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巴頓奇幻事件錄 > 3 紐頓的漢娜

3 紐頓的漢娜

    午夜,下雨了。噼里啪啦的雨聲讓人心煩,漢娜睡不著。

    漢娜下了床,走到窗邊,小心的撥開廉價的百葉簾,往外看了一眼。果然,某種絕對違反法律的交易,正在進行。

    在敘事之前,解釋一下漢娜在哪里吧。

    她在紐頓市郊的一個汽車旅館里,是了,就是她和她哥哥無意中發現尸體的汽車旅館。同時,也就是溫斯頓汽車旅館。

    哦對了,漢娜沒有和露易絲她們一起的暫時住在安全的黑女巫社區中。這是個無心的錯誤導致的結果她不小心的當著月華的面說出了,“紐頓也有貧民窟嗎?”

    這種老把西部的社會常識帶到東部來的錯誤,漢娜已經犯過不止一次了,她在格蘭德的時候就把魔宴吸血鬼和警察的關系逃到扎克和警察的關系上,記得吧。

    黑女巫們沒扎克那么大度,直接禁止了這個對印安人有歧視看法的女人進入她們的社區。

    而露易絲一幫人,并沒有替漢娜說話。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露易絲對漢娜本來就沒有好感。之所以在春游的一開始聚到了一起,完全是因為露易絲無聊。露易絲對扎克坦誠了不是么,露易絲只是想在躲避巴頓媒體的時候,在紐頓弄點兒事做。

    正好,大量尸體在紐頓被發現,露易絲看到了能找點成就感的事件,主動找到了尸體被發現案件的起源在紐頓邊界發現第一具尸體的漢娜兄妹。

    除此之外,露易絲沒有任何理由帶著漢娜一起‘春游’。黑女巫的禁止進入只是給了露易絲一個擺脫漢娜的理由而已。

    漢娜只能到這里,因為不甘心。這女人,對托瑞多的執念不允許她就此離開東部,西部過她原本的生活。

    所以,在漢娜想出能繼續糾纏上格蘭德的方法前,這汽車旅館,就是她暫時停留的廉價居住地。

    繼續敘事。

    漢娜很小心的往外窺探,這種發生在深夜的交易,這幾天她已經連續觀察到很多次了。交易的雙方都非常警覺,稍微一點兒動靜,都可能驚擾交易,讓交易終止。

    錢與類似處方藥的交換,完成了。收錢的,是這家汽車旅館的老板,溫斯頓。

    漢娜不怎么喜歡這個人。

    不僅僅是漢娜兄妹在這家汽車旅館祖的第一個房間里發現了具尸體,還有之后的這位汽車老板名里暗里的責怪漢娜兄妹的多事,具體的事例是漢娜要洗澡的時候永遠沒有熱水、電視里永遠只能接受一個免費的紐頓本地頻道、如果漢娜不要求,就絕對沒有人來打掃房間

    如果不是這里真心便宜,漢娜早不住這里了。

    看著交易完成,漢娜做了個決定:如果明天,這個老板敢把潮濕的寢具換到自己的房間里來,漢娜就不介意再報一次警,舉報每夜發生在這里的非法交易。

    漢娜準備放下撥開的百葉窗

    “只有三顆?!”手里捏著用現金購買的處方藥瓶的家伙發聲了,并一把抓住了旅館老板溫斯頓準備把錢收口袋的手,“你瘋了嗎?!”

    溫斯頓反手推開對方,并毫不掩飾自己的臉上的威脅,“你的聲音可以再大點!最好把我的住客都吵醒!”

    漢娜在撥開的百頁后,睜大了雙眼,不想錯過任何細節。

    “上次還有五顆的!”被威脅的家伙壓低了聲音,但顯然沒有壓住他的激動,面部都有些扭曲了。

    “下次就只有一顆了!”溫斯頓繼續保持了自己臉上的威脅,仿佛無所畏懼,“你愛買不買!”

    “你你這是謀殺!!”依然是壓抑了聲音,但面部,已經徹底扭曲,再次試圖抓住溫斯頓。

    看起來溫斯頓年輕的時候,應該是個暴力的家伙,很輕松的就把對方推到在地,“嘴巴放干凈點!老子賣東西,你買東西!雙方自愿的交易!和謀殺沒有關系!”

    “你以為我們是蠢嗎?!”在地上的人并沒有起身,大概是客觀的對比了一下雙方的武力值,放棄了,但言語上,這家伙似乎沒有想放棄,“現在大家已經都在傳那個傳言!如果沒有小白,我們就會死!!你再這么漲價下去,就是謀殺!!”

    小白?好像在哪里聽過這個名稱。漢娜皺了下眉。

    “從沒聽過這種荒謬的傳言。”溫斯頓俯視地上的人,“不如你親自驗證一下怎么樣,讓我也長長見識!”

    “你”地上的家伙,感覺額頭上的血管,快爆了。然后突然間,那猙獰的面容詭異變成了一個笑,讓人毛骨悚然的那種,“他們說最早的尸體都是在你這里發現的,對么,溫斯頓,你會付出代價的!”他爬起來了,身前對溫斯頓的最后一句話,“相信我,你這里的尸體會越來越多!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漢娜看著溫斯頓在對方走入雨中時點了只煙,表情在煙霧中變的模糊。漢娜再次皺眉。本能反應?或許這里真的不適合繼續住下去了,明天,干脆明天就離開吧,巴頓,貴點就貴點,大不了直接在巴頓找個工作

    漢娜剛準備再次停止窺探。

    “另一個滿意的顧客么。”新的聲音出現了。

    不僅漢娜嚇了一跳,溫斯頓也嚇了一跳,夾著煙張望了半天,才看清從雨中走過來的人。

    “呃,里奇先生!你什么時候來的?!”

    從稱呼上判斷,這個里奇先生絕對不是剛才那種買東西的顧客。漢娜深吸了一口氣,反正明天就要走了,不如看完好了。

    “足夠我發現你需要我處理掉的東西,有多非法了。”那位被稱呼為里奇先生的人抖了抖身上的雨滴,“你的要求我看了。”說著,從大衣下拿出了一份文件,“白天只讓你簽的合同,哼。”輕笑的那種,“你倒確實簽了,但這算什么?”翻開了文件,“如果你有這么詳細的計劃,為什么還來委托我?”拿起了文件中的一張紙,在溫斯頓面前晃晃。

    漢娜的眼睛瞪的再大,看清外面兩個家伙的表情就已經是極限了,看清上面的字?不可能的。

    “我寫的還不清楚嗎?”溫斯頓好像有些煩躁的樣子,彈掉了手里的煙,“我自己沒辦法完成這個計劃!我需要人去執行!”

    “所以你就覺得我會需要你教我怎么完成委托嗎?”里奇挑著眉問,“推薦你來找我的牧師,難道沒有告訴過你,我的特色嗎?”里奇自己答了,“客戶給我的委托,不管是過程還是結果,都完美的無可挑剔。我的委托人只用等著付尾款,不用教我怎么做事。”

    漢娜在百葉窗后撇了下嘴,是午夜這個時間點的關系嗎?為什么人都在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溫斯頓的臉頰抽搐了一下,“你當我是菜鳥么!干這種工作的人敢說你這種話?*!如果不是原來巴頓”突然嘴軟,“我也不會去求別人!”然后強硬,“反正合同我已經簽了!這委托你必須干!如果你真的和你說的那樣無可挑剔,給個準話!你會按我的幾乎來,還是你自己去”

    里奇打斷,倒是干脆的,“既然要無可挑剔,自然只能按照你的計劃來了。”把手里的紙張收文件中,再放大衣里。

    魔術一樣,漢娜是真心看不出那大衣里有任何文件的痕跡。

    “那你就開始吧!”溫斯頓只了個方向剛才那個‘滿意的顧客’離開的方向,“趁他還沒走遠!”

    漢娜心驚了一下,自己看到的東西,似乎已經遠超非法交易的范疇。

    里奇點了下頭,但是,他轉了次身,“開始之前”不可能有人能反應過來的在漢娜的視野中急速放大。

    “啊!”漢娜驚叫一聲的本能后退、摔倒。

    驚叫加百葉窗的嘩啦聲響加摔倒的動靜。

    “誰?!”溫斯頓問的。

    里奇,保持著趴在窗戶上的姿態,“你的房客,你問我是誰嗎?”

    溫斯頓愣了一下后,迅速的在口袋里摸索,拿出了鑰匙。

    漢娜開始慌張的在地板上倒退很沒有效率的移動方式,她應該站起再跑的。

    這種沒效率的反人體機能的移動方式導致的結果,就是在溫斯頓成功打開門、沖入房間后,漢娜距離他連兩步都沒有。瞬間被壓制,“又是你!!”

    溫斯頓并不溫柔的將漢娜按在地上,“*!你看到多少!”

    “我什么都沒看到!我只是渴了想拿水”

    誰要聽她亂扯的借口啊,“你聽到了多少!”

    “我什么都沒聽到啊”

    “老子的旅館,老子知道隔音有多差!”溫斯頓反手就是一巴掌。說了,他并不溫柔。

    漢娜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可能是因為她半張臉上的劇烈疼痛讓她理智模糊了,“啊!!”尖叫,然后,“放開我!!不然我叫醒這里的所有人!!”

    “哼!”笑的哼。

    里奇已經走入門內了,看著掙扎、尖叫的漢娜,沒有表情。

    幻人里奇,有在瞬間接受到這個女人的**讓這間旅館的住客全部醒來。這**有強大到在瞬間動搖現實的地步,但,終究這**沒有成為現實。

    原因,在溫斯頓的手上

    壓制住一個女人,還能從口袋里拿出一粒白色的藥丸,溫斯頓年輕的時候,一定不是個普通良民。

    正好漢娜在尖叫,溫斯頓很輕松就將藥丸塞入漢娜的嘴里,在漢娜本能的試圖吐出時直接封住對方的嘴,“睡過去吧!*子!然后死!”

    里奇看著在溫斯頓壓制下掙扎的女人,“這就是傳說中的小白嗎?萬能的安眠藥?你需要我處理掉的東西。”

    “是!”在身下有一個女人在拼命掙扎的現實下,溫斯頓居然能保持紋絲不動,可見這家伙的力量有多大。他還有精力答里奇,“所有住客的水里都混了小白!所有人現在都睡的死死的!不然我會愚蠢的在我的地盤做這種交易?!”

    里奇微微的側了下頭,這個幻人很清楚,這個旅館里的住客,睡的有多死幻人的能力,都沒能喚醒,大家覺得呢。

    “所有嗎?”里奇表達了合理的疑問,“這位女士只是漏掉的么。”

    溫斯頓依然紋絲不動的壓制著漢娜,但表情,已經開始變的陰沉了,“你”是對著臉和雙眼都已經漲紅的漢娜說的,“你為什么沒有睡著???”

    里奇抿起了嘴,開始觀察漢娜的房間。

    溫斯頓的陰沉困惑還在繼續,“你!已經在我這里住了一個多星期了!每人在我這里住這么長時間!”這是事實,這不過是個在紐頓市郊的汽車旅館,貼著巴頓。在這里暫住的人,都是把這里當做進入巴頓的最后一站而已,沒有長期住的理由,“你應該已經對小白有依賴性了!為什么你還活著??不!為什么你沒被小白影響??”

    里奇,似乎對溫斯頓的疑問有了點頭緒

    這個房間中有鏡子,畢竟是汽車旅館的規格,所有日常用品,全部擠在一個空間中。

    里奇有看到鏡子中閃爍的光影。隱隱約約,在地上被壓制的女性影響,在鏡子中成型,而那鏡子,根本就沒有對著現實中發生的畫面。

    里奇沒有提醒溫斯頓這個房間中發生的非正常現象。因為沒必要,鏡子中閃爍的光影已經刺眼到整個房間仿佛被閃光燈籠罩,溫斯頓還在陰沉疑惑中壓制對方,這代表,溫斯頓根本看不到發生了什么。

    里奇往后退了一步,退出這個房間。

    里奇可是曾經的紐頓領主,大家不會覺得這樣的幻人,對異族的了解知識初級水平吧。里奇可以確認,不管讓那個在地上掙扎的女人免疫于小白、并在此時引出異像的東西是什么,絕對是幻人里奇不想面對的東西。

    “*!無所謂了!”溫斯頓還在自己的世界里,“你現在就死吧!”原本只為讓對方吞下小白而按住嘴的手,擴展了覆蓋的范圍。

    漢娜的掙扎,升級了一次。這是身體在失去空氣的本能反應,然后,迅速失去

    里奇已經退到了房間外面。身體已經開始流轉彩色的光輝在整個房間都被奇異的鏡面光影包裹的時候,幻人已經做好了隨時跑路的準備。

    金色,從天而降。

    “滾開,異國的神,這是屬于我們的靈魂。”

    一切恢復正常了。

    百度搜索【uc書盟】小說網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說,所有小說秒更新。
11先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