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巴頓奇幻事件錄 > 19 食物血液

19 食物血液

    白瞎了賽瑞斯小心翼翼的歸格蘭德,格蘭德外的記者都跑去墓區了。

    之前艾倫殯葬主辦的共和式葬禮,在巴頓也算引起了些關注,這次福特殯葬的高端葬禮,不知道又會怎樣。反正格蘭德的主人不肯露面,那些記者總要干點兒什么吧。不用理會。

    好長時間沒和扎克正常的交流了,看賽瑞斯的樣子就知道他有累積了一堆關于吸血鬼的問題想問。不過在這之前,賽瑞斯還是有心的去了地下室,檢查他堅持每天清早送來的血液,有沒有被食用他想確認他有幫到扎克緩解氏祖的壓力。

    結果嘛,自然是失望的。

    “對不起”賽瑞斯看著地下室里堆積的血瓶,有些血瓶上,他帶來時的標簽都沒去掉。

    “你不用對不起。”扎克拍拍賽瑞斯,“相反,我還應該謝謝你,辛苦收集來這些血液。”扎克有個關于這些血液具體一點,中部印安人血,那些讓弗蘭克發現中部巫師在普及共和武器血液的問題要問。謹慎的推進,免的起疑。

    賽瑞斯的答很符合預期,“我不辛苦,我只是個搬用工,這些血都是祖們事務”賽瑞斯的表情有瞬間的無語,“現在應該叫莫卡維的裝備店了。都是本杰明和莫卡維收集到的。”

    “我是驚訝每天那邊都能弄到新品種的血,都讓我懷疑自己以前生活都白活了”這是個玩笑,目的是激發共鳴。

    “就是啊!”果然,賽瑞斯臉也不知道是難受還是期待,“說實話,我到現在都還處在‘天啊,血就是我未來永遠的唯一食物了!’的階段中!”繼續的難受和期待糅雜臉,“然后每天,布瑞爾都按住我給我灌新‘品種’的食物”看一眼扎克,純粹的尷尬,“她比我強大”

    扎克再次拍拍賽瑞斯,“不怕,以后正常來上班”

    賽瑞斯給出了感激的眼神,然后到糅雜的表情,“有時候我會突然覺得吸血鬼的食物好殘忍。”別急,不是大家想的那種,聽賽瑞斯說,“血,我不是不是想說我們的食物是其它生物的生命基礎,而是我們居然把其他生物的生命基礎分類評級。”看一眼扎克,這個老實的前農夫,不怎么確認自己的表達能展現他的想法,他想確認扎克有沒有聽懂。

    扎克懂,簡單的類比成更符合賽瑞斯生平的比喻,“都是牛身上的肉,卻在被擺在人類的市場中時,被產地、飼養方式、品種、部位,區分成了不同的商品。”

    “對!就是這個感覺!”賽瑞斯看著扎克,表情是懊惱自己,‘這明明是更符合他自己曾經人類經歷的類比,為什么自己沒想到?’老實人的自責,別在意。

    扎克歪著嘴思考了一會兒,“大概是因為永生太安逸了吧,吸血鬼需要點兒事情干。”顯然賽瑞斯累積的、對吸血鬼的第一個疑問已經出來了,食物問題,“我還是人類的時候,我所在的國家正在饑荒,沒有人在意食物的分類和評級,所有的食物都是平等。只有過的依然優渥的貴族才會在意食物區分。”答賽瑞斯,“吸血鬼不可能饑荒,于是”

    賽瑞斯接受了這個說法,無奈接受的那種吸血鬼不可能饑荒的原因,就是我們都知道的那種殘忍了,這個問題早就解決了,不用在提。

    賽瑞斯順著問了,“過去的吸血鬼對食物的分類也這么細致么?”

    “并沒有。”扎克搖頭,“在十三氏族來這片大陸之前,吸血鬼對食物的分類大致上只有兩種。人類,動物。而且是不分高下的那種,完全取決于進食的吸血鬼想生活在哪里。永遠不愁食物來源的生活都是就近取食的習慣。”看眼賽瑞斯,某些常識性的東西,扎克覺得賽瑞斯應該有掌握。

    “像岡格羅喜歡和野獸生活在一起,托瑞多喜歡和人生活在一起”瞄一眼扎克,是怕冒犯。

    扎克才沒有那么脆弱,“是的。恩,對食物高下的分類,其實也就只有勒森布拉。”扎克聳了下肩,“勒森布拉因為自己的潔癖,總是強調食物的純潔性。”處女血傳說的起源,我們之前提過的。扎克無奈的搖頭,“然后非常遺憾的,當時的勒森布拉和托瑞多一樣位列貴族,他們的生活習慣被誤解成了吸血鬼的表率。托瑞多忙于消除吸血鬼在人類社會中的其它惡劣影響,這種無聊的事情就沒有理會。當時時代的某些人類拿著他們認為更能展現他們誠意的‘高檔食物’來接觸吸血鬼,自然不會吸血鬼拒絕。”

    賽瑞斯聽的很認真,但也有疑惑,“本杰明確實拿到了西部那邊穿過來的食物樣品,但我能說實話嗎?勒森布拉的食譜并怎么豐富。”表情略有厭惡,“勒森布拉對食物的要求,依然是‘純潔性’。”馬上轉為不怎么讓賽瑞斯自己厭惡的內容,“倒是魔宴的其它氏族的食譜,種類是真的多!特別是喬凡尼和茨密希!”

    賽瑞斯在地下室里翻了幾瓶血出來,“這種絕育女人的血、混合雞尾血”說了一堆,類似于人類為獲取‘嗨’而制造的藥物的血液后,“都是這兩個氏族的食譜。”

    扎克沒有多意外,“喬凡尼和茨密希是西部‘貴族中的貴族’,自然了。”

    “以前他們也是這樣的嗎?”

    “當然不是。”扎克笑了,講了個笑話,“要是以前他們要食用一頓這樣細分的血。”扎克隨便指了向了賽瑞斯找出的一種血,絕育女人的血,用作例子,“他們要花一天拜訪全城的老婦”

    賽瑞斯盯著手里的血瓶看了半天,反應了好一會兒,才意識到扎克在說什么,“哦,血液的存儲和收集沒有這個時代這么方便。”

    扎克很早就表達過這個觀點了不是么,吸血鬼是享受人類進步的生物。

    向我們展示過很多吸血鬼的奇妙‘常理’的扎克,對著賽瑞斯點了下頭,推進的很自然,“這種或許能提供一時新鮮感的血液,我倒是沒覺得什么意外的,反而這些血。”扎克也在堆積的血瓶中找了幾瓶出來,“絕癥患者的血?哪個氏族的食譜?”

    賽瑞斯恢復之前糅雜的表情,“我剛想說的”抿著嘴,“這是中部那些吸血鬼外族的食譜。”搖頭,“也不是食譜吧,本杰明認為他們是把這種血液完全當做人類的毒品在使用。”看一眼扎克,“不‘嗨’,只是毒的那種。我”他表情復雜的原因,“我有點兒喜歡這種血。”

    最早我們在介紹這種絕癥患者血的時候,有提一句,或許對一些中部處境艱難的吸血鬼外族來說,自己被動的永生,和食物源頭的注定死亡,給他們來說是件很‘刺激’的體驗。

    現在這個說法可能要被打翻了,扎克暫時放緩自己的推進,關注一下賽瑞斯的情緒變化,“你喜歡?”扎克以為自己已經解決了賽瑞斯對生活失去希望的問題。

    扎克開了一瓶,嘗了一下,皺了眉,“我嘗不出任何特別的。”撇嘴,“沒‘嗨’,沒‘毒’。”

    “毒是肯定沒有的。”賽瑞斯有些無奈把扎克手里的血瓶拿開,“本杰明都有篩選過這些血,那樣已經進入死亡階段的血液都被排除掉了。”

    “進入死亡階段的血液?什么意思?”

    “我記得我送來過一些癮君子‘嗨’中的血”賽瑞斯又開始找血,沒找到被墨菲嗑完了,“你們嘗試嗎?”

    扎克不想憶墨菲的失態,“不知道,瓶子壞了被丟掉了吧。”

    老實的賽瑞斯信了,“哦,那種血自帶非常強烈的情緒,哪怕是我對血液解析最遲鈍的卡帕多西亞都能被血液中的情緒影響。”看著扎克,“被當做食物的血液居然靠自身擁有的強烈主觀意志,強行覆寫了進食者吸血鬼自己的意志。”賽瑞斯說完這話,被自己感動到了。這里面有些詞,可不是他一個前農民常用的詞匯。

    扎克也配合的表達了贊揚,然后順著賽瑞斯的思路,“你是說絕癥患者的血中帶有強烈的死亡情緒?”

    “不是。”賽瑞斯搖頭,“不是情緒,是那些絕癥患者的血本身的思想?”賽瑞斯似乎也不確認自己的用詞,搖搖頭,“正常情況下,是吸血鬼的血同化其它血液。但這種絕癥患者的血,晚期,必死的那種,當你喝下的時候,你會感覺到是自己的吸血鬼血液被食物同化。”

    扎克想起了也是不久前才被送來的免疫疾病者的血,“像這種?吸血鬼的進食變成了強行治愈自己?”

    賽瑞斯繼續搖頭,“不是治愈,絕癥患者的血并不會傷害吸血鬼的身體,它們,它們只是”賽瑞斯抓了下頭,憋的難受的看著扎克,“就像一個寄生蟲,那種惡性的,總是會殺死寄主的那種寄生蟲,發現了一個完美的,永遠不會死亡的寄主,然后拼命的開始繁殖的感覺。”

    扎克的臉色并不好,如果賽瑞斯的這個比喻是準確的,那,他為什么不在扎克嘗之前說。

    扎克抬手,按住自己的頸動脈,用心感受,“我”臉色更糟糕了一點,“感覺到了。它在復制自己。”扎克的脖頸上的突起突然干塌了一次,“抹殺了。”

    賽瑞斯被逗笑了,“呵呵,其實你不用管,那些血早晚被我們的血消化掉,一旦它復制到影響我們生理正常的時候,我們的血就醒過來了”

    扎克保持了皺眉,“我并不怎么喜歡你這種把血液擬人的說法。我不覺得絕癥患者的血是寄生蟲,擁有自我意識。”

    賽瑞斯意外的認真了,“但它們有。”也同樣意外的將話題偏了一下,“如果你問任何一個醫生,他都會告訴你,‘癌’有自己的意識,也正是因為它們有自己的意識,所以它們才被稱為絕癥,因為它們真心不關心自己主體的生死,只管自己的存在。”

    扎克:“賽瑞斯?”聽起來,賽瑞斯在瞬間進入了自己的情緒中。

    “抱歉。”賽瑞斯,晃了晃頭,“你說吸血鬼是這個世界的癌癥嗎?”

    太典型的反問,扎克:“癌癥是什么?”

    “呃”

    因為賽瑞斯的呆愣,扎克只能聯系上下文,“這就是這些絕癥患者得的病嗎?”以及扎克自己的生活經驗,“這是哪個神想要創造永生的半成品么?”能短暫的抵抗吸血鬼的自愈能力,扎克給了這種絕癥尊重。原諒扎克,扎克的醫學知識,僅限于人體解剖學。

    “呃不是。”賽瑞斯活過來了,閃躲著扎克求知的眼神。賽瑞斯啊,是知道這個問題,扎克是解答不了了,“我想,只是工業污染的緣故,你懂的,化學品、垃圾、空氣、水源、食物污染這種東西”

    “哦。”扎克自以為是的丟出了個結論,“那這個癌癥就絕對不能和吸血鬼相提并論了。呵呵,它只是吸血鬼的造物。”

    賽瑞斯困惑的看了眼扎克。

    扎克解釋了,“喬凡尼滅絕生物的偉大計劃,就是這個。喬凡尼的志向是毀滅世界。”

    賽瑞斯的眼角抽搐了一下,準備上樓了,“我應該上去工作了。”

    “沒工作可以做,格蘭德歇業中。”扎克想問的東西還沒問出來呢,“還有其它這些血呢?都是那些吸血鬼偏好的食物?比如”扎克還表演了一下,手指在一堆堆血瓶中亂晃,停在一處,“印安人血?”扎克還有問這個問題的周全理由,“西部的印安人本就少,我不覺得魔宴那邊愿意分出自己的庫存,給本杰明做樣本吧?”

    靠著弗蘭克,扎克早就知道了這些血來自中部的印安人,但賽瑞斯不知道,對么。不用懷疑扎克的周全。

    “哦。”賽瑞斯答了,“這些啊,就是從血庫收來的血液而已。沒什么特別的,有些印安人在治療的時候會要求使用印安人的血。”聳肩,顯然賽瑞斯并知道如何解釋這個現狀,“所以中部的大多數醫院,都有特別的分類。”

    “這樣啊”

    百度搜索【uc書盟】小說網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說,所有小說秒更新。
11先5走势图