這條27號公路,她走到世界毀滅都沒有意見。

    該提的總歸是要提的。扎克知道塞姆的情況是越拖越糟糕。

    既然在27號公路上行走,那,話題就用——

    “我第一次被靈魂膨脹困住,就在這條路上。”扎克直視前方的丟出了一個話題。

    “是嗎~”安娜貝爾是一副想知道更多的表情,在27號公路上張望著。

    “現在想想當時帕帕午夜和普奇也和我一樣被困在靈魂膨脹里,卻一副有恃無恐的要去探索世界的樣子,原來是帕帕午夜仗著普奇的存在,根本就沒在怕那個臨時的循環世界。”

    扎克,根本就沒有把這被迫要和安娜貝爾進行的交流,當成對話。扎克只把這當做自己思路的推進。所說的話中絕對不帶任何交互的稱謂,安娜貝爾要接話就接,扎克絕對不看安娜貝爾一眼。

    “是的哦~普奇根本不擔憂身處什么世界,他就是那樣神~”

    扎克覺得這個方針有戲,能一點點的試探出普奇的情報。

    “如果不是那個循環時間的世界對吸血鬼的威脅太大,我還真有些好奇。由靈魂在現世的時間線之外,制造的世界,看起來就像個大型的死亡重現,不斷在那些靈魂死亡的場景中循環。”可以回憶一下扎克在靈魂膨脹中的情境。

    “是的呢~”安娜貝爾好像很擅長這種接話,有點兒像那種電視節目中的新主持人,自己不敢和前輩搶控場的話頭,只能在旁邊發出‘嗯~哦~哇~’的語氣詞找存在感。

    不過~安娜貝爾和那種主持人又有些不同,她,愛扎克。所以她的語氣搭話后通常還會有,“就和死亡重現一樣呢~”點出一個重點。

    扎克隱隱感覺安娜貝爾給自己指了一條進行下去的思路,“靈魂制造出來的循環世界,會不會就是死亡重現呢?”當然,句式和說話的感覺,都是自說自話,“都是一段循環,不斷重復著。只是在聯邦看到的死亡重現,都是在現世中站在真正的時間線中旁觀。靈魂膨脹制造的世界,是死亡重現的靈魂內部。”

    扎克的這種想法,其實在第一次被困在靈魂膨脹中,發現時間循環的開始和結束節點時就有了。在市長選舉投票被攻擊,一幫人都被困在靈魂膨脹的時候,扎克還分享了這份信息,利用了時間循環會不斷重置這一事實,去市政府探查了安東尼選票的問題,發現了市長秘書吉娜通過市政府的異族檔案密室掉包投票的真相。

    現在這個想法只是在安娜貝爾的指路下,更推進了一點兒。

    由茨密希基于被世界法則拒絕存在的班林、制造的靈魂膨脹,在聯邦現世的表現方式是靈魂爆掉,碎裂的靈魂不僅會撕裂靈魂的容器——物質的身體,也就是班林本人。還會因為那些散落的靈魂碎片將接觸的生物拉入那循環時間的世界中,強制讓被卷入其中的生物,去經歷那些靈魂死亡的場景。

    爆掉的靈魂自然無法正常的執行能讓旁觀者看到的死亡重現,那就在靈魂內部制造脫離于現世時間的世界來重現這一場景。

    然后,請在這個時候想起共和的死亡,沒有縛地靈,沒有縛地靈的死亡重現這一環節。

    真的是沒有嗎?還是只是沒有外顯的讓現世中的旁觀者看到,在靈魂內部進行這一過程而已……

    在世界法則判定你不該存在時的,入魔。

    這就是死亡重現。現世這個世界不準你的靈魂在我的時間線中重復死亡的場景,你就自己造一個世界重復!

    安娜貝爾,“就是呢~”以及繼續給扎克的指路的重點,“世界,在死亡重現的靈魂內部~”

    扎克走著走著,停下了腳步,“索林跟我講過共和文化中世界誕生傳說,是個浪漫的故事。”還記得嗎,“一個亙古存在的生物,用自己的死亡,化成了萬物,創造了這個世界。”

    “啊~盤古~”

    扎克不知道安娜貝爾語氣詞后面那個東西說的是什么,也不在意。扎克看向安娜貝爾了,“普奇,是什么?”

    安娜貝爾微笑著,配著南區盛夏中繁茂的田園風光,“他是神~是真理~是化身為每個靈魂都是一個世界至理的神~是共和那個創世傳說‘本人’~”

    有了,扎克知道為什么普奇有辦法對付入魔了,因為,普奇就是管……算了,不用共和的文化來總結,太飄渺,我們用聯邦文化來總結——普奇,就是那個管死亡重現神。

    哼,難怪普奇和帕帕午夜走到一起去了,他們都代表了一件事,靈魂即是世界的本質。他們討厭一切以將這個世界的靈魂帶出這個世界的行為——帕帕午夜討厭圣主,普奇,呵呵,討厭共和的天庭。

    一切都說到通了。為什么帕帕午夜和普奇會幫助共和政府清理共和異族?所有沒把共和當家,不,沒把這個世界當家,以去另一個世界為目的修行的生物,的確都不配生活在這個世界上!

    帕帕午夜已經輸掉了在聯邦土地上和圣主這個偷靈魂去其它世界的信仰的戰爭,他在幫普奇,保衛這個世界……

    *!為什么帕帕午夜會被用這種方式洗白,嘖。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