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巴頓奇幻事件錄 > 13 鬼和西部來客

13 鬼和西部來客

    舊的太陽在新的一天的東方出現。

    扎克把韋斯特送來的過于刺眼的戒指丟掉了——塞姆已經回到了扎克的身體中。

    “你的意思是那些共和的藥物能夠讓所有依托共和文化中‘誕生’的概念出現的生物,回溯到它誕生前的狀態?”

    “恩,就這個意思。”塞姆花了一晚上在給扎克解釋他在韋斯特那邊獲得的知識,“對人類來說就是‘返老還童’的意思。”

    扎克眨了眨眼睛。

    “對異族來說就是‘打回原形’。”

    扎克繼續眨巴眼睛。

    “我其實就是被強行退回到曾經縛地靈的狀態了。”塞姆在盡量讓扎克聽懂,“我那么容易被影響的原因是從我成為‘鬼’后都沒有修煉過自己,我因為是巫師,而本身就有特殊力量,巫術。成為鬼也只是為了擁有鬼這種生命形式自帶的特征——自由行動,不被吸血鬼克制。所以從來沒有對我這個‘鬼的身體’做什么,我沒有成長過,就是‘鬼嬰兒’,對任何東西都沒有抵抗能力。于是,直接被打回原形,退回了縛地靈的生命形態。”

    “鬼要怎么修煉?”

    “像之前的墨那樣,要么被人供奉,要么自己感受萬物。”塞姆有些不爽,原因不明,“要么想任何其它生物那樣,通過掠奪其它生物的生命來增強自己,簡單來說就是進食。”

    扎克歪了下嘴,“墨在格蘭德也沒人供奉她啊。”

    “但她自己每天晚上都在格蘭德‘賞月’你也知道吧。”塞姆繼續他那原因不明的煩躁,“墨造物的能力,你記得吧,她可以憑空制造出東西,你以為那種力量哪里來的?”

    “‘賞月’能給鬼造物的力量?”扎克啊,單純的覺得不可思議。

    “呃,不,‘賞月’只是個……”塞姆大概也不知道該什么描述這種相隔的生物屏障的知識,“儀式!這個世界上一切都在什么的‘注視’下?是什么東西和時間一樣永恒的照耀著這個世界上的一切?”

    用詞已經明顯了。

    扎克眨眼,“光?陽光?太陽?”這似乎理解了一些,墨曾經讓扎克驚奇的造物能力,原來來自‘注視著’這個世界一切的巨大天體——太陽的‘視線’!但,疑惑依然有,“但和月亮的關系是?”

    “太陽太強大了,作為給這個世界一切生命起源的‘存在’,它的力量是一個由人類靈魂誕生的小小鬼魂接收不了的。會吞噬鬼。反射太陽的月亮就溫和多了。還有一個原因是夜晚足夠安靜,合適靜心。所以多數自我修煉的鬼都會選擇在夜晚‘鍛煉’自己的‘身體’。”

    呃,該怎么理解這些‘知識’——把世間萬物都當做太陽的造物,太陽,就是一個超大的‘鬼’。小鬼學習大鬼,但也怕盯著大鬼被吃掉,所以找了面鏡子,從鏡子里偷偷學大鬼。

    扎克懂了,“好的,以后晚上,你也可以隨意行動,呃,去修煉。”

    “我不是這個意思。”塞姆的煩躁升級了,“你看墨多少歲了,你認為她是強大的鬼嗎?”

    扎克歪著嘴,“這我不能評價。”是真的無法評價,扎克統共也就見過幾個共和的異族,哪有什么強大弱小的概念。扎克只能說,“但鬼本身不和其他靈魂異族一樣被吸血鬼克制,本身自帶的原始屬性就很強大了。”

    塞姆:“就和這嬰兒(亞當)就算什么都不知道,但翻個身也能壓死一只蜘蛛一樣,這樣的強大有什么意思?如你所說,這就是自帶的原始屬性,他(人類嬰兒)就是比蜘蛛重!”停頓,“你應該給他翻個身,他真的壓死了一只蜘蛛。”

    這不僅是個類比。扎克撇著嘴把嬰兒床上的亞當翻了個身,把那只可憐的蜘蛛丟出窗外。

    塞姆繼續了,“我的意思是鬼的修煉很慢,你應該去看看共和的神話或傳說,我以前覺得吸血鬼的生命階段用世紀做衡量單位已經很驚人了——對于人類的十年一階段來說。但共和的傳說里,千年、萬年……才是基本單位!”

    扎克抿了下嘴,雖然大概領會到了塞姆可能是在抱怨成為鬼的決定太武斷了,終究曾經只是個人類巫師,突然進入量級跨越太大的生命形式,有些不適應了。

    但是,塞姆的這種說法,在扎克這個吸血鬼聽來,有些……不適合。

    人類嬰兒和蜘蛛,共和異族和吸血鬼。生命種族的原始屬性帶來的差距,不是么。

    嘖。

    算了,塞姆是無意。“但你又不能不修煉,不修煉的話,你作為鬼沒有長進,就很容易被,呃,‘打回原形’。”扎克如是說,“時間量級長就長吧,我們不缺時間。除非,你考慮另一種修煉自身的方法。”扎克默然了一會兒,“進食。”

    墨在格蘭德的時候,也吃過靈魂,記得么。

    塞姆沒了聲音,“我不想招惹麻煩!”

    在共和曾經的環境中,或許現在也是,鬼去吃幾個靈魂,大概沒什么……但在聯邦,吃靈魂?不需要問圣主信仰同不同意么。作為和扎克綁定在一起的巫師-鬼,塞姆該以不給扎克增加生存難度為自己的宗旨么,呵,如何做這種會惹來麻煩的事情!

    好吧。自行修煉太慢,吃靈魂在聯邦無法實行,剩下的就是如今連在共和都沒什么可能的——供奉。

    扎克其實懂的,塞姆的煩躁就是對鬼這種生命的了解變多了。螞蟻有螞蟻的煩惱,人有人的煩惱,吸血鬼有吸血鬼的煩惱,鬼,有鬼的煩惱……這就是生命,逃不掉的。

    于是,“東南部有很多共和人,你在‘將軍’的看護下,找一找有沒有愿意供奉鬼的共和人怎么樣?”扎克的本意當然是為了幫自己的伙伴排憂,但,此話一出口,我們的吸血鬼歪頭了——

    昨天布米要代表諾菲勒和巫師找‘將軍’談的事情……

    巫師-鬼的困擾不可能只有塞姆一個人有吧!別忘了絲貝拉!

    “我不想離開你身邊太遠!”塞姆直接拒絕了。態度倒是堅定的很。

    “但格蘭德中是不可能有人會供奉你的。瑞默爾從共和獲取這種共和藥物的事情以我現在在巴頓,在魔宴的位置,我是必須要和他們糾纏的。你被打回原形這種事情,會大概率持續發生。”

    扎克并不是在抱怨塞姆不強,塞姆現在的煩躁是自己發現了自己作為鬼太弱,對吧。那扎克就只是在順著這個說而已,在塞姆已經再為自己太弱煩躁的時候告訴塞姆一個他需要變強的理由。

    “我知道!所以我才不爽!我感覺當初就不該腦子一熱的抓住成為‘鬼’的便利!”

    扎克思考了一會兒,對布米和‘將軍’的猜想也需要看結果,“你先自行修煉著,我們等等東南部的情況在想辦法。”

    塞姆同意了,不再有聲音。

    扎克收拾了一下也走出臥室,準備出門——今天,羅根會回歸格蘭德。

    如果是羅根一個人回來,扎克就不會出門迎接了,但羅根不是一個人,記得吧,羅根還帶了個人回來,魯特·勒森布拉的秘書。莉莉女士。

    “出門?”兩個吸血鬼一左一右的在扎克身邊。

    自從羅伊放棄了融入印安外表的化妝后,他出門前的空余時間也變多了,如今只要看到尼克靠近扎克他能跟著就跟著。這兩個家伙,都在暗自使勁呢~

    扎克沒理會尼克和羅伊,徑自丟開兩人上了車,等著漢克上車,然后開出了格蘭德。

    漢克出門是因為要去辦理一些手續。有閑的沒事做的雷夫羅在市政府里布置監控網絡,疏通關系,知道格蘭德又在搞事的市長和艾瑟拉也無力做什么,漢克的出行手續會進行的無比迅速。

    一路上漢克挺安靜的,但在進入北區的瞬間,“去一趟保險公司。”

    “什么?”扎克不解。

    “我要讓杰森陪我。”

    這話太含糊了,陪什么?

    但扎克不會問的,杰森和漢克之間的關系……不說了。扎克開始意識到,所有被麥迪森扯入這個故事中的人類,都不會有好……

    算了。如本杰明說的那樣,‘這你都要怪麥迪森嗎?’。不,扎克誰都不怪,這就是扎克生活的現實。

    扎克放下了漢克,問要不要等他,漢克拒絕了。

    扎克沒有多說什么,獨自往貝奇車站去。

    到了。扎克在出站口看著時間表,羅根很莉莉會按照預計時間到達巴頓。

    作為聯邦這個國家,最東邊的一站,加上和共和的關系,大量的在出站時間涌出了車站。扎克無意在人流中被推擠,退到了最外圍,視線在人流中觀察著。

    “莉莉!”

    人還沒看到,扎克先聽到了一聲童音,女孩兒的聲音,“莉莉!我要回家!!”

    扎克往那個方向看去,看到了羅根,看到了莉莉,看到了……那個堅定的站在出站口不再動彈的女孩兒,“你騙我!這里不是游樂場!我要回新家!我要找我的新爸媽!”

    羅根倒是也已經看到了扎克,一臉糾結的不知道該干什么的表情。

    至于莉莉,已經回身,走到了女孩兒身邊,“好的,那回家前先吃點兒東西嗎?你知道你餓著的時候有多難哄,你要讓你新家的新爸媽覺得你不好照顧,然后把你送回孤兒院嗎?”

    “不要!”女孩兒一歪頭,“我喜歡新爸媽,我不想讓他們覺得我難養!”

    “這就對了。”莉莉滿意的點頭,伸出了手,讓女孩兒拉著,“走吧,我們去找東西吃去~”

    女孩兒拉住了莉莉的手。莉莉也終于看到這邊的扎克了,“看,有人已經來接我們了,我打賭他會請我們吃好東西~”

    扎克站在原地,視線已經移動到了羅根的身上。

    羅根的身體一抖,瞬間加速,跑到扎克身邊,壓低了聲音,“對不起!”

    對不起有用?扎克一擺手,“不要浪費時間。”這是提醒,想要讓扎克補上此刻的情況,羅根還有半分鐘。

    “莉莉把那個女孩兒從寄養家庭里騙出來了!然后一路用各種吃的、游樂場把這孩子騙的橫跨了整個聯邦帶到巴頓了!”

    呵。呵呵呵。

    似乎不用羅根說,扎克也能看出這個情況。果然羅根是個不善言辭的家伙,半分鐘,浪費了。

    莉莉和女孩兒走到扎克面前了。扎克還沒開口,莉莉,這個前魯特市長的秘書,莉莉女士開口,依仗著她的高跟鞋,俯視著扎克,“你答應我的,把我女兒還給我。”事實,扎克承諾過,但一直沒有執行的東西,“你太慢了,所以我自己解決了。”莉莉用俯視說完了她的話。然后,一拉手邊的女孩,走向了扎克的車,“上車啦~我們做前面好不好~吸血鬼開車,給我們當司機哦~這種景象在維嘉可看不到~”

    羅根在旁邊的動作倒是快,準備替換扎克去駕駛位。

    扎克阻止了,讓羅根老實的坐到后座,自己進了駕駛位,看了眼已經再教女孩兒系安全帶的莉莉,視線落到了女孩兒身上,“托瑞多請客,想吃什么?”

    “托瑞多?”

    女孩兒,是魔宴社會中的女孩。所以,大家別帶什么……預期。

    “托瑞多是什么?”女孩兒看向了莉莉,“比勒森布拉厲害嗎?”

    莉莉也看了眼扎克,不知道想了什么,嘴角彎著,“托瑞多啊,當然厲害了,你魯特叔叔,就算是被托瑞殺掉的。”

    魯特叔叔。這稱呼大概是什么所謂的帶孩子去工作之類的事情,莉莉教這個女孩兒的叫法。

    “哦。”這女孩毫不注意社交禮儀的打量了一遍扎克,不用在意,兒童嘛,不懂這些成人的東西。呵呵,但她懂,很多成人都不懂的東西——“你就是那個讓我們維嘉沒有市長的吸血鬼嗎?你為什么要在這里當司機啊。”

    這問題,有補充,“這里是哪里?這里的司機都比我們維嘉的市長要厲害嗎?那這個地方好危險啊,莉莉,吃完東西快送我回家!我不喜歡這個地方!”小手扣緊了安全帶。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