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巴頓奇幻事件錄 > 31 格蘭德

31 格蘭德

    還沒格蘭德的時候扎克就已經感知到了格蘭德中的變化,有點小驚訝,到了格蘭德,這驚訝也沒必要藏著,“漢克?你要是搬來住了嗎?”

    扎克順手搭了一把扛著床墊的漢克漢克正在從生活區里搬東西格蘭德他原本的房間。

    漢克撇了眼扎克搭在他床墊上的手,毫不給面子的“把手拿開!”

    扎克尷尬的收了手,如今的漢克不需要幫忙,問題還是那個,“你不在生活區住了?”

    漢克把床墊放入房間,沒理扎克,繼續搬運。

    扎克跟著漢克走了一趟,生活區里漢克的公寓里,已經幾乎空了,看來漢克的搬已經是既定事實了。扎克不再多問什么,了格蘭德,直接去娛樂室開電視。扎克知道今天的詹姆士的婚禮一定會被本地新聞報道。扎克自己是不能去見識了,從屏幕里看看現場的情況也是不錯的。

    “呵,今天怎么了?”扎克剛進娛樂室,就看到‘鑒’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漢克來住,你又在這里看電視。”

    ‘鑒’似乎心情不好,“我不能看電視么。”

    “不是。”扎克在旁邊坐下,頻道是新聞臺,扎克也不用操作什么,等報道就是了,“只是你難道沒有其它事情要做么,比如去你們的‘天庭’看看琳達?比如去西部弄點兒情報?”共和神這幾天都見不到人影,無比忙碌的樣子,現在怎么這么閑,這是扎克奇怪的地方。

    ‘鑒’沒有應,盯著屏幕。

    扎克也不好繼續問,好在新聞沒有讓扎克失望,關于婚禮的報道出現了。

    “呵,科齊爾的婚紗。凱特挺懂的嘛”沒有任何參與感的扎克,也只能用這種八卦的心態去調侃新聞中的畫面了,“放鴿子?”扎克對著屏幕搖了搖頭,“我真不懂,這種無聊的場面為什么被那么多人追捧”

    半分鐘都沒有,‘鑒’受不了扎克的絮叨了,“我打算接受黑貓的提議,在現世飼養它,獲得圣主世界的知識。”

    “哦。”扎克不怎么感興趣,繼續評論電視上的畫面,“這些畫面被剪輯過了。我想看完整的記錄畫面,希望這婚禮的策劃有安排拍攝。”

    ‘鑒’翻了個白眼,繼續說自己的,“托瑞多已經沒有天堂之門的鑰匙可以給我了,你也沒打算把岡格羅身上的鑰匙給我。我唯一獲得鑰匙的途徑,就是和魔宴去競爭沒人知道的、或許根本不存在的,其它鑰匙存在的可能性。”

    扎克挑了下眉,其實是有些奇怪的。這些都是早就擺在‘鑒’眼前的事實,它現在煞有介事的認真總結一遍是想干嘛?

    但扎克沒問,有些東西是人想說,你多問一句還打斷人的節奏,多不好。

    “與其把所有希望放在魔宴四個世紀的持續失敗上。”‘鑒’一側頭,“我覺得我還是盡可能的抓住些跟有希望的東西。”

    扎克其實沒聽懂,看了眼‘鑒’,發現‘鑒’是一副‘快問我啊’的表情。呃,扎克問了,“魔宴四個世紀持續的失敗了什么?”

    “你知道魔宴在聯邦建立之初,就知道天堂之門鑰匙的存在了么。”

    “顯然不知道。”沒什么不好承認的。

    “魔宴一直在找,但一直沒找到,這不是失敗是什么。”

    “哦。”扎克稍微懂‘鑒’的邏輯了,“你是覺得如果祖們事務所死扣著岡格羅的秘密,魔宴根本沒有希望找到天堂之門的鑰匙,你這早就知道真相的競爭者在旁邊競爭的毫無意義。所以”再看眼‘鑒’,確定了‘鑒’是希望自己繼續說,那扎克就說完,“你干脆就先收了黑貓,算是有點兒收獲。”

    ‘鑒’滿意的點了下頭,“黑貓不會是我唯一收下的東西。”看著扎克,“我還會收下你曾經的朋友,康斯坦丁神父的研究。”

    突然提到曾經格蘭德的鄰居,這讓扎克有點驚訝,“你怎么知道康斯坦丁的?”

    “羅伊茨密希。”

    之前我們只說了羅伊給了‘鑒’信息,但沒說這信息是什么,現在說。

    “羅伊茨密希看黑貓向我提議的過程,在你北區接人的時候,他告訴了我,如果共和神在尋找通向天堂的路,除了現在魯特勒森布拉沉迷的托瑞多后裔外,還有一項被魔宴暗中支持的信仰審判結果操縱研究。”

    扎克不得不感嘆一下羅伊的可憐了,“哎,羅伊大概是想用這份情報和你做交換的,但沒想到,你有立刻驗證(去魔宴)情報的能力。”

    “別在那里做旁白注解。”‘鑒’嘖了一聲,“現在我在和你談正事,專注。”

    扎克挑著眉看‘鑒’,開始確定今天的‘鑒’有些奇怪。但嘴上,“我很專注,你說。”

    “我去接觸過康斯坦丁神父了,也觀摩了他的幾次實驗。”剛才讓扎克專注,現在是‘鑒’自己分心了,“你們聯邦的靈魂必經縛地靈的階段實在讓人匪夷所思。”好在它收的也快,“但他的研究看起來很有希望,用抹除靈魂印記的方式改變信仰審判的結果。”看扎克,“他說是你給他的建議。”

    扎克點頭,接了這份功勞。

    ‘鑒’繼續了,“配合他本來就已經很成熟的靈魂印記取出植入,我覺得這研究能成功。康斯坦丁神父,能將特定的對象送入天堂。”

    扎克臉上出現了微笑,康斯坦丁是個好人,成功值得被祝賀。

    “但是。”‘鑒’的視線往周圍掃了一圈,指的不是格蘭德的娛樂室,而是這片土地,“這研究即使成功了,我也不確定會不會有能夠應用的機會。”

    扎克給出了愿聞其詳的表情。

    “現在巴頓紐頓的地獄天堂分配原則,會在聯邦全面推廣么。”‘鑒’看著扎克。

    扎克等了好一會兒‘鑒’都沒繼續說,扎克才反應過來,原來這是個要自己答的問題,“恩,推廣什么的,用不著吧。不用讓這個國家的所有靈魂,都對天堂、地獄的幻想幻滅。”

    “那誰來保護那些靈魂的幻想?你嗎?”

    “我?”扎克笑了,“我是讓圣主消失的‘兇手’,我可做不來這個保護者。”

    “那就是了,沒人會保護這份幻想了。”‘鑒’一擺手,“巴頓的惡魔,紐頓的天使,已經都把這個世界的靈魂,當做他們收割的作物了。”這比喻有些現實,但沒錯,“圣主信仰的本質不用我和你探討,我們都知道不屬于這個世界的圣主信仰要的就只是靈魂而已。你看現在紐頓和巴頓的教堂里,還有保護信徒心中信仰的樣子么。哼,我說推廣已經是客氣了,用不著推,復制巴頓和紐頓的靈魂分配,會自然發生。”

    扎克挑起眉,“你是想說圣主信仰對縛地靈的審判,也不再有意義了。”

    ‘鑒’連點頭都懶得點了,“這樣的話,我就遇到了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魔宴只用行使他們對西部的絕對控制權,就能輕松的獲得送他們挑選的對象去天堂。而我,來自共和的神,不行。”

    扎克擺了下手,反駁的是‘鑒’的前面的話,“你太小看魔宴了,魔宴這四個世紀一直在送選擇的對象進入天堂。魔宴的目的不是聯系天堂,魔宴要的是得到信仰的任何,獲得圣主承諾的獎勵。”扎克是想在告訴‘鑒’,“魔宴把西部的所有的靈魂送上天堂,不是得到信仰的承認。”

    ‘鑒’皺了下眉,“但你看,圣主的獎勵已經被人兌現了,就是你和岡格羅。而你們一直不打算公布這個秘密不是么,魔宴中唯一知道真相的是卡帕多西亞氏族,呵,而卡帕多西亞氏族堅定站在你這邊”

    說到卡帕多西亞氏族,賽瑞斯站在門口了。

    扎克示意‘鑒’先平靜一下,起身,和賽瑞斯一起下樓扎克已經聽到下面在發生什么了:警探的葬禮結束了,走完了下葬禮的親屬過來表示感謝而已。

    倒是賽瑞斯用這點走路的過程,“昨天絲貝拉找我是問我阿爾法的情況。”

    果然,扎克早就猜到了,“你說了什么?”

    “我能怎么啊”賽瑞斯有點兒無語的樣子,“說了實話。”賽瑞斯應該是真的無語,絲貝拉也是妙的很,找一個吸血鬼問阿爾法的生活狀態。

    扎克沒再說什么,擺了擺手,“你也有對本杰明說絲貝拉找你吧。”

    賽瑞斯點了下頭,“說了。”

    “那就行了。”扎克的意思是不卡在中間,自己心情不受影響就好,拍了拍賽瑞斯去應付家屬了。

    “葬禮很好。”形容葬禮的詞匯,挺少的,家屬也不知道能說什么,“謝謝格蘭德先生能在這么匆忙的時間里為xx(逝者)完成這樣的儀式。”

    扎克接了,禮貌的那種,“這是我的工作。”因為講真,扎克和這幫家屬并沒有什么交流,記得吧,葬禮流程都是讓昨天陪他們來的韋斯去說的。

    “現在葬禮也結束,達西局長也在葬禮上和我們簽好了保險的賠償文件”

    扎克有種預感,沒吭聲,安靜的看著說話的家屬臉上猶豫的神情。

    “xx身前,提起過格蘭德先生”家屬也在觀察扎克的反應。

    扎克知道自己的預感對了,“你是想委托我嗎?”xx那天是休息的!”一旦開始,這家屬就停不住了,“我確定是因為前一天我知道他要工作,移開了家里廚房水管維修的預約,但他突然說他被調換了工作時間,明天休息,可以在家里等維修預約!”呃,說的還是這種雞毛蒜皮但重要的證據,“我問他為什么調休了,維修而已,用不著的!我知道現在北區的明星的警探是蘭斯警探,以前還不錯的寇森警探被調到了南區警局,就是貶下去的,我都懂的!男人工作上的事情!”呃,還是介紹一下吧,這位家屬,是逝者的妻子。

    “是!”扎克的問題剛出來,家屬就超快的接下了。

    一直以來我們的看法果然都對了,這幫家屬無比配合的完成了北區警局對自己至親死亡的安排,然后然后就要開始翻臉了。

    “xx那天是休息的!”一旦開始,這家屬就停不住了,“我確定是因為前一天我知道他要工作,移開了家里廚房水管維修的預約,但他突然說他被調換了工作時間,明天休息,可以在家里等維修預約!”呃,說的還是這種雞毛蒜皮但重要的證據,“我問他為什么調休了,維修而已,用不著的!我知道現在北區的明星的警探是蘭斯警探,以前還不錯的寇森警探被調到了南區警局,就是貶下去的,我都懂的!男人工作上的事情!”呃,還是介紹一下吧,這位家屬,是逝者的妻子。

    她有些激動的繼續了,“我一直囑咐他在警局里要小心點兒!不要靠那個蘭斯警探太近,免得和寇森一樣,但也不要被那個蘭斯甩的太遠!”好真實的女人。

    繼續激動,“不用為了一點小事,在工作上留下把柄!仿佛他身為警探的工作壓力還不夠小似得”

    “夫人。”扎克必須出聲打斷了,“你的委托?”不然鬼知道這個激動的婦人能啰嗦到什么時候。

    “哦,哦!”妻子重整精神,但依然激動,“但他說他要為達西局長做點事情,一點小事,做完就能來!”有開始飄了,“我就想能得到局長的人情還是不錯的,就不沒再管。”好在這應該到尾聲了,“沒想到,沒想到”

    扎克愣了一下,這個在葬禮上的表現都算是平穩的女人,居然趴到自己胸前開始大哭起來

    扎克看了眼也被嚇著的賽瑞斯,還有其它家屬在圍觀,扎克不好做什么,只能象征性的拍了拍女人的后背,“所以你現在是確認這整件事,都是達西局長安排的,想讓我查出真相,對嗎?”

    百度搜索【uc書盟】小說網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說,所有小說秒更新。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